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水码头有块醒酒石①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任洪全 发布时间:2021-06-17 11:34:48 字体:

 

 

在白市驿这个小镇上,一说到下街,本地人便知这是指的从中街的荒货巷子,朝北往下走去的这段街区;同时,还会立即有一个叫“水码头”的词语,从人们脑海里跳出来,和下街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下街的最低处是一座石桥,过桥不几步,便是斜坡似的街道,往前走便算出场了。石桥名叫寿星桥,穿桥而过的一股溪流,是从东面龙洞关、观音阁山涧流出来的;过桥往西流去不远,便进入一条叫梁滩河的小河。为了生活用水方便,人们就在离桥东面不远处,修筑一口堤坎拦水而成的大井。洗衣、淘菜用堤坎外流的水,饮用水则在流进那似池似井的堤坎内挑取。这里永远都是山间的清泉,流水不腐,水好得很。旁边南向的一段土路,因挑水行走荡出的水,经常都是湿漉漉的。住在河坎南边的几户人家,常将煤炭灰撒在土路上;路不久又被打湿了,湿了又撒,他们从无怨言,也习惯了。其实整条下街,一到傍晚挑水的时刻,青石板的街面都是水淋淋的。

不知从何时起,有人把寿星桥周围街区叫“水码头”,此处无大河流过,更无舟船行驶,但这种说法居然还叫开了,想必是当时的人们对江河的向往、对水的渴望。改革开放后,寿星桥和那条溪流小河,全都穿上了用水泥板块“裁剪出”的新装,变成一条热闹繁华的新商业大街。本地人仍习惯叫它水码头,现却随意给它取名叫什么白华东街、西街。它原有的身影只在老辈人的脑际里留存。

下街水码头的寿星桥 云乎 作

因为这股流水,驰名全川的白市驿板鸭的作坊有三分之二在下街。挑用观音阁流来的山泉浸泡、洗涤宰杀后的鸭子,十分方便。当时人们并不知晓这水中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对制作板鸭所起的特殊作用。同样因这水的关系,水码头附近就有好几家酿酒的槽房。用这股水酿制的白酒特别醇香,深受劳动者的欢迎。白市驿的酒馆似乎比饭馆茶馆还多,它提供沙炒的胡豆、油炸豌豆饼、豆腐干、花生、盐蛋等,不提供热菜,高档一点的有自卤的烧腊。它们叫冷酒馆,上这样的酒馆叫喝单碗,一碗二两(旧为十六两制,半斤即八两)。会友叙谈、托人办事、商贸活动、自解疲劳、自纾愁肠等,多在这冷酒馆里。

全街冷酒馆生意最好的,要数中街靠近李记板鸭铺隔壁那家。这家老板专赶场卖窄布(土布),三天赶三个场,日期逢十才在家;生意全由自己老婆经管。他老婆身材魁伟,站着就像座大山似的,又有人说她的腰跟双肩一样宽,站在那里又像立着的一扇大门板,邻居们戏称她为“门板大嫂”或叫她“门板妈”,她也不计较,还会笑着应答。逢场天冷酒馆要数她的生意最好,来的几乎全是头上捆包着白帕蓝帕的乡下农民。她的胡豆全街闻名,下酒最好吃,经济又实惠;她卖的酒里也从不加浆(水),店里的几张桌子总是坐得满满的。人多时,有人便打着酒要一盘胡豆,靠着柜台喝;有的则蹲在街檐口或单喝或对饮。

可一些人控制不住,喝得太多,误了正事;走路东倒西歪,打胡乱说成了酒疯子。有的乱性子,胡作非为的事也多了起来,这对于白市驿这个南来北往的“东大路”上的重要场镇和热闹码头来说,实在是影响市风,有碍观瞻。怎么办?有人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在寿星桥旁靠近杂粮市入口之处,立一块打有洞眼的石碑,这是专给那些酒疯子准备的。一旦街上有酒疯子出现,便会被乡丁拉去套在那块石碑上。它使人既站立不起来,也蹲不下去,这样的情况下醒酒最快,只要酒醒之后便可放其回家。

这醒酒石还很是管用的。有很长日子没人光顾它了,它倒好像变成了一件装饰品摆在那里。

其实到后来,经常在街上喝得醉醺醺人,也只剩下两个人了。一个是杀羊匠吴幺舅;一个是上鞋子的胡皮匠。

吴幺舅本名吴应才,论资排辈,都叫他吴老幺,多年后仍旧没“进步”(提拔),还是幺大,他也无所谓,总自称“吴幺爸”。如果也跟着这么叫,叫的人总觉吃亏,有人便叫他吴幺舅,等于当了他的姐夫,无形中占了他的便宜。吴应才仍自称吴么爸,但他也不计较,反正吴老幺、吴幺爸、吴幺舅都是他,照旧杀他的羊,唱他的川戏,喝他的酒。

一些人说,吴幺舅算不了酒疯子,只能算是一个怪人,另一些人认为他就是酒疯子。吴幺舅是喜欢喝酒,有时喝很多都不醉,可有时一喝就醉,醉了就管不住嘴,便胡乱说起来;心情好的时候还会胡乱唱川剧,自在嘴里打着锣鼓有板有眼地唱起来。那个时代羊肉比猪肉便宜,多是一般贫穷人家才买来吃的,逢场天吴幺舅杀了一只羊,把它挂在木架子上,从上街扛到下街,有时也不好卖,卖到半晌午,他便会扛回来,经常架在门板大嫂的酒馆旁,边喝单碗边卖。比起其他杀羊匠,他的还是好卖得多。大家知道吴幺舅不会短斤少两,即使喝得二麻二麻(微醉)的也不会看错秤;他买东西一旦发现对方耍秤,便会把秤给拖过来,有时趁着酒性要把那秤折断。

他喝酒很特别,很少用别的下酒菜,就喜欢门板大嫂卖的胡豆。喝了几口,便有了醉意,如果不对门板大嫂涮坛子(开玩笑),便会哼起川剧来,开头多半是“万事不如杯在手”,接着便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也就是说生旦净末丑,都要唱一点。他的嗓音不错,唱得最拿手的是旦角戏。男人不唱本声而模仿女声演唱,民间叫唱仄声。吴幺舅平时唱仄声很少,多半是他特别高兴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随便唱。

有时,妻子给他送饭来了,他立即对她唱起“我爱你,爱你,真爱你!爱你头上青丝如墨洗……”,对方会略带愠色地说:“今天又是马尿喝多了。”此时妻子再瞄一眼那摆在酒馆外挂着羊肉的木架上,只剩下很少一点,说明今天生意还算不错,抽身便走;端着酒碗的吴幺舅,把视线从冒着热气的饭菜上面移到她的背影上,随即唱出“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戏词。有热饭热菜送来还说是“大难临头”,难怪有些人说吴幺舅是酒疯子。而坊间那些老江湖却认为,这是吴幺舅对现实生活感到满意的表现,他就是要这样自娱自乐。没有战争、生意好做、羊肉有人买,老人娃儿有人管、饭有人煮、衣有人洗、酒有喝的、不焦不愁,如此这般,他都不高兴,哪样才高兴?

更多阅读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②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①

 

 

 

责任编辑:陈一豪 唐浚中 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