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 喝杯茶去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郝安 发布时间:2020-11-18 14:54:59 字体:

 

(一)

沏茶喝茶,有很多的学问很多的讲究。大多数人呢,对此却似乎很随便。书画琴棋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事,茶为其一。如春夏秋冬寒来暑往,阴晴望朔江河东流。平平常常,简简单单。

然而,惟其平常简单,恰恰正是俗中藏雅的好处妙处。有友客来访,献一杯茶,便温馨如归。有句话说,酒是水中小人,茶是水中君子。孰是孰非,不作褒贬。

还是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时,毛泽东毛润之、萧子升萧菩萨仿古人汗漫九垓,历游四宇,身无分文暑假游学,到安化县,为一家新开茶馆撰写了一副对联: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喝杯茶去/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拿壶酒来。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这样看来,酒茶二位,是各有所性,各有千秋,分不得轩轾。

论酒吧,它的哲学在于使人酣畅。李白斗酒诗百篇,豪放至极。杜甫也是将棋度日,用酒为年。苏东坡酒量不大,却嗜酒好酒,无论御赐,还是社酒村酿,均来之不拒。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浅尝小酌怡情,狂饮烂啜乱心。一壶浊酒喜相逢,惯看秋月春风。酒者,实为助兴乱性解忧之物。难怪曹操曹孟德愁时闷时,不忘杜康。

茶就沉稳极了,它的哲学在于使人淡泊。没有听说过谁在喝茶之后兴奋得歌之吼之,舞之蹈之,或在喝茶之后郁闷得觅死觅活的。

泡茶修身,喝茶养性。茶者,人在草木之间也,雅香久远,不黏腻,不疏远,实为自在之物,宁静之物,清纯轻松之物。

许多人都有过这样的体会,一身劳累之后,捧上一杯茶在手,慢慢啜饮,细细品味,就把充满喧嚣充满诱惑的世界关在了门外。疲惫的心灵呢,也会渐次地轻下来,静下来,一直到轻静得如同一池秋水。

(二)

中国是茶树的故乡。

对于这种灌木或小乔木的认识和开发,追根溯源是在公元前2700年,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

这样说起来,是神农发现了茶。史书也有记载:茶“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

其实,真正有据可查的是公元前59年,有个叫王褒的人在《僮约》两处提到了茶:一处曰“烹茶尽具”,一处说“武阳买茶”。这是最早有关茶的文字记载。

至于形成茶文化,还是到中唐以后的事,以陆羽的《茶经》问世为标志。

这样算下来,中国的饮茶史至少有绵长的1200多年。起始,茶叶应用在医药方面,是一味解毒的药方;到公元3-4世纪,茶逐渐作为饮料;到6-7世纪,饮茶的习惯便遍布全国城市乡野,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草根庶民,一概喜欢喝茶,以致成为了一种流俗,一种风尚。堪称举国之饮、比屋之饮。

(三)

阳光、空气、水和运动,这是生命和健康的源泉。

喝茶就是喝健康,茶多酚、咖啡碱、茶氨酸,这都是作用于我们身体的有益成分。

当然,喝茶最直接的功利性目的就是解渴。这一渴望极易达到,也很简单。所谓举杯不过举手之劳。

然而自古到今很多人不甘于此,偏说,茶重在品,叫做三分茶,七分品。《红楼梦》中妙玉的妙论是,喝茶,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还把只是为了解渴的喝法谑之为牛饮。

于是,杨绛总结说,那么喝茶不为解渴,只在辨味。苦涩浓茶,最配细品。

翻检历史,茶和茶文化不言而喻都发祥于中国。应该是从东晋惠元林下之风开始,茶便一直和风雅牵扯在了一起,并以其隽永恒久的文化魅力,慰藉浸淫了我们这个民族几千年。

(四)

中国茶第一次传到欧洲,是在16世纪中叶以后的事。那时的欧洲人还只是把茶叶当作标本来保存。

现在英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少不了红茶。下午,当时钟敲响四下,世上的一切,瞬间为茶而停止。足见红茶已经成为了他们“人权的甜点”,成为了下午茶的代名词。

而红茶的原产地就是中国。

讲究茶艺茶道的日本,起初并不种茶。1168年和1187年,日本荣西禅师先后两次来中国,把茶种带回岛国。日后,饮茶盛行,并在模仿中国茶会的基础上发展了茶道。如今茶道成为了日本国的“国礼”。

因此可以说,日本的种茶饮茶乃至茶道,都源于中国。

一千多年前,茶传播到韩国。一时茶房、茶店、茶室、茶席蜂拥而起,还设有茶日,并生发出以“和敬俭美”为基本精神的茶礼文化。

由是观之,茶实在可以算得上是我国的国粹。

(五)

既为国粹,又是风雅之事,歌茶颂水的篇章便一朝一朝,从过去到现在,如泉涌汩汩咽出,推波助澜,无不尽茶之真,发茶之善,明茶之美。

宋徽宗赵佶,不但能诗会画,还是品茶专家、茶艺高手,著有《大观茶论》,称赞“茶有真香,非龙麝可拟”,以帝王之尊倡导茶学。

一嫩三鲜四绝,则是识茶品茶的知音体己话。

而“扬子江中水,蒙顶山上茶”和“龙井茶叶虎跑水”则并称为茶水双绝。

六一居士欧阳修在他的《醉翁亭记》中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他的《茶歌》中说“亲烹屡酌不知厌,自谓此乐真无涯”。

这都是深谙酒味茶味的精辟之言。

其实,那些钟情迷恋于茶的帝王将相、诗人墨客也确实醉不在茶,而在乎其意其韵。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卢仝就说他的这个“七碗茶”是一种功夫和境界: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玉川子是卢仝给自己取的号。

起尝一瓯茗,行读一卷书。白居易早上饮茶,中午品茶,晚上喝茶,一天到晚不离茶,一生与茶相伴。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在平淡中对一长琴,一壶茶,一溪云,将人生看透,有意做个闲人,尽情享受生活。

陆游爱情仕途都不太顺,却一生和茶结下不解之缘,说“我是江南桑梓家,汲泉闲品故园茶”,只求“饭软茶甘”。

苏东坡呢,着棋,喝酒,还懂茶。他不仅是旷世酒徒,写了《东坡验酒》,也是个中茶杰。他将茶比作佳人,说“从来佳茗似佳人”。这又出言不凡,新颖别致。

想想看,举杯品茗,看一叶叶嫩芽在水中摇曳、婀娜,果然,如戴望舒《雨巷》中那位素雅、纤弱、绢秀的丁香姑娘。

有一首写茶的现代情诗,读来亦很有哲理很是缱绻:如果我是开水/你是茶叶/让你的干枯柔柔的/在我里面展开/舒散/我必须热/甚至沸/彼此才能相溶/在水里相觑/相缠/成一种颜色。

在这里,茶已经不只是自然界最廉价的一片叶子,而成为一片被赋予了文化韵味的象征。难怪连英国诗人拜伦也深情地吟道:我感动了,为你,中国的泪水——绿茶女神!

在这里,喝茶品茶已不单纯是一种生理需要,而上升到了一种更深层次的精神境界,代表着一种文化品位,一种价值取向,一种对情感、对生命的态度。又难怪日本少女出嫁之前,都要研习茶道,以培养优雅文静的举止和高贵脱俗的心怀。

有道是得酒之真味者,不在酒量的多寡;得棋之真趣者,不在棋力的高低。

喝茶品茶,能得茶之真谛者,又何尝在乎茶水的浓淡呢。

(六)

有人说中年如茶。因为人到中年恰如茶冲数道,此时世事盈虚,红尘凉炎都品过看过了,其味虽淡,其情却最为纯真。

再进一步说,何止是中年如茶,整个人生又何尝不是浓缩在了一杯茶中?

沧海人世,沧桑人生,我们每个人不都宛如一片片茶叶,攘攘社会不也宛如浩浩汪洋么?或迟或早人人都要如同茶叶融于水一样,溶汇于纷纭变化的这个大千世界。

大凡人都有过这样的体会和启迪,看茶叶泡在水中,便缓缓地舒展,缓缓地释放出自己的精华。这个缓缓的过程,就是茶叶在完成自己的全部价值。

茶叶是无私的,它的付出是没有任何保留的,而且是可以反复泡的,因而茶叶是高尚的。

人生在世走一遭,他的价值同样在于奉献。你奉献得多,人生的价值就高;奉献得少,或没有奉献,便是浆酒霍肉之徒,一文不值。

无数如张思德、雷锋、焦裕禄这样的共产党员,都在把个人融入社会的过程之中,无私奉献,实现了人生的最高价值。

色清而味甘,微香而小苦。茶叶年年泛绿,年年鲜活,永存永恒。

(七)

说到人生如茶,有一个流传很久的故事。  

人的一生一世,不如意者常十有七八。于是,有人便去问老者。

老者也不答话,先吩咐用温水沏茶。温水沏来的茶袅出几缕水汽,茶叶静静地浮着。

接着老者又吩咐再用沸水沏茶,只见沸水沏的茶叶在杯子里上上下下地沉浮,随着茶叶的沉浮,缕缕清香袅袅地充溢散发出来。

这时,老者道出真谛:用水不同,则茶叶的沉浮就不同。用温水沏的茶,茶叶轻轻地浮在水之上,没有沉浮,茶叶怎么会散逸它的清香呢?而用沸水冲沏的茶,茶叶沉沉浮浮,茶叶就释放了它春雨的清幽,夏阳的炽热,秋风的醇厚,冬霜的清洌。

世间万物,又何尝不若茶呢?那些不经风雨、不曾磨砺的人,平平静静生活,就像温水沏的淡茶,弥漫不出生命和智慧的清香;而那些栉风沐雨饱经沧桑的人,在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人生道路上沉沉浮浮,于是像沸水沏茶一样溢出了他们生命的脉脉清香。

这个故事本身诚如杯中之茶,略带苦涩,却清香可人,耐得咀嚼,经得品味。

(八)

世上纷扰,人间沧桑;来来往往,匆匆忙忙。我们完全有理由留点时间,喝杯茶去。

千万不要以为饮茶是浪费时间。纵使最忙的人,也可以每天腾出一些空闲来喝一两杯茶,静静脑袋,静静心灵。

不苦不涩不成茶,茶实在是宁静淡泊之物。

宁静淡泊的茶,无非两种姿态,沉着与浮飘;喝茶,亦无非两种姿势,拿起与放下。这一沉一浮、一拿一放,而且沉时坦然、浮时淡然,拿得起、放得下,便是惬意人生。

煮一壶风雨,过一段岁月;远方露重,近处茶香。暗香浮动间,风送水声,月移山影。三两盏淡茶的光阴里,每一个人都在修行属于自己的茶道。

惟有淡泊,才能宁静;而惟有宁静,才能致远。

毛泽东终身爱茶嗜茶,更是须臾不能离茶。曾说,我的生活里有四味药:吃饭、睡觉、喝茶、大小便。还引经据典:茶可以益思、明目、少卧、轻身。

艰苦的延安时期,他的窑洞里不能如马克思当年写作《资本论》一样有一张旧沙发,他只有一张旧木床,一把帆布躺椅;也没有咖啡,只有一杯苦茶、两盏油灯、三根蜡烛。在窑洞前作报告,裤腿上赫然两块大补丁,面前的黄土地上摆着一个方凳,凳子上放着一只半旧的搪瓷缸。大家就在凳前席地而坐。前排的人口渴了,顺手端起他的茶缸就喝一口。就在这里,毛泽东运筹帷幄,和他的对手斗法,说要用“文房四宝”打败国民党四大家族。

毛泽东喝茶从不讲规矩,不拘形式。在陕北打沙家店时,三天两夜不出屋,一根接一接吸烟,一杯接一杯喝茶。末了,泡过水的茶叶用手一抠便进了嘴,有滋有味嚼一嚼咽下去。喝掉几十杯茶,打掉敌人一个师。还振振有词,说茶叶和青菜一样也有营养,都吃下去是理所应当的。

壶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毛泽东握茶在手,成竹在胸。任屋外战事风起潮涌,心只在杯口云卷云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九)

茶为物之精,禅为意之魂。故唐代有“茶禅一味”之说,物意精魂,不立文字,直指人心。

唐人刘贞德曾经总结说茶有十德:可以散郁气,驱睡气,养生气,除病气,利礼仁,表敬意,尝滋味,养身体,可行道,可养志。

茶圣陆羽也在《茶经》中说:懂茶之人必定是“精行俭德人”。

这就恰如《离骚》所赋: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于是,当老者活到108度春秋,人们会敬之以“茶寿”。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高人如此,圣人有言,无论雅俗,只管喝茶。那我们何不忙里偷空,把心放在闲处,在窗摇竹影之时,或在月色当轩之际,与所爱的人,或邀上三两知己,对饮互品,喝杯茶去!

鲁迅先生说,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性洁不可污,为饮涤尘烦。喧嚣里,繁杂中,忧乐时,我们需要一本好书,也需要一杯好茶。

 

责任编辑:熊冬梅 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