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 虎峰山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陈正义 发布时间:2021-02-22 14:07:32 字体:


虎峰山让人最难忘的,不是那山,而是那花。

最美是桃花。从山顶望去,低缓的山丘上,一片可人的桃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艳丽的诗句在枝丫上绽放。有的露出胭脂的脸,笑容可掬。有的敞开似火的袄,馨香欲燃。有的拖着美艳的裙,楚楚动人。还有的含苞欲放,一袭娇羞站立枝头。置身姹紫嫣红,心情渐渐暖了起来。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蝴蝶飞来飞去。一枚枚花瓣,随着扇动的羽翼,缓缓飘落在温润的土地上。几户农家,静静地安放一隅,让人不禁想起了崔护那首脍炙人口的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柴扉犹存,桃面杳然,睹物思人,突生几丝桃红色的依恋与怅惘。

看着桃林深处熙熙攘攘的人流,我仿佛才真正明白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蕴藏的真谛。

其次是梨花。“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穿行梨林,没规则的枝头上轻挂一丛丛清丽的花。那朵朵如玉似雪,晶莹剔透,娇微怜人,仿佛轻轻一碰,它就破碎。

花色如月,“占断天下白”,流不尽清雅与圣洁的美。它无意争春却胜过花魁。雍容的唐人,在花开时节聚集梨花荫下,最喜欢用花饰头,款款“洗妆”风韵,飘逸花下。

满山梨花,朵朵是思念。宋代汪洙这样写道:“院落沉沉晓,花开白雪(梨花)香,一枝轻带雨,泪湿贵妃妆。”

小鸟哼着小曲,跳跃在花蕊间,抖落一堆堆“人间之雪”。梅尧臣说“落尽梨花春又了”,春色匆匆,梦断过往,些许忧怨与感伤油然而生。花,终究是要落的。“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惆怅东栏一株雪(梨花),人生看得几清明。”我忽然觉得,生命原来可以活得如此的淡定、深刻与意义。

几个旅人,在煦暖的阳光中倦了,躺在山腰的青石上,放飞了一叠叠清翠的梦想。

第三是油菜花。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进入了一片花海,遮眼的油菜花,芳香四溢,绚丽无比。

一群群蜜蜂盘旋花枝,嗡嗡地闹着。

“儿童疾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想必当年杨万里见到的那派田园风光应如是。

一群少男少女簇拥在小溪边,手捧花瓣,笑翻了天。向空中抛洒的一花瓣,次第落下来,飘浮在溪面,流成了一弯黄澄澄的风景。

桃花,梨花,油菜花,红白黄绿相间,漾荡在美丽的春光里。



责任编辑:卢晓龙 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