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七一视角>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丨开在盘子里的花丨周成芳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周成芳 发布时间:2021-08-05 10:34:32 字体:

开州有一种花很奇特,它不在土里生长,却在千家万户的餐桌上开放,那便是开州人自制的爽口小菜——蒜花。

这算是一道工艺菜。先准备几根又粗又长的蒜苗,一刀切下,只留下蒜茎部分,再将茎部切成若干个五六厘米长的小段儿,用一根绣花的针,一针一针地将蒜段的两端划破成丝状,用手指往中间轻轻一压,再放进盛有温水的碗里浸泡。须臾间,两端被划破的蒜茎便在水中自然翻卷,形如菊花,令人惊叹。整个制作过程被称为挑蒜花。

挑好的蒜花不能直接吃,还需配备一碟由酱油、醋、红油、花椒油、盐、味精配制而成的调料。用筷子夹起一朵蒜花,在味碟里轻轻一蘸,吃进嘴里有些清凉,丝丝辣味,辣中带甜,清香爽口,回味绵长,很是开胃。

我一直很好奇是谁发明了这道既有颜值又能满足味蕾的。自我记事以来,蒜花几乎是人见人爱的爽口菜。因制作工序较繁琐,所以一般酒楼里很少有卖。但每逢过春节,蒜花却是必不可少的标配年菜。除夕当天,勤劳的煮妇一大早便开始忙活,先采购一大把蒜苗,一段一段切好,一针一针地挑,整个过程看似简单,却很考手艺。拿针的姿势不同、水温不同,制作的效果就大相径庭。茎丝挑得不够细,形不成花瓣;水温过高或过低,开出的花就焉头耷脑的。

挑蒜花不但耗时,挑多了手指还容易起泡,可煮妇们毫无怨言,一针一针细心地挑,家里老人小孩都爱吃,挑少了怕不够呢。食指起了泡,煮妇们再换中指挑,嘴里还轻轻地哼着歌谣。

蒜花挑好后,将它从水中捞起,装在一个漂亮的大餐盘里,再将切好的香肠、猪尾、猪舌之类的凉菜紧挨着蒜花摆放,红白相间,颜值爆棚。一大家人围坐一起,喝酒吃肉,热闹非凡。大鱼大肉下肚了,难免有些油腻,再适时夹几朵蒜花,在调料里一蘸,吃进嘴里,沁入心脾,浓浓的年味扑面而来。

除过年之外,家中来了外地客人,开州人也忘不了奉献这道特色小菜。一针一针地挑,挑的是蒜花,挑的是热情,挑的是对家乡饮食文化的尊崇。

如今,生活节奏快了,除过年之外,平常的家庭餐桌上难觅蒜花踪影。一些餐饮老板适时做起了蒜花生意,蒜花走进了餐厅,还成了夜宵主打菜,有的商家甚至推出“舌尖上的蒜花”招揽客人。三朋四友聚在一起,一盘卤菜,两盘蒜花,几杯酒下肚后喊一声:“老板再来一盘蒜花。”蒜花吃进嘴里凉丝丝的,心里却是舒爽的。

开州人吃着蒜花长大,走到哪里也忘不了蒜花的味道。有一年,离乡多年的姨妈一家回到开州过年,准备年夜饭时,姨妈主动承担挑蒜花的任务。她一边挑一边念叨说,往年家里团年,都是她挑的蒜花。她一针一针地挑,认真而专注,水平丝毫不减当年。她说,人在他乡的这些年,心心念念的就是蒜花的味道。

我将姨妈挑的蒜花发到朋友圈,惹得一些长年在外的家乡人连呼安逸。一位朋友特意转发图片,并附上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盘蒜花惹乡愁。”

在开州人的嘴里,蒜花不仅是美食,更是浓浓的家乡味,是开州人心中永远的珍馐美馔。

(作者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开州区作协副主席)

责任编辑:徐焱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