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 打鼾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陈正义 发布时间:2020-10-13 14:52:52 字体:

 

打鼾不分性别。上了点岁数的人,很少不打鼾的,特别是在身心俱疲的时候。

归纳鼾声,林林总总。有的平稳有序,娓娓“吐”来;有的时断时续,断时让人揪心,以为断了气,突然又长吐一气,提到嗓子眼儿的惶恐,随着起死回生的鼾声才算落了地;有的喃喃自语,嘴里还不时发出咂咂咂的声音,好像在吃东西,很享受的样子;有的此起彼伏,哼唱一首听不懂的异域曲子,间或还配上一段浪漫主义的交响乐;有的轰轰烈烈,鼾声如雷,自己都能听见自己的鼾声。

我原单位有个胖司机,鼾声穿透力强,几百米外都能清楚听见。怕影响办公,领导找他谈了话,第二天他就失踪了。领导派人到处寻找,侦察力强的同志循着隐约的熟悉的鼾声,在附一楼车库的轿车里准确地发现了他。

鼾声分贝大了,对他人作息实在有影响。我有一位k同事讲述了他的一次经历。他和同性的J同事出差,就寝时,出于礼貌,他对J同事说:“我晚上打鼾厉害,怕你不能入睡,你还是先去睡吧。”J同事遵命入睡不久,K同事就后悔不已,他压根儿没想到“江湖处处有高人”,J同事的鼾声比他打得还给力。

我有次到瑞典,与一位身高体大、广东籍的“团友”同住。为了制止他如雷的鼾声,我可谓绞尽脑汁,尝试了很多办法。先是假装辗转反侧,尽量弄出“身”响,借此影响并改变他鼾声的走向。战术失败后,我又找来棉球塞住自己耳朵,鼾声倒是小了,可更不能入睡了,因为塞耳实在不是一种好体验。后来干脆拿来一串金属钥匙,趁他鼾声曲线走高之际,立即用钥匙零乱地敲击床头柜,在鼾声低迷时抓紧入睡,没想到金属声一停,他的鼾声又起。就这样,眼睛连续工作,加之“倒时差”的折磨,身体几近虚脱。第三天,我就搬到了隔壁老乡房间“打地铺”,总算安稳地度过了以后的日子。

据经验人士介绍,睡觉姿势对打不打鼾或鼾声分贝影响很大,几乎起决定性作用。平躺是打鼾频率或鼾声“GDP”最高的姿势,所以制止或减弱打鼾的有效方法,就是想方设法让打鼾主体侧睡。

打鼾虽然让人不习惯,甚至令人心烦,可一旦听鼾成了习惯,听不到鼾声又不习惯了。有位已婚女士说,要是哪个晚上她听不见丈夫的鼾声,心里就不踏实,整晚也睡不安稳。偶遇丈夫出差,她还把专门录制的鼾声放在枕边回放,才能安然入睡,已成“鼾声依赖”了。不过,这也告诉了我们一个“生活哲学”:打不打鼾或者鼾声大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内心有多安宁。

记得我老爸也打鼾,他的鼾声内敛,总体上属于中等水平。小时候,最喜欢听老爸打鼾,只要他一打鼾,我的心情就最放松,感觉很祥和。最可人的是,可以趁机跑出去在附近玩耍,暂时逃避做作业的烦恼。若偶尔玩性大发,便和小伙伴们悄悄地用毛茸茸的东西刺激老爸的鼻孔,鼾声立马变小,鼻尖哆嗦了几下子,鼾声又恢复了原状。可爱的老爸已离开我多年,现在想听也听不见他的鼾声了。面对浩渺的天空,我有时会突发奇想:滚动多样的雷声,莫非是他玩弄的艺术的鼾声?



责任编辑:全丽 唐浚中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