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建>作风建设>反腐倡廉> 详细内容

忏悔录(10)丨妻子的违法所得就是我的受贿金额

文章来源:《党员文摘》/《党员干部之友》 作者:曹勇 发布时间:2020-10-14 11:22:44 字体:



收受巨额贿赂,自毁大好前程

2008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这一年我取得了事业和婚姻双丰收。2008年2月,我与妻子登记结婚,2008年4月,我履新任淮南市市长。现在看来,2008年也是我灾难的开始。我已经查清的违纪违法事实,均发生在任市长这五年与婚姻这五年的重合点上。

国投新集是坐落在淮南的一家央企、上市公司。因我的职权和影响,加之我妻子是威钻公司实际控制人,威钻公司不仅顺利成为国投新集的供应商,而且供货价格还比较高。五年多来,威钻公司在国投新集获得利润超5000多万元,其中非法所得1800多万元。

我仔细算了一下,我在淮南工作1782天,国投新集每天都在使用威钻公司的钻头,我每天不知不觉受贿一万多元,从而构成我1800多万元的巨额受贿。

浙江瑞通公司是参与淮南建设的施工企业,替政府修了几条城市道路,工程额达6亿元。瑞通公司老板陈某善于走“夫人路线”,他时常在合肥与我妻子见面喝茶。2010年底,两人喝茶时,陈某说打算在合肥买一处房产作公司办公用房。随后两人商定将威钻公司绿色港湾别墅卖给瑞通公司,结果售价高出市场价300多万元。

交易后,陈某就政府欠瑞通公司的工程款一事找过我,我给时任淮南城建投资公司总经理鲍某打电话,请他在年底拨付工程款时予以照顾。

有一次,我妻子说,国投新集及刘某对她企业都很照顾,是否对刘某表示一下感谢。我说不用了,我作为市长也为他们公司协调解决了不少事情。作为丈夫,我也不能脱俗,国投新集的事,能办的还是尽力快办。

浙江瑞通作为一家外来企业,更需要一棵大树来遮风挡雨。急于寻找保护伞的陈某终于从绿色港湾中打开了缺口,从而与市长家庭形成了利益链条。

这两起巨额受贿,让我深刻认识到既没有管好自己,也没有管好家人,“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教训极其深刻,贪欲自毁前程。

官商模式家庭,滋生腐败温床

我与妻子“无心插柳”形成官商模式家庭,本以为是一条通往既富又贵的最佳路径:我挺直腰杆做官,拒金钱于千里之外;她依法经商办企业,为家庭积累财富。可谓富贵兼得,名利双收。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是多么幼稚、多么荒唐。

在官商家庭中,我扮演了丈夫和市长的双重角色。每当看到妻子疲惫的身影和疲倦的面容,我作为丈夫感到心痛。每当听到妻子经营的公司出现问题,我作为市长就有出面的冲动。这种双重身份,让我的感情和理智经常发生碰撞,一会感情占上风,一会理智占上风。对待妻子经商办企业,作为市长,我总体是理性的。但是作为丈夫,仍犯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错。

在国投新集和浙江瑞通两起受贿案中,无论是作为市长的丈夫,还是作为丈夫的市长,在婚姻、在官商家庭面前,我作出了艰难的选择。我知道,我的一句话、一个招呼,比她跑上一百趟效果还好,举手之劳又何必让她如此辛苦。

在家庭中,她经营所得收益,我和家人也都是有所享用的。她装修豪华的恒大华府,我居住其中;她公司购买的高档轿车,我也经常乘坐;她拿出100万元资金帮助儿子创业;她花50多万元买一套商品房,让我的父母居有定所。

实际上,我妻子的公司作为国投公司的供应商,在我就任淮南市长时就应中止合同,退出市场。我却掩耳盗铃,认为是央企,不属于我管辖。其实央企在地方,与地方藕断丝连,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是很难发展的。我不但未让其退出,反而还为她公司参与国投新集新一轮招投标打招呼。

理想信念动摇,清廉底线不保

我一直在反问自己,为什么理想信念动摇?关键时刻甚至把理想信念抛之脑后?究其原因,还是讲党性、重品行、作表率不够,秉公用权、廉洁从政不够,一身正气、一尘不染不够,常怀律己之心,常思贪欲之害,常除非分之想不够。

工作交往中,特别是在淮南工作期间,我数次收受烟、酒、茶叶、衣服、手机等物品;多次收受购物卡、加油卡等。儿子合肥的企业在淮南开了一个门面,销售富光杯,我不仅没有制止,反而直接或间接给中化三建、中石化安徽分公司等单位打招呼,从中获取不当利益。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跳出农门走进大学校门,得益于党的高考制度恢复;从大学校门跨入工厂大门,得益于党的大学生分配政策;从工厂门到机关门,得益于党的公开选拔干部制度。13年厅(市)官路,经历五个岗位,每个岗位都体现了党对我的培养与重用。我却不思感恩、不去珍惜,给党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我感到十分痛心和自责。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深深地感到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亲人。我只能以余生的积极作为,向党赎罪、向人民赎罪、向亲人赎罪。

责任编辑:李微希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