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热点关注> 详细内容

中国奇迹的制度“密码”(9)∣中国经济特区的形成

文章来源:《党员文摘》/《文史精华》 作者:虹霓 发布时间:2021-02-23 14:30:58 字体:

 

 

 

智治事,大智治制。制度是建党之基、立国之本。历经70余年,中国共产党不断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在传承与创新中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奇迹和社会长期稳定奇迹。

 

任何社会变革都需要有一个突破口,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同样需要排头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中共中央和广东、福建两省上下互动,酝酿利用两省毗邻港澳台、华侨众多的优势,在对外开放中“先走一步”和试办特区。

1978年11月,邓小平出访新加坡,李光耀在机场欢迎邓小平。 来源:新华社

中国领导人密集出访,眼界一下子变得开阔了

20世纪70年代末,国内尚在沸沸扬扬的争论声中,国际风云态势却为中国发展提供了机遇。封闭20余年的中国正面临着世界许多发达国家产业结构再次调整的好时机。邓小平清醒地意识到: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这是时代发展的趋势。

1978年,邓小平连续4次出访,先后访问了缅甸、尼泊尔、朝鲜、日本、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这一年当中,中国还有13位国务院副总理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以上的领导人先后21次访问了51个国家。

通过这些访问,中国高层领导人的眼界一下子变得开阔了,尤其是对于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落差感更加强烈了。“机遇难求!”中国再也不能坐失良机了。

1978年,邓小平参观日产汽车公司 来源:新华社

在日本的几天里,邓小平曾感叹说:“中国荒废了10年,在此期间,日本等其他国家进步了,因此我们落后了20年。”当看到日本一个工厂生产汽车的能力是中国长春一汽汽车生产能力的几十倍时,他对工厂主人说:“我懂得什么是现代化了……”

1978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谷牧根据中央的意图,派代表团兵分几路进行考察。一个是委派国家计划委员会和外贸部组织的港澳经贸考察组,另一个便是以谷牧为团长的政府考察团。几乎是同期,还有一个由李一氓担任团长的中共代表团考察了南斯拉夫。

谷牧率领的考察团包括轻工部杨波、水电部钱正英、农业部张根生、国家计划委员会王全国等一些部长和几位沿海地区省市负责人。考察团名义上是礼节性访问,实际上是中国改革开放前夕,对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的一次实地考察。

临走之前,邓小平谷牧谈话,鼓励他们详细地做一些调查研究,好的、坏的都要看看,既要看看人家的现代工业发展到了什么水平,也要看看他们的经济工作是怎么管的,把资本主义的先进经验、好的经验学回来。

1978年5月,谷牧率领中国政府高级代表团考察法国、瑞士、比利时、丹麦、联邦德国等五国 来源:新华社

7月中旬,各路考察团先后回到北京,关于西欧五国、港澳地区的经济考察报告和对南斯拉夫的考察报告分别转呈中央。这几个报告,对于创办经济特区以及对外开放,提供了部分可借鉴经验和实际资料、建议。

1978年7月至9月,国务院务虚会召开,谷牧等出访回来的领导人介绍了国际形势和国外发展经济的经验。9月9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在务虚会上作总结报告,在谈到改革开放时,李先念说:“目前国际形势对我们有利,现在世界上的极大多数国家都希望我国强大繁荣。欧、美、日等资本主义国家,经济萧条,要找出路。我们应有魄力、有能力利用它们的技术、设备、资金和组织经验来加快我们的建设。我们绝不能错过这个非常难得的时机。为了加快我们掌握世界先进技术的速度,必须积极从国外引进先进技术设备。”

可以说,就是这个会议,让人们的思考转向了经济管理、体制机制和企业活力等问题上。亲历者对此次务虚会的评价是:我们党能够正视经济体制中的问题,重视改革,发轫于这次务虚会。

习仲勋在中南海勤政殿办公室 来源:新华网

习仲勋:“如果中央容许我们……”

作为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准备会,1978年11月10日,中央工作会议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习仲勋,在这次会上被增选为中央委员。习仲勋早在中共八大就已是中央委员,曾任国务院副总理。1962年康生迫害,16年之后才得以平反担任广东的领导工作。

在会上,习仲勋意气风发,作了题为《广东的建设如何大干快上》的工作汇报:“从广东来看,要大干快上,当前面临的困难很多,其中,主要的是粮食压力大,电力、燃料紧张,钢铁等原材料供应不足……我们也希望中央能够给广东更大的支持,同时多给地方余地。比如农业机械化,如果中央容许我们吸收港澳、华侨资金,从香港引进先进设备和技术、购进电力、进口饲料,就可以先把国营农场、畜牧场、淡水养殖场等武装起来,作为示范。”这一发言受到中央的重视。

随后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全党的工作中心转移到发展生产力上来,并提出了“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改革、开放”的初步设想。

讲到开放,引用外资,中国条件最好的省份,一个是广东,另一个是福建。当时,在香港的人口中,80%祖籍都是广东。

邓小平果断地说:“深圳,就叫特区吧!”

1979年4月5日至28日,习仲勋赴京参加中央工作会议,讨论调整国民经济和当前的思想理论工作。

在汇报中,习仲勋直陈中央:“不仅经济体制、整个行政体制上也要考虑改革。中国这么大,各省有各省的特点,有些应根据省的特点来搞。”

习仲勋是个急性子:“广东省委已经讨论过了,这次来开会,希望中央放点儿权,让广东先行一步,放手干。”听了他的话,有人问:“广东要什么权?”习仲勋说:“广东作为一个省,等于人家一个或几个国家,但现在全省的地方机动权力太小,中央统得过死,不利于国民经济的发展。我们的要求是在全国集中统一领导下,放手一点儿,搞活一点儿。这样做,对地方有利,对国家也有利。”然后他又补充说:“如果给广东一个特殊政策,经济可能几年就上去了。”

这以后,习仲勋又不失时机地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作了汇报,并得到了常委们的支持。会间,他和杨尚昆一起找到了邓小平。邓小平听了他的汇报后,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深圳,这块地方到底叫什么好呢?出口加工区、贸易区、工业区?都不算准确。不一会儿,邓小平把手里的香烟往烟灰缸里一顿,果断地说:“深圳,就叫特区吧!”习仲勋听了说:“特区,好!”邓小平接着补充说:“对!办一个特区,过去陕甘宁边区就是特区嘛!”当谈到配套建设资金时,邓小平说:“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

习仲勋回到广东后,召开了省委常委扩大会,传达中央工作会议精神,并将他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所作的汇报作简要说明:“党中央对广东的工作极为关怀,批准广东省委关于先走一步的要求,同意搞一个新体制。”

深圳市 来源:新华网

经济特区通过国家立法程序正式诞生

1979年5月中旬,谷牧率领由中央有关部委组成的工作组到达广东,在进行实地考察、研究之后,便会同广东省有关同志于6月6日正式拟定了《中共广东省委关于发挥广东优势条件,扩大对外贸易、加快经济发展的报告》。随后,工作组到达福建,不久,福建省委也拟定出了请示报告。

两份文件被带回北京,中央很快批准了广东、福建改革开放先行一步的方案。1979年7月15日,中央下发《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广东省委、福建省委关于对外经济活动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的两个报告》,明确批示:“出口特区”先在深圳、珠海两市试办,待取得经验后,再考虑在汕头、厦门设置。拟组织一个协调小组,随时了解闽、粤两省执行政策的情况,适时协调有关方面的关系,适时解决矛盾。

1984年9月,谷牧在办公。来源:新华社

1979年8月,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成立,具体负责对外开放工作。管委会主任由谷牧兼任。

1980年3月24日至30日,受中央委托,谷牧副总理在广州召开了广东、福建两省会议,检查总结中央关于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和试办特区的具体执行情况。这次会议采纳了广东提出的建议,并报经中央同意,将“出口特区”改为具有丰富内涵的“经济特区”。

1980年8月26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批准建立深圳、珠海、汕头、厦门4个经济特区,并批准公布了国务院提请审议的《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至此,经济特区设立的决策和立法程序完成,标志着中国经济特区的正式诞生。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池莲莲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