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烟火江津之古镇烟火•塘河⑥鸽子花又开|黄海子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黄海子 发布时间:2021-07-20 10:34:37 字体:

春末夏初,滚子坪山谷里的九龙滩溪流边生长的鸽子树又开花了。鸽子树又名珙桐树,其花因形似一只只白鸽故名鸽子花。

阳光正好。

九龙滩的溪水不急不忙的,一路淙淙地低吟浅唱;风也缓缓,树木应着风,沙沙地发出声响;鸟是必不可少的,它们在树林里偶尔发出水一般清澈的鸣叫,便把这九龙滩空灵幽静了。

九龙滩末端的山崖下住着一户人家,住着人户的这个地方叫大沟头。大沟头门前不远处是一条溪流,对面一坡山林,山林中,几树洁白的鸽子花,在翠绿里特别明目。清风起来的时候,鸽子花随风飘摇仿佛想要振翅飞翔,又像是一群白鸽从蓝天白云间归来,刚要收拢翅膀。走近了看,鸽子花则像一个个低垂着白色裙裾,在参加一场盛大舞会的窈窕女子。没有风的时候,她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她们的心事;风来的时候,风就是舞会里响起的具有魔力的美妙音乐,当音乐响起,她们曼妙的身姿就不自觉地随着音乐翩跹起舞,她们起舞的时候,就似一个个白色的精灵一般,仿佛把整个山野都变成人间的仙境。

我感慨这从1000多万年前走过来的鸽子树,是如何把这么长的时光,从从容容地走过来的?她的身上,虽然被岁月风雨打上了痕迹,但她却在这深山里,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与岁月安静地相守。到了开花的季节,把最纯洁干净的心思,变成一树洁白的花,托出来给日月,给风雨,给尘世验证入世的初心。她的一树花开,就这样安静地温暖着岁月,难怪人们会把鸽子花当作纯洁爱情的象征,我想,也只有最单纯的爱情,才经得起岁月寂寞,耐得住时光清流。

这让我想起了当地村民常讲的一个故事。

据说在很早很早以前,大沟头这户人家便扎根在这里了。他们的始祖是山里的猎户,有一天猎户的儿子去集市卖山货的时候,无意间与镇上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相识,时间久了两人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最后私定终身。可是大户人家的父母却将女儿许配给了门当户对的另一家人,而门当户对这家的男子也一眼相中了这家的女儿。但女儿的心在猎人儿子的身上,所以坚决不从。但不管女儿如何反抗,终究抵不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无奈之下,女儿决定私奔。在春末夏初的一个夜晚,女儿趁家人熟睡,就往山里来寻自己的意中人。山路崎岖、月黑风高,在离大沟头不远的地方,由于不熟悉山路,树林里的野兽时不时地还发出几声让人惊悚的吼叫,女子一不小心便跌落在了离大沟头不远处的悬崖下。

人们寻着她的时候,只找到了她还没有腐烂的白色衣衫,而在她跌落的地方,却长出了人们从没见过的树,这树每年到了她跌落悬崖的时节,会开出像白鸽一样纯净洁白的花。在风里,这一树的花像是祭奠这个女子的经幡在飘动。

当猎人的儿子知道心爱的女子为了自己殒命以后,一病不起,没多久便撒手人世。猎人把儿子埋在房屋旁边,坟头与开白花的鸽子树相互守望。哪曾想没多久,坟头就长出了一棵松树,这松树疯一样地长。长着长着,突然从主干离地一丈多高的地方平分出另一枝主干,一丈多高处的两根主干在风雨里发疯地生长,而一丈多以下的主干却从不见长高,只拼命地长粗,长得七八个人都合围不过来,远远看去,这棵松树极像是一对恋人站着在深吻。因此,后来人们把这棵松树叫作“夫妻松”。

女子父母指定婚配的那家男子,当听到女子和猎人儿子的事情后,从九龙滩的源头那边翻山越岭而来。他站在九龙滩源头的山顶上,一眼就揽尽了沿九龙滩溪流而出,那个叫大沟头的地方。他决定在他当时所在的山顶结庐而居,且终身不娶。因为他被女子的坚贞感动,他要在这里为女子守几年的“坟”;他更羡慕那个女子钟爱的男子,他要站在远处,祝福他们能在另一个世界里,厮守相爱。没想到,不到三年,这男子也因疾病离开了人世。他结的庐没多久就垮塌了,在垮塌的地方,长出了一棵红豆树。

没几年,红豆树的树干就大得几个人都抱不住,那树冠像天上堆积起来的云朵一般,把附近的阳光都遮住了。到了季节,树上结的相思子(红豆)便散落一地,望去,像是一地殷红的血。在大沟头顺着溪流往上望,那树冠仿佛一座偌大的山头,一直安静地守望着大沟头。

每当我想起这个故事,心里就生出一种凄美的温暖。我想,大沟头这一家子,一代又一代,就像鸽子树和夫妻松一样,坚守在九龙滩的尾端,跟着他们一道风风雨雨,用人间烟火温暖着这个偏远而清静的地方。而坡上那些年年盛开的鸽子花,以及不断生长出来的鸽子树,则是夫妻松的子孙们,他们生生世世与这里的一家人一起守候在这里,一代一代地传承,安好着岁月,清亮着时光,用坚贞和热爱,守护着自己的“家”。

我正在想怎么形容九龙滩头那棵红豆树的相思与坚贞,突然,一阵山歌打断了我的思绪“红豆树哟鸽子花/一棵夫妻树传佳话/若问塘河哪里奇哦/你来滚子坪山里哟/九龙滩里走一趟……”这边山歌刚落,那边突然有人接:“夫妻松哦鸽子花/一颗红豆熬相思呀/风里雨里一起过哟/今朝鸽子花又开了喂/世间有你就安好啊……”

山歌里,九龙滩的溪水淙淙的。溪流两岸生长的植物,润着岁月,也随溪水淙淙的。


责任编辑:曾媛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