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②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任洪全 发布时间:2021-06-08 14:45:26 字体:

 

 

小吃在白市驿也是闻名遐迩的,它主要集中在上街,有黄糕、白糖糕、梆梆糕、揉糖饼子、焦盐饼子、包糖饼子、糯米团、油炸糍粑块、油钱、油果子、牛舌头、豌豆饼,最受大人孩子喜欢的是蜘蛛蛋,边吃也边让人联想着,中间那一坨糯米团做成的蜘蛛蛋,是怎么“生”上去而不掉出来的;还有那风味独特的人见人爱的灰水粑,有特别的味道……

喝茶在白市驿是一种享受,也是一道风景线。

当年,茶馆在白市驿比饭馆酒馆还多。前堂为茶馆,在这里进行的“吃讲茶”,是茶客们可以目睹和参与的,也是最有看头的,它是旧时白市驿的一幅风俗画。

旧时民间纠纷,很是盛行双方请有威望的老者,在码头茶馆里断理,这才显得有气派,也是一种时尚。说得脱才走得脱(说得清楚的一方才能走),输方付茶钱。茶馆两三开间,十多二十多张桌子,“吃讲茶”时一般座无虚席,两方的人一人一碗茶,有时要泡上几十近百多碗茶,站在铺门外看热闹的人也不少。平时叫卖瓜子、掏耳取痣的都自觉地不进茶馆里去。

“吃讲茶”中,听完两方的陈述后,有的大爷能公正评论是非,劝导一番,以“礼”“义”为重,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有的东拉西扯,高声大气评说一番后就主观臆断对其一方说:“我看,你还是去把茶钱给了!”那就是说明你输了,这明显的是拉偏架。那又怎么样,大爷开的是金口,有理也是输。最有看头的是那平时不动声色的某大爷的评讲,他轻声细气、慢条斯理地条分析个中利弊后,长长吸一口烟,再喝上一口茶,然后提高声调讲说起来,强调“和为贵”后,会突然话锋一转,来个各打五十大板,不管双方是否接受,在结尾时他都说:“今天二位能言归于好,算是看得起我,这茶钱一定得由我来付!”于是,三方都抢着要付茶钱。经这位有一定文化和丰富阅历及谋略的高手大爷一通评讲,双方都见好就收,这讲茶吃得三方都有了面子,都满意,没有输方,只有赢方。

谁赢了?当然是茶馆和饭馆。茶馆收入两份,一份进账归老板,一份归转送给断理的大爷;饭馆吃了七八甚至十来席,自然由两方平摊。这样的讲茶吃得有气派,即使打肿了脸充胖子,都所不辞,还会坊间传为佳话。

白市驿板鸭全川闻名。但对本地人来讲,却算是奢侈品,逢年过节买的人也少,一般只有贵客人上门时才会买上一只招待,平日里最多买点鸭翅膀、鸭掌、鸭肠之类的下酒。板鸭是专供过往客商、达官显贵们品尝享用或作礼物的特产,全街有近二三十家板鸭铺,也就不足为奇。如果你从重庆主城方向来,还未走进下街进场的标志性建筑——周氏牌坊,一股板鸭特有的香气,早已向你扑面而来。这香气对本地人来说犹如处在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可对外来者来说会终生难忘。即使你走过通街,走出上街场口上东大道,这板鸭的香气也会一直伴着你;直到你走出一里多路,鸭的香气才会依依不舍地停下脚步,深情地望着你逐渐消失的背影,慢慢折返回去。也许此时你会看到,大路旁边不远处农舍竹林下的草地、空地和小河边的石滩上有一两处为赶鸭人吃住而搭建的鸭棚子,附近农田里一群群鸭子自由觅食,赶鸭人在田坎上守望着它们;如果此时正雨雾蒙蒙,你会看见不远处的田间小路或石板大道上,有几个戴着斗笠、披着蓑衣、手拿长竹竿的人全神贯注地吆赶着鸭群。在他们的后面或前面,有人扛着一张低矮的特制木床,上面放着像船蓬似的可以一层层推拉的竹篾棚,那是他们居住的移动房;人挑着做饭用的鼎锅和杂物,还有人挑着几捆鸭子宿夜用的竹篱笆,再后面跟着一条防盗防兽的大狗。

驰名全川的白市驿板鸭 云乎 作

如果此时你由西向东行走在通往白市驿的石板大路上,正当夕阳西下之际,也许你会看见不远处小河边石滩上,他们已把鸭群赶进竹篱笆围圈内,用捡来的竹木柴生火,到溪边提水做饭;当四周农舍升起袅袅炊烟时,鸭棚子的焖锅饭特有的香味已轻轻飘了过来,在暮霭中散发着。当你快要接近上街场口,哪怕还有一里多路时,那焖锅饭的香气已变成板鸭的香气向你迎面飘来。

更多阅读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①

 

责任编辑:陈一豪 唐浚中 熊冬梅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