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身边的共产党员征文展播>市级部门> 详细内容

身边的共产党员丨为了一江清水浩荡东流——重庆市护渔人物群像侧记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余宁 发布时间:2021-06-09 14:43:23 字体:

 

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风采;你向东海奔去,惊涛是你的气概;你用甘甜的乳汁,哺育各族儿女;你用健美的臂膀,挽起高山大海!

江水呼啸着翻涌着,穿过喧嚣的城市和静谧的峡谷;船沿边浪花激荡,甲板上摇摇晃晃。一切的故事都将从这里开始......

退伍不褪色的“拼命三郎”

唐柯是重庆市合川区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的副支队长,从军事训练到农业执法,从步兵营长到渔政专家,变换的是制服,不变的却是那一颗23年坚守如一日的共产党员的初心。专业的领域知识,干练的执法尺度,拼命的工作态度,使他曾获全国渔业执法先进个人称号。

“一个合格的‘渔政人’,要经得起风浪,受得了摇晃,顶得住骄阳,翻得了船梆。”唐柯就是这样看待“护渔人”的。他说,水上执法,危险程度比陆地执法大得多,执法时间通常都在夜晚,往往一干就是几个通宵。因常年接受江风的吹拂和烈日的洗礼,唐柯的手臂上、脖子上被晒得黝黑发亮。

深夜,唐柯带领执法人员在岸边巡逻

2021年1月10日,笔者曾随唐柯指挥的渔政船出港巡逻。21时,江边气温接近零摄氏度,我们一行人刚上甲板就被冻得手脚僵硬。“这里是合川与渝北的交界水域,偷捕多发生在夜间,我们已经连续一周夜间巡逻了。”唐柯一手撑住冰冷的甲板栏杆,一手摇动探照灯,双眼紧盯着黑黝黝的江面说道。一旁的执法人员细数起了唐柯的口头禅:“唐副支队长经常唠叨我们,登船是履职,钉守在甲板上才是尽责。”

21时40分,执法船经过草街,一艘小船出现在前方货轮左侧。“不放过任何一艘可疑船只!”经执法人员登临检查,该艘小船为大货船的采购船,无任何网具及渔获物。

22时10分,执法船开始返航,笔者发现一直坚守甲板的唐柯回到了船舱,原来刚刚靠船的时候,由于夜黑浪大,唐柯在“跳梆”时磕破了膝盖,执法检查时他却一言不发,直到返航才开始处理伤口。

“受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唐柯一脸淡定从容。往他腿上、脚上看去,满满都是疤痕。他说,有一次在执法快艇上追捕逃窜的电鱼船,遭遇暴力抗法,直接被快艇抛飞,缝了12针。他也曾在执法时受到不少威胁和恐吓,扬言要打断其双手双脚,而唐柯总是一笑置之,他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当兵的时候死都不怕,现在还能怕几个小蟊贼!”

“专管闲事”的刘大胆

刘鸿是江津区鸿鹄志愿队的队长,从小在江边长大的他对长江有着深厚的感情,早在2014年,刘鸿就向原江津区渔政站申请志愿巡护长江。从一个人单干到现在的11人志愿巡护队,他靠着自己的坚持和情怀,吸引了一大批爱渔护渔人士的加入。7年来,刘鸿自筹资金近百万元,购买了冲锋舟、防水相机、军靴等全套巡护装备。

听刘鸿说起这些年“护渔”的故事,既有志愿者巡护队内部的“无间道”,也有与电鱼者的“短兵相接”,还有巡逻中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2020年腊月二十九凌晨1时许,万家团圆的日子,刘鸿和他的志愿者小队还在江面上配合江津区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的渔政船巡逻。“大过年的,江面上又黑又冷,不会有人出来电鱼吧?”笔者问道。面对笔者的疑惑,刘鸿显得胸有成竹,他说:“‘禁渔’后长江鱼是一尾难求,那些电鱼人可不管过不过年,今天晚上说不定就会有收获。”

“前面有人电鱼!”漆黑的江面上几盏矿灯若隐若现。“停下来!”话音未落,江中的皮筏艇掉头就跑。追了几海里,志愿者们终于在岸边堵住了电鱼的人。“少管闲事!”“再多事今天就叫你们好看!”几个电鱼人的气焰极为嚣张,还叫来二十几个同伙,把志愿者们团团围住。“今天你们就别走了!”一块鹅卵石冷不丁砸向刘鸿胸前的微型摄像机,刘鸿下意识地一侧身,摄像机没有受损,额头却擦破了皮。最终,及时赶来的执法人员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本来想着过年不会有人检查,还专门安排人看着码头的渔政船和你们的冲锋舟,我服了!”犯罪嫌疑人看着刚刚在额头上贴好创可贴的刘鸿,语气中有感慨,更多的却是服气。

刘鸿驾驶自购的冲锋舟在江面上巡逻

7年来,刘鸿带着他的志愿者巡护队累计巡护2000余次近10万公里,举报电鱼案1300余件。与电鱼者斗智斗勇的故事,在志愿者巡护队还有很多很多。在岸上,他们有的是医生、是商贩、是学生,但是上船后,他们都是满腔热忱的“护渔人”!

当被问到是不是共产党员时,没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刘鸿却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起来:“我......我一直都想入党,现在已经是预备党员了!”笔者想说:不管是预备党员还是正式党员,这股对母亲河的热爱之情,对志愿巡护的不计得失之心,对这一江清水的守护之志,我们都应该学习!

“末代渔民”的护渔情

2020年1月1日起,重庆水生生物保护区常年禁捕;2021年1月1日起,重庆境内天然水域暂定实行10年禁捕,重庆市内已有一万多名渔民转产上岸。笔者了解到,被称为“末代渔民”的他们上岸不离江,许多人成为当地护渔队的中坚力量。

卢成毅今年57岁,2009年入党,曾是重庆市巫山县远近闻名的捕鱼能手之一。2019年,全市启动渔民退捕转产。起初,有的渔民担心上岸后的就业问题,有的在观望其他人准备随大流,还有的就补偿款讨价还价......“我们应该相信党,相信政府。”卢成毅在退捕转产动员大会的发言掷地有声,“我是共产党员,我第一个签协议!”随后,卢成毅不仅第一个在补偿协议上按下了手印,还协助街道给其他渔民做思想工作,在退捕培训班上当起了教员。

2020年7月,巫山县内的325艘渔船被集中销毁,渔民退捕上岸,开始了新的生活。

到亲戚家的公司上班、去商场当保安、用补偿款做点小本生意......卢成毅“洗脚上岸”后的人生本有很多选择。“我家三代渔民,船对我来说就像农民的锄头,放不下。”卢成毅对笔者说。他毫不犹豫地申请到巫山县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看护执法巡逻艇,并协助打击非法捕捞行为。

清晨,迎着朝阳,卢成毅早早来到码头,走上渔政执法船,俯身擦拭船体,加满汽油,准备巡逻。

对于这份新工作,他还有些不习惯,规定9点上班,他却总是4点就醒来。原来,卢成毅曾是渔民,习惯了早起。相比于作息时间的变化,更大的不同是从前老想着怎么捕鱼,现在变成了思考如何保护鱼。

每天,卢成毅养护执法船后,会跟着执法队一起例行巡逻。一次,执法船刚到长滩水域,卢成毅就发现远处有一块白色泡沫:“这是盗鱼者放的,在标定区域撒网捕鱼,必须把它清除。”卢成毅靠近后,用爪钩把泡沫下的绳子套住,慢慢拉上来。

继续前行不久,卢成毅发现岸边岩石上还残留着一些渔网。他来到岸边岩石群,在同事的协助下爬上巨大的岩石,将残留的渔网清除干净。

加油、巡航、清网……每天的工作很单调,但卢成毅做得一丝不苟,最忙的季节,还要在船上待上一个通宵。“这两年,我明显感觉江里的鱼又多起来了,有时还能看见胭脂鱼、岩原鲤等珍稀鱼类。”卢成毅告诉笔者,“这活不轻松,但我觉得很有意义!”

 

后记:文中3名共产党员的故事只是重庆市千千万万护渔工作者的缩影,从执法人员到志愿者,再到退捕渔民,他们积极响应中央生态保护的战略决策,怀着对母亲河的深深眷念,日夜守护在“三江”流域。没有慷慨激昂的豪言壮语,更没有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他们只是默默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愿这一江清水浩荡东流,愿水中鱼虾成群,愿两岸草长莺飞……

(作者单位:重庆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总队)

 

责任编辑:陈一豪 熊冬梅 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