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老寨人家·老寨系列④租地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黎世泽 发布时间:2020-10-19 10:14:06 字体:

吴姐出院了,老板来到医院,这是吴姐受伤住院数日后,他第一次来医院。他拿着一张纸,捏着一叠钱,叫吴姐签字拿钱,辞工回家。吴姐没有签字,也没拿钱。

“这样就想打发掉,有没有天地良心?”玉英大声嚷。

老板恶狠狠地看看玉英,恶狠狠地走了。

“有王法没?”老板的背后也传来玉英恶狠狠的吼叫,“王法来管!”

玉英带着吴姐走进了法律援助中心。

玉英在餐厅自然是待不下去了,回到餐厅收拾东西走人。餐厅的工友都来看她,都来帮她收拾。她背起行李,工友们默默地跟在后面,把她送到大门口。

老板站在大门口,一腿半跨,身体倾斜,一抖一抖地乜眼看她,“哎——可惜了,好好的高工资不拿。”

玉英冷冷地笑:“乡下女人爱钱,但不爱不干净的钱!”

吴姐的事已委托律师办理,她过两天也要回去,等候律师通知办理结果。她来送玉英,把玉英送上车。

“我们成姐妹吧。”吴姐伸出一根手指,玉英也伸出一根手指,两根手指紧紧地钩在一起,久久没有松开。

“玉英,你善良,能干,一定会过好的。”汽车启动了,把吴姐隔离在了车外,透过车窗,看见吴姐使劲地挥手,使劲地喊:“一定会好的,一定会……”

看着吴姐忘情挥手的模样,听见吴姐隐约呼喊的声音,她泪如泉涌,眼前一切都模糊了。

汽车驶出水泥堆砌的“丛林”,驶进苍翠葱茏的田野。

“王达,还在学习吗?”玉英突然想起在县上学习的王达,拨通他的手机,“我回去了,因为吴姐的事,不在餐厅干了。”

“不后悔,玉英,只要不愧良心。”王达在电话里说,“我马上也要回去了,到镇上搞个培训会,讲讲产业扶贫,你也来听听吧。”

玉英回家后,到镇上参加了培训会。在培训会上,专家们描绘着致富的美好画卷。她看到了蔬菜、瓜果,这些蔬菜、瓜果和她平常看到的不一样,这些是黄灿灿的金子、亮晃晃的银子。培训会结束后,玉英和参加培训的贫困户们还坐上大巴车,到邻村、邻镇、邻县去转了一天,她实实在在看到了培训会上讲的蔬菜、瓜果,那些确实是金子、银子啊!

玉英看着听着走着,脑袋里突然敞亮开来,自己家屋后荒了的山坡,也会长出这样的蔬菜、瓜果吗?她把这个想法告诉给了王达。

“会长出来的,肯定会的!”王达说,“关键在于你愿意让它们长吗?”

玉英坚定地说:“我愿意让它们长!”

“那长什么好呢?”玉英问。

“这个,我也拿不准,找人商量商量。”王达说。

王达来到山坡,提走了一包泥土。几天后,王达打来电话说,根据土壤、气候、降水等分析,很适合种蔬菜、瓜果。

“你看种什么?”王达问。

“你说种什么?”玉英也拿不定主意。

王达思考一会儿,根据市场情况,建议种西瓜。

“好!种西瓜!”玉英坚定地点点头。

王达建议刚开始种植的规模不宜过大,为降低风险,先种一百亩,有了起色再考虑扩大规模。

玉英家屋后荒芜的山坡有一百来亩,她决定承包这片地。

但她的这个决定,还需通过家庭成员的同意。晚上,她和老爸、婆婆、强子在堂屋里召开了家庭大会。议题一个:租地。意见两种:同意、不同意。规则一条:少数服从多数。老爸的态度是:玉英代他表态。强子的意见是:我和爸一样。玉英加上她自己的意见已有三票同意了,看婆婆的意见怎样?

“不同意!”婆婆态度坚决:你们三个合谋欺负老太婆!

“妈,少数服从多数。”玉英要婆婆服从大家的意见,“民主决定,哪里耍阴谋?”

婆婆指着老爸,不依不饶:“一张床上睡了几十年,还是同床异梦。”又指着强子,咬牙切齿:“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就是这样孝敬老娘?”一阵数落后,婆婆捂着眼睛“呜呜”地哭起来。

“玉英,玉英。”这时门外有人敲门,是王达来送西瓜种植的技术书。

玉英打开大门,双手接过书籍,请王达进来坐坐,喝口水。

“胡二娘,你……”王达看见婆婆双目圆睁,刚跨进一条腿,又赶忙退了出去,说句“还要回镇上”,就转身急匆匆地走了。

“走啊,不送了。”婆婆对着王达的后背大喊,“我不是胡二娘,是癫子老太婆!”

玉英赶忙追出去送王达,忙对王达解释:“我妈,不是故意的……”

王达在黑暗中大声地说:“玉英,记住,有机,最健康的有机……”

“看嘛,都跑到屋里来了。”在屋里,婆婆指指老爸“你儿要打光棍了”,又指指强子“婆娘要改姓了”。

“天要落雨娘要嫁,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老爸把头靠在椅子上,悠悠地说。

“不会,玉英不会。”强子小声应和,“衣服穿着,暖不暖和,我晓得。”

原来,婆婆反对玉英租地搞种植,还是怕他和王达扯上关系。但一个拗不过三个,种西瓜的大局定下来了。

屋后山坡是几十户人的包产地,玉英就挨家挨户洽谈租地承包。大多数人出去了,只有极少数人在家,玉英就一个个打电话。“好啊,土地荒着也可惜。”人们纷纷表示愿意租地。通过十几天的努力,基本谈妥租地事宜,只有一户不同意, 就是丁二。

“丁二,请你喝酒。”

“地荒起,我高兴。”

“丁二,请你洗脚。”

“地荒起,我快乐。”

玉英没辙了,一脸愁苦,找到王达商量。王达欲擒故纵,说冷落冷落他,暂不租他的地。但突然又发生了一个新情况,十几户人突然反悔不租了。

“咋办呢?”玉英一连几天吃不好,睡不着。

“肯定是丁二捣的鬼。”王达说。

“奶奶的!”玉英大骂。

“莫急!”王达说,“我去会会他。”

几天后,玉英接到王达从西昌打来的电话,“搞定了,丁二签字了。”

王达风尘仆仆地从西昌赶回,递给玉英一张纸,是租地协议,“乙方已经签了,请甲方玉英老板签字。”王达笑着说。把丁二说妥了,其他十几户人也就迎刃而解了。

“都说你们基层干部是万金油,我真是见识了!”玉英对王达除了感激之外,还有由衷的敬佩,同时也满脸疑惑。在自己面前像“钉子”一样岿然不动的丁二,王达走一趟,咋就拔了?

原来,王达到西昌联系到当地政府,当地政府找到管丁二的小领导,这才做通了丁二的思想工作。

王达说今年只有一两个月了,时间渐渐紧起来了,要赶快开荒整地,明年开春就要打窝栽苗。说着说着,王达又从口袋里掏出厚厚的一沓钱:“赶快把租金给了,钱多钱少,乡亲们图个热闹,我们讲个诚信。”

是的,地租下了,马上就得给租金,但前几天玉英送老爸去了医院,花去了家里的积蓄。正在为钱发愁的玉英,感叹王达真是雪中送炭。

“记住,有机,最健康的有机。”在银行里,王达签完贷款担保的字,又叮嘱。

“嗯嗯!”玉英伸出手,坚定地比出胜利的手势。



责任编辑:熊冬梅 全丽 唐浚中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