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建>作风建设>反腐倡廉> 详细内容

文民:从疯狂炒房到身陷牢房

文章来源:​七一网 /《党员文摘》《民主与法制》 作者:正裕 发布时间:2021-07-13 11:28:54 字体:

文民

2020年7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国防科工办原主任、经信委原副主任(正厅级)、党组成员文民因犯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隐瞒境外存款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被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8年。在其诸多违纪违法事实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他坐拥36套房产,却对外谎称无房,靠租房度日,令办案人员既瞠目结舌,又啼笑皆非。

斗胆藏匿房产36套

在许多人看来,房子和家关联颇深,有了房子,才有了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家。然而,在少数领导干部眼中,房产价值高、易升值、可变现,因此,不惜将手中的权力异化成“炒房”敛财的工具。文民就是一个这样的典型。

2017年10月的一天,内蒙古自治区纪委接到群众反映,文民在任自治区发改委副主任期间,为鄂尔多斯一家企业申报项目提供特殊关照,收受巨额贿赂。纪委经过初核发现,该企业存在弄虚作假、伪造环境影响评估材料等问题,且与文民往来密切,企业负责人主动交代向文民行贿30万元。很快,办案人员发觉文民有两大疑点:一是文民家庭主要关系人资金流水异常,数额特别巨大,与其家庭收入明显不符;二是发现大量房产,虽然在他家人名下的并不多,但在其小姨子、连襟等亲属名下的则多达十几套。办案人员还掌握了一个情况:文民曾担任阿拉善盟盟委委员、副盟长,其间分管某部门工作。当年,该部门为解决职工住房问题,兴建了一批集资房,文民也要了一套,房款却长期拖欠未付。不仅如此,他还让该部门花费十几万元把这套房装修了一番。最终,这套房被他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脱手出售,净赚82万元。

2018年6月28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对文民正式立案审查调查。“刚开始,有时一天查出一套房,有时两天查出一套房。文民的交代像‘挤牙膏’。”随着专案组深挖细查,后来加上文民自己的供述,发现其拥有的房产竟有36套,分布于海南、珠海、青岛、威海、包头、呼和浩特及澳大利亚等地。这36套房产无一在其名下,均是亲属或朋友代持。

在文民的几十套房产中,除了少部分来自直接索要外,大部分房产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利用其职权通过他人运作,低买高卖获利,中间还掺杂着索要、放贷、顶账、更换、装修、他人代付款等问题,调查难、取证更难”。办案人员举例说,文民调到呼和浩特市后,也动了买房子的念头,但他当时在自治区发改委任职,对当地的房地产商“无力制约”,就找门路通过其他领导从中协调,以低价买房。文民曾看上一处高层住宅,通过上述手段运作,拿到了每平方米6000元的内部价。等到定好房后,他又要求直接调换成市价每平方米9000元的洋房。更有甚者,即便他不分管这个单位,只要听说有相对便宜的集资房,就要动用各种关系“凑一脚”。

隐瞒欺骗对抗组织调查

身居要职的文民变身“房叔”,坐拥36套房产,却对外谎称无房,一直租房居住。办案检察官说,文民不仅是敛财“炒房高手”,还是“演技派官员”。

事实上,文民前后拥有的房产还不止36套,而是曾经多达50套,只是先后卖出去了14套,获利近千万元。在这50套房子中,有40套是他用非法收入购买的。这些房产单靠出租就使其获利600多万元。按说文民是个典型的“房叔”,其房产之多足以令许多炒房客黯然失色。但是,文民对外却谎称自己一套房子都没有,平时都是租房子住。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文民对买房投资已陷入狂热状态,身边实在找不到可以代持的人了,他索性将房子交给一位相识的售楼人员。“说实在的,像连襟、小姨子、姑父这些亲属代持房产,查起来还相对容易,像售楼人员这种没什么关联的人,的确很难发现。”办案人员表示,起初只是发现文民去过这套房子、交过水电费,调取相关资料却发现,签名并非他本人,而是这家楼盘开发商的一位售楼人员。经过反复调查核实,他们两人间并无特殊关系,也没有支付报酬,只是熟人间帮个“忙”。此外,考虑到女儿在澳大利亚留学,文民还特意通过地下钱庄转出去一笔资金,在墨尔本购置了一套房。

“对抗组织、心存侥幸”,是文民给专案组留下的另一个深刻印象。文民每年填报《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时都不如实填写,仅填报三四套房产蒙混过关,用以规避组织监督。2015年,文民听说组织要调查自己后仍然心存侥幸,跟组织玩起了“暗战”。他一面写材料向组织交代问题,一面与亲属订立攻守同盟,让其亲属或朋友承担其非法财产权属,企图蒙混过关。

被正式立案后,文民则表现出两面派的行事作风,表面上积极配合组织,既诚恳又委屈,但在交代实质问题上,却极力闪躲回避。

23年前就伸手涉贪

1961年出生的文民是山西省吕梁市文水县人。他从基层一步一步经过历练走上领导岗位。经查,文民自1995年担任包头市白云鄂博矿区区委副书记,利用职权索要矿区地税局职工福利房开始,便走上了贪腐之路,直至2018年落马,时间跨度长达23年。

“私欲膨胀、贪索成性”,是专案组对文民的评价。除了热衷于房产投资,搜罗奇石也是文民的一大爱好,只要在下属办公室或者家里看中了哪块石头,他就直接搬走。案发后,相关部门一共收缴文民收藏的奇石258块。文民对手表也颇为青睐,共收受40余块手表,其中最贵的手表价值30多万元。办案人员还惊讶地发现,文民家中未穿过的高档西服、衬衣、鞋等各有数百件(双)之多,光鞋子就装了一车库。“他就是‘抠’,到哪里都爱索取,遇到一些需要去下面盟市出差公干的情况,就故意不穿西服、衬衣,等着人家给‘安排’。十几年下来,就慢慢攒了这么多。”

案情表明,文民在任阿拉善盟副盟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个人消费费用让分管部门予以报销,将本属于国有资产的车辆据为己有后变卖获利。2011年,某城矿公司所申报的中央预算内投资,多份材料有篡改、造假等问题,因为该公司负责人和文民关系密切,文民明知材料不符合规定还签批上报,最终使不符合国家投资条件的公司非法获取资金1000万元,使国家蒙受重大损失,文民却从中收受“感谢费”100余万元。

犯五宗罪,一审获刑18年

经查,1998年至2018年3月期间,文民在承揽工程、职务晋升、干部提拔、调动工作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604.68万元;其家庭财产或者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合计人民币5238.81万元;隐瞒境外存款106.60万美元;故意违反规定,致使国家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合计人民币1150万元。

2020年7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隐瞒境外存款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一审判处被告人文民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180万元。


责任编辑:周小凤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