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人物风采> 详细内容

韦永胜:他在中益乡扶贫,写出十万字扶贫札记

文章来源:重庆日报 发布时间:2020-10-18 08:56:56 字体:

韦永胜给留守儿童辅导作业。(受访者供图)

10月14日深夜,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坪坝村村委办公室的灯仍亮着,第一书记韦永胜披着一件羽绒服正奋笔疾书。两天前,他巧妙调解了老屋基公路扩宽中出现的矛盾,他要将这事的经历及感悟写进扶贫札记《坪坝花开》中。

韦永胜原是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教研员,2017年,他主动请缨赴中益乡成为一名村干部,此后便将满腔热血的扶贫豪情、大胆创新的扶贫方法、敢于斗硬的扶贫干劲倾注坪坝村,带领当地群众摘掉了贫困帽。

驻村三年多,韦永胜常常在夜深人静时,将自己平日里探索的扶贫经验、精彩案例及反思感悟写下来,形成一本十万字的扶贫札记——《坪坝花开》。

“教书育人的方法,用于志智双扶的脱贫攻坚战,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为何要写《坪坝花开》这本书,韦永胜接受重庆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驻村干部要做好建设者,但更要站得高、看得远,当好思考者和研究者。

《坪坝花开》之拔穷根——

“三三联动”实现志智双扶

中益乡是重庆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而坪坝村又是中益乡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深度贫困村,2016年的贫困发生率高达23.4%。《坪坝花开》的开篇之作,就是记录韦永胜初到坪坝的所见所感。

“公路坑坑洼洼,农房破破烂烂,信号时有时无……说实话,坪坝村比我想象中更贫穷。”初到坪坝村,韦永胜暗自捏了把冷汗:这里的条件想要脱贫,是个挑战!

通过一个多月的走访调研,韦永胜发现了两个致贫根源,一是村党支部组织涣散、凝聚力不强,二是群众等、靠、要的懒惰思想尤为严重。

韦永胜提出“三三联动”,即,通过提升支部组织力、强化党员带动力、激发群众内驱力等“三力”并举,构建“集体经济组织+龙头企业+农户”互利链、“党员干部+贫困户”亲情链、“村支部+党员+贫困群众”责任链,实现“三链”共生。同时开展“建甜蜜家庭·开创新生活”“建甜净院落·展现新面貌”“建甜美乡村·培育新风尚”行动,实现“三甜”互促。

村党支部带领群众发展中药材、有机水稻、“后备箱经济”等2000余亩;党员和热心村民主动帮助独居老人解决困难,村民为修路主动迁坟、捐地、出力……“三三联动”抓党建促脱贫立竿见影,不仅让坪坝村的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党员先锋模范作用显著增强,就连老百姓的精气神也焕然一新。

《坪坝花开》之找富路——

民宿旅游带火全村经济

中益乡官田场镇有赶场的习俗,韦永胜经常利用赶场的时机,观察贫困户的生活状态,并与之交流谈心。

看到坪坝村的贫困户,赶场时拿起心仪的鞋子,却因为舍不得花三四十元买又放下,他就紧随其后把鞋子买下来;有时,他还特意去购买一些生活用品,为帮扶的几个贫困户送去……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怎样才能让贫困群众在家门口就能增加收入?韦永胜在《坪坝花开》里重点记载了村里改革创新,带领群众找寻致富路的有益探索。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不能让坪坝村的‘金山银山’一直沉睡着,村企业、村集体经济必须‘破零’。”韦永胜将眼光瞄准了村里正在新修的旅游公路,这条长达19公里的沥青路是中益乡连接黄水镇的重要通道,“黄水凉快,坪坝也凉快。我们也可以搞民宿,让黄水的游客分流。”

韦永胜的建议让不少公路沿线的村民跃跃欲试,想要改造农房发展康养民宿旅游经济。2018年3月,村里成立了集体经济组织——康凯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准备发展康养民宿带动村民发展旅游经济。可是,虽然公路沿线的农房由政府统一进行了“蜜蜂小镇”的风貌改造,但贫困户要改造成民宿还需投入一大笔钱,资金哪里来?

韦永胜带着村干部找到驻乡扶贫工作队成员之一——农业银行重庆市分行巡视组调研员韩玉川,说服农业银行推出全市首笔农房贷款——“中益·‘黄水人家’”康养民宿旅游贷。只要从事“黄水人家”康养民宿旅游且符合条件的村民,均可申请最高30万元免抵押担保贷款。一时间,村民们奔走相告,有8户村民向农业银行提交了贷款申请,共获贷款122.4万元。

如今,坪坝村已建立精品民宿旅游为主体的康养旅游体系,每天能够接待游客500人以上。其中,“大湾”民宿和坪坝客栈带动黄水人家38户,大湾、白果坝、窑厂和向家坝形成了一条闭合的旅游环线。

2018年,坪坝村整村脱贫。2019年,全村户均增收3000元以上,村集体经济产值突破100万元。

《坪坝花开》之解矛盾——

“贵和工作法”涵养文明村风

韦永胜发现,村里的基础设施建设日新月异,产业发展如火如荼,但群众的法治观念淡薄,遇到矛盾纠纷往往意气用事。

《坪坝花开》记录了韦永胜创新运用的一个妙招——“贵和工作法”,即由综治干部、律师、乡贤、群众等组成“贵和调解队”,坚持民为先、和为贵、善作魂、情为民、法为底的工作理念,融合运用法治、自治、德治相结合的调解手段,化解基层矛盾纠纷。

“我们在盘活土家吊脚楼传统院落白果坝项目时,因为入股村民意见不一致,差点没搞成。”韦永胜介绍,白果坝民宿改造项目启动后,村民黄某因在房屋相关设施入股方式上有异议,不同意在征收合同上签字,导致整个项目不能顺利实施。

韦永胜带着几瓶酒上门,从吃闭门羹到遭受白眼再到称兄道弟,韦永胜三顾茅庐宣讲、沟通,听取诉求,最终说服黄某顺利解决问题。

“每一个矛盾纠纷,都有一把打开的钥匙。”韦永胜说,“贵和工作法”有两个法宝,首先是要保证群众切实利益,其次要用真心打好感情牌,争取群众支持。2019年,该村采用“贵和工作法”化解各类矛盾纠纷100余起,调解成功率达100%。

责任编辑:全丽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