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共产党员丨山村教师刘坤贤的坚守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张翕 发布时间:2021-06-17 10:43:07 字体:

 

从巫溪县城出发,行车68公里到天元乡政府,再行车32公里村级公路到新田村,在一处破旧但整洁的村级小学里,我第一次见到了刘坤贤。他是一名凭借着拐杖在三尺讲台上一站就是20年,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山里娃的山村教师;他也是我曾经在巫溪县委宣传部工作期间参与采访的第一位“身边好人”。

采访过程中,他的话语不多,我们问,他回答。为数不多的话语简单质朴,但他对工作深深的挚爱和对山里孩子无私的付出,让我们感受深刻。

“我年轻,多走一会儿其他老师就能少走一段”

1983年,年仅19岁的巫溪县天元乡新田村青年刘坤贤在教师招录考试中考了第一名,被录用为教师。这次考试对于已经从学校毕业在家劳动两年多时间的刘坤贤来说,不仅仅只是找到了一份可以拿“月工资”的工作,而是改变了他一生的轨迹。

能到山外读书的刘坤贤更多地感受到了自己居住村庄的闭塞和山里孩子教育的缺乏。所以,刘坤贤主动申请回到了老家双河村校任教。回忆起刚走上讲台的日子,刘坤贤有些激动:“能把自己在外学到的东西教给山里的孩子们,我感到很自豪。”

刘坤贤在双河村当了一段时间的老师后发现,相比双河村,隔壁的新田村校老师更少。新田村校在海拔1600多米的高山上,不通公路,冬天里雪能积到一尺多厚。

“双河村校离中心校近,很多老师都愿意到这里来教书。”刘坤贤说:“所以当时离中心小学需要步行3个小时的新田村校就少有人愿意去了。那时候想法很简单,认为自己年轻,多走一段路也就多费点力气的事,就申请调到新田。”就这样,在别人都努力往好地方调的时候,1985年刘坤贤主动申请调到了条件更艰苦、位置更偏远的新田村校。

刘坤贤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后半辈子,就一直奉献在了这所村校里。

“虽然成了三条腿,但还是能站在讲台上”

在新田村校,刘坤贤和当地姑娘朱油芳开始恋爱、结婚,并先后生下了女儿和儿子。

刘坤贤一边在学校上课,一边耕耘着4亩多土地,虽然日子过得艰苦了点,但一家人团团圆圆也算美满。

“教学也顺利,学校最好的时候发展到了3名教师,学生接近100名,孩子们的学习成绩也不错,学区统考一点都不比中心校的学生差。”刘坤贤介绍:“唯一遗憾的是村校条件太差,很多教学器材都没有,特别是音体美等教学课程无法开展。”

1995年暑假期间,意外发生了,刘坤贤不慎被钢丝绳缠住左腿……在医院昏迷3天后醒来,医生却告诉他一个更加残忍的情况:要保命,就必须截肢。

拄着拐杖回到新田村校的刘坤贤感到前所未有的沮丧,“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一只脚生活的日子。”

但每当刘坤看到孩子们的笑脸时,他又仿佛找到了好好生活下去的理由和希望:“看着他们,就有了到处都是阳光的感觉。”

没多久,刘坤贤找到妻子商量着为村校买一台电脑和打印机。“城里的好多孩子都能熟练操练电脑了,而我们山里的娃娃对电脑看都没看见过。所以我想也买一台,让孩子们开开眼界。”刘坤贤对朱油芳说。

两夫妻花了4000多元把电脑买了回来,刘坤贤又托在重庆主城工作的女儿买回来电脑操作基本知识的书籍和大量教学使用光盘。

刘坤贤只要一有空就自己学着怎么操作电脑,怎么使用教学软件。在能完成一些电脑基本操作后,刘坤贤就把许多教学光盘播放给学生看。“有了电脑,教学方便很多,特别是在音乐和体育方面帮了我大忙。我嗓子不好,音乐一直没法教,就在电脑上把一些歌曲一遍一遍地播放,让娃娃们跟着模仿。”刘坤贤说:“体育更方便,比如广播体操我自己没法示范,就让学生看视频,然后我逐个去纠正动作。”

就这样,刘坤贤再次站在了讲台上,这一站,就是20年。

“我们山里人踏实,该自己做的事就要把它做好”

刘坤贤上课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

最让刘坤贤焦心的是接送学生过河:“河水虽然只有四、五米宽,平常也只有二、三十公分深,但山里水来得快,遇见暴雨,洪水十来分钟就能上涨一米多。河对岸也住了一些学生,腿没出事之前都是我背着送过河。”

但现在刘坤贤不太方便,为了让孩子们顺利过河,刘坤贤挨家挨户到对岸孩子家里做工作:“大家一起出个力,搭座桥,孩子们安全,大人也放心。”

在刘坤贤的倡议下,村民们这家弄木材,那家弄河沙,齐心协力很快就把桥修好了。

而后,另一桩事却又揪上了刘坤贤的心头。因学校没接通自来水,放学后孩子们会自己拿盆到河里端水洒了扫地。山里孩子经常赤着脚,一次一个女孩不小心踩到碎玻璃,鲜血直流。刘坤贤连忙将孩子送到了医院进行处理。

这件事也再次坚定了刘坤贤想要接通自来水的决心。

“河水离学校有1000多米的距离,但到处都长满了杂草,我拿着镰刀拄着拐杖一处一处找能埋水管的位置。这高山地区,水管必须埋到泥土里,不然一到冬天就被冻住了。”刘坤贤说。

几经探索,刘坤贤身上虽被划破了很多道口子,但铺水管的路总是探出来了。

但学校办公经费十分紧张,1000多米的水管再加笼头等杂物最少需要几千元,刘坤贤将家里卖猪的钱拿了出来,再请周围群众出劳力,终于,把自来水引进了学校。

“我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学校的建设我就必须得出力,这些都是我们该做的事。”对于付出这些,刘坤贤觉得十分应该。

“只要我还能站起来,就会继续站在这个讲台上”

随着教师工资福利待遇的改善和家里两个孩子先后参加工作,刘坤贤的生活开始逐步走向稳定时,另一件不幸却又悄悄降临在了他身上。

2011年6月13日,刘坤贤像以前一样,在安排孩子们完成课堂作业后,坐一旁琢磨PPT中各种工具的用法,突然他感到眼前一黑,倒地不起。

“我在堂屋做家务,突然听见学生大叫,刘老师倒地上了。”朱油芳回忆说,“将他送到县医院诊断为脑溢血,然后又马上转到重庆主城的医院进行治疗。”“把他送到重庆主城后,我就让女儿、女婿留下来照顾,然后回来帮他上课。”曾经当过代课老师的妻子朱油芳说:“晓得他的脾气,要到期末的时候了,正是一学期的关键时期,村校又只有他一个教师,怎么舍得耽误嘛。”果然,在刘坤贤病情稍微好转后,他就让女儿给妻子打电话布置期末复习什么是重点,谁的语文需要补一下,谁的数学需要多做几道题。“住院的前两个月,因为脑部出血的问题都失语了,他就在女儿的帮助下给我发短信,连每天课堂上讲什么都要详细地给我说。”朱油芳说。

秋季开学,刘坤贤也出院回到了学校。但这次校长万鹏举说什么都不忍心让老刘继续站在讲台上了。

但遭到了刘坤贤的拒绝:“这些娃娃都是山里乡邻的子女,也是我们这山沟沟里的希望,不上课怎么行?”刘坤贤主动找到万鹏举:“还是我来吧,只要我还能站起来,就会继续站在这个讲台上。”

一个人、一所村校、一群山里娃,这名山村教师坚守讲台、爱岗敬业、无私奉献,数年如一日续写着感人至深的故事……

【作者单位:重庆园林绿化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孙茜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