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七一视角>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父亲的心思|陈劲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陈劲 发布时间:2021-09-24 14:36:03 字体:

父亲年逾古稀,耳聪目明,退休务农。

每年中秋节,父亲的三个孩子会携家带口回到他的身边,享受团圆之乐。

以前,我们都期望父母去城里生活。但父亲总会先于母亲说:“老屋住惯了,悠哉自在,还可做农活舒展筋骨,要想挪窝怕是比移泰山还难。”

我虽排行老幺,自幼备受疼爱,但每当我说起时,父亲也是拒绝了之。难道我也不懂父亲的心思了?然父母老了,需要人照顾,今年中秋节我无论如何也要再次劝说。

节前,父亲来电说今年不用回去了,他们有要事要办。我刚疑惑,哥哥和姐姐几乎同时来电询证,最后我决定抽空回去看个究竟。

第二天下班我就往老家赶。未进村口,就见一工程指挥部建筑立在那里。许是好阵子没有回来了,一股久违的乡土气息迎面袭来。

抬望眼,轮廓分明的麒麟山麓挺拔俊秀,山腰已作别昔日的荒芜,绿意葱茏。全民健身步道建设正紧,挖掘机挥舞着铁臂。几条小溪挣脱大山母亲的怀抱,歪歪扭扭地迈着小步,一路欢跳。溪边乡亲们往来劳作,分享着秋收的快乐。綦万高速公路犹如一条玉带,环绕着整洁的村庄,南来北往的车流在夕阳下熠熠生辉,带来了发展希望,也将乡愁带向远方。

走在回家路上,我的心情别样好。“中秋节还不到就回来看父母了?”二叔招呼说,“不过他们上午去万盛了,我这儿晚饭快要好了,你等会儿来将就整点。”“村头那个工程指挥部是啥情况?”我问道。“要修公路了,你家和我家属于拆迁范围。”二叔答。

老屋要拆迁了,父母又到万盛干啥呢?我来到了老屋门口,但大门紧锁,只有锄头、扫帚和柴禾规规矩矩地站在墙角。它们静静地告诉我,父母确实不在家。我情不自禁地拿起扫帚打扫起来。

不久,堂弟来请吃晚饭。就在兄弟俩叙旧时,父母回来了,手里提了个包。

我忽然拿过包一打开,一部智能手机醒然在目。“老屋就要拆迁了,智能手机能照相,我要在中秋节期间把老屋拍照存起来今后慢慢回味,时间很紧。”父亲尽量用舒缓的语气解释道。

来到二叔家,直爽的他抖着大嗓门:“住了这么多年,现在拆迁,我舍不得搬走。”因为二叔家人口多,又一起生活惯了,更难离故土,不愿搬走。

望着不甚圆满的月亮挂在树梢,父亲若有所思。片刻,父亲对大家娓娓道来:“古人说得好‘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人生几十年不都这样过来了吗,得适应啊。”言罢,父亲递过一支烟,劝慰二叔道:“即便到了城里,大家要经常走动,亲情才不会断。今天我们专门去城里打探了一番,咱们万盛全民健身整得巴适,适合老年人健身的场所真不少,今后在城里照样可以舒展筋骨。”               

“再说区内又是一元公交,想回来看看也很方便。”母亲也欣然说道。                                                                     

席间,趁着父亲心情通畅,我轻轻问:“今后到了城里,就跟幺儿一起生活吧。”话音刚落,母亲就嗔怪道:“傻孩子,你真是不懂你父亲的心思。”

“我们谁也不跟,但要尽快适应城里的生活才是。”父亲猛呷了一口酒。

那一晚,父亲与我们聊了许多。他支持国家发展的一番朴实话语让人肃然起敬,特立独行的性格又让我担心不已。父母劳碌了一辈子,对故土感情深厚。我们不在身边,锄头、扁担、镰刀等就像儿女一样使唤,有朝一日离别它们,就像当初我们离开家乡一样,是怎样的不舍与依恋?

回到家里,我心情一时难以平静,检讨着主观意愿是否符合父母的心意。善解人意的老婆安慰说:“尊老才能爱老,孝顺首先要顺,多花时间陪伴他们才是真的。”对啊,这事得听父母自己的,这样就不难明白父亲的心思了。

不过,今年中秋节还是要回去的,还要请上二叔一家人,来个亲情大联欢,一起分享大团圆的美好时光。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哥哥和姐姐的电话。

团圆,心在一起,就是圆。 

责任编辑:汪茂盛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