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 乡音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谭德成 发布时间:2021-02-22 16:29:32 字体:


前几天,堂叔的女儿来电话,说他父亲到重庆来过年,正好我也在重庆女儿家,让我喜出望外。记得上次见堂叔,还是他七十岁生日的时候,一晃又是好些年了。他当时就给我们说,等你们闲一些的时候,我们要像过去团年那样,吃个通天大亮,摆一摆陈年往事,不然再下几辈人,都记不住乡下过年的味道了。我立马在酒店预订了团年饭,邀请堂叔一家子,陪他第一次在城里团年。

堂叔近八十岁了,他膝下两个女儿,都在重庆打工安家了,这次从乡下来,就是想看看他们的生活情况。席间,他情绪激动,喜不自胜,说得最多的就是,现在天天都在过大年!

从他的话里,我深深感受到他从心里流出的满满喜悦和感慨。看看堂叔的穿着,整整洁洁,比当年在农村上街或走亲戚要体面多了;堂叔的口袋也不再羞涩,两口酒喝下去,马上给席上的重孙儿发起红包来;再就是堂叔的精神面貌也很好,稀疏的头发虽然有了浅浅的花白,但是仍然光亮,脸色红润,精神矍铄,说起话来还是像年轻时那样中气十足,声如洪钟。堂叔不停地感叹,没想过能有这样的福气,能在有生之年看见社会发展得这么好,满足了满足了!那些曾经写在书本里、挂在嘴边上向往的电灯电话楼上楼下,全部实现了,而且比预想的还要好得多、多得多!

开心之余,堂叔开始叙说过去过年的情景。那时,物资匮乏,因此把过年看得格外重些,一年到头大人娃儿都盼着望着这一天。现在我还记得,每到十冬腊月就开始盼过年了。杀猪饭、腊八饭、团年饭,想起嘴就馋。灌香肠、熏腊肉、腌猪肝,关不住的香气扑鼻而来。家家户户也开始清檐沟、扫院坝、烧烟堆,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门窗左右窗花对联红红火火。为了过年热闹,宁肯月贫也要年富,把积攒的家底全都亮出来,高高兴兴过年关。

最难忘的就是堂叔家的团年饭。那时每个大年三十,大人在鸡叫时就要把我喊醒,穿上新衣新鞋,举着葵花扞儿捆绑的火把去堂叔家团年。上桌前母亲约法三章:堂叔的父亲,也是唯一健在的幺爷爷,他没动筷,大家不能动筷;吃饭夹菜时,不能丢落筷子、摔烂碗;好吃的先让大人吃。当时我不懂这些,耳朵听着,眼睛却盯着第一个端出来的头碗菜,饥肠辘辘的我已经顾不得母亲的告诫,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大块肉,吃得满嘴流油。母亲的脸当时就黑了下来,眼睛瞪着我,又怕影响大家的团年心情,准备打我的手便收回去了。堂叔在我父辈兄弟中年龄最小,他贴着我耳朵说,莫怕,想吃什么夹什么。后来大家动筷子了,胆子就大些,白米干饭上来,我赶紧去舀了满满一碗。不一会儿,桌上一层叠一层的满桌年饭像削山头那样被削平了,门一打开,鱼肚白的天边渐渐地泛起红云……

屈指一算,距上次与堂叔一起团年,已有四十年了。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在流逝,在改变着我们,也在改变着一切。

真是今非昔比啊!前不久,大河边的一个儿时玩伴打电话给我,喊我回去过年,说了一串串的变化,听着他有些激动的声音,我也跟着兴奋不已,心潮起伏。他说,家家新楼房,水电气跟城里一样,上个街进个城都是车去车回,团年饭也上酒店吃了。当年门前的那坝田,已经不是老模样,像公园了,潺潺流水,四季花开,工厂似的田园,就是你们城里人说的小康那个样子……

一个电话让我久久不能平静,也让我勾沉起许多往事来,但更多的是夜不能寐的感慨!

再过几天,堂叔将要回到大河边的老家了。我托堂叔把我对那片土地的眷恋也带回去,我也好想回到生我养我的大河边……


那个时候的大河边

几间木板房半边街

鹅卵石铺成的路面

溜溜滑滑深深浅浅

四季轮回天晴下雨

一灶柴烟风儿飘散


那个时候的大河边

黄葛树脚下一条船

过河人喊声从不断

来来往往夜夜天天

寒来暑去两条硬汉

一根竹篙见水就欢


那个时候的大河边

渠水满灌的百亩田

年年春绿年年秋黄

起起落落清清闲闲

小溪流过家家门前

一方宁静随心随缘


那个时候的大河边

慢慢的时光水车转

收割的麦子磨成面

粉粉白白丝丝线线

露天晾挂太阳晒干

一捆面条当家过年


心心念念,好想回到大河边

石桥月儿弯,水井镜子圆

青青河边草,再把牛儿牵

看那鸟儿飞,飞到山边边

还有那里的红杜鹃


(写于庚子年除夕)



责任编辑:卢晓龙 全丽 唐浚中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