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白市驿机场修建轶事①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任洪全 发布时间:2021-08-31 11:05:44 字体: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

由于国民党对全面抗战的准备不够,经过淞沪一战之后,上海、南京相继失陷,抗战形势急转直下。国民政府迁都重庆,修建白市驿机场,已是迫在眉睫。

曾有传言,1937年底便确定了机场修在白市驿真武观向北一千九百多亩的地带。紧接着便是征收土地的动员,当时巴县县府和镇公所感到压力很大,便恳请白市驿乡贤王少甫先生出面组织动员。真武观当时是巴县县立第二高等小学,属国家办学,可以撤散合并到其他学校就行,可它周围的田土,是“插根筷子也能发芽的,一坨泥巴就是一碗饭”的良田沃土。莫说田土所有者的那些绅粮(地主)舍不得,就是那些亲自耕种的农民、佃户也都是爱不释手,不会舍得转佃或退佃的。

县长和镇长打算把牵涉到已测绘征地的绅粮们请到镇公所去商谈,乡贤王少甫先生却建议在他们常去的茶馆里叙谈。白市驿的张、王、戚等几大绅粮,自办了一家茶馆,名叫“可园”,办有书报,派专人管理。这些绅粮多为书香人家,有闲空,一上街便到这家茶馆喝茶聊天或看书报,有时也打打麻将或纸牌,日子过得很是自在、惬意。王少甫早年时曾跟随本地几位热血青年投笔从戎,一起南下报考了黄埔军校,并在北伐战争中英勇杀敌。战争结束后,其他几位各奔前程,他则返回故里在重庆当官,还曾参与了1927年的“三·三一”惨案。这些年来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和他阅历的增加,王少甫开始反思自己当年怎么就一时糊涂,竟然站到镇压革命青年的行列里去了。

这次征地,政府请他出山动员大家,他也十分乐意,说服务桑梓是应该的。但他不愿在镇公所商谈,说那是衙门,不愿沾那个官气,并说到“可园”茶馆去谈方便些。征地是一件庄重的大事,他却说成是要同大家一起来打打“乡谈”(用祖籍家乡话闲聊),像是很轻松的样子。县长和镇长的心是悬着的,希望开门见山,可他一点不着急,居然从湖广填四川后,他们这些留在这里的后代的方方面面说起。

王少甫说,他们这些从湖广等地来的移民多了,才修了供奉各自信仰的圣贤的会馆。他特别谈到移民后代“襄义举”,在扶危济困方面下了很多功夫,作出了一定的贡献。移民的这些举动,对整个社会起了稳定的作用,不能忽视。

他详细回顾了这近一两百年来白市驿的历史:他们的先辈最早在上街靠近梁滩河边,建立了乐善祠(现上街供销社交电大楼后面)这个总的慈善组织,接受大家的捐赠;在现在正街70号的后院一处叫仓房的地方设有赈济用的义仓(储存黄谷的,解放后划归粮站管理),以备荒年贫困人家不时之需;在中街设有达善堂(现正街72号“创维电器店”处),冬天送棉衣、送米,还施粥给穷人;达善堂设有施药局,请医生给看不起病的穷人看病抓药,并在紧挨着马号巷子里面的地方,划拨一地建熬药所,它是专给无家可归的生病的穷苦大众提供熬制中药的地方(熬药所被讹叫为“鳌鱼所”,至今仍在人们口中这样的叫着);达善堂对死后无钱安葬者,还施送存放在隔壁的文昌宫庙内的薄板棺材来安葬。

王少甫说道:“你们看小学校的门上写着什么?国家至上,民族至上,抗日至上啊……”接着,他一改先前的舒缓语气:“现在国家民族处于危难之际,我们能坐视不管吗?我们现在还能隐居在这青山绿水之中,置身战争之外吗?日本人打到重庆来了,我们人人都要当亡国奴吗?我们要响应号召,全国人民都起来抗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去!修机场要占点我们的田地那有什么!”

听到此话,县长和镇长终于露出了笑容。只听王少甫又说道:“也许有人会讲,又占不到你的田土,漂亮话谁不会说!我拍胸膛,再上前线不大可能,年岁大了点,但只要抗战需得着我的,我一定在所不辞,捐钱献金训练新兵,那还是办得到的!”县长拍着双手立即站了起来,表示敬重与祝贺。镇长又是拍手又是抢过茶堂倌手中的开水壶,往王少甫茶碗里添水。

征地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更多阅读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白市驿机场修建轶事①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②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①

责任编辑:陈一豪,冉开梅,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