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 抚仙湖环湖记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李立峰 发布时间:2020-10-10 14:08:25 字体: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我们沿湖自驾,一路漫无目的地漫游。

一路上,不时可以看到停车驻足的游人,在寻找自己的风景。

我们曾在帆船基地逗留。碧海蓝天,白帆点点。人乘其上,时而平稳,时而倾斜,时而高大,时而渺小,很容易生出大海的感觉,也容易放飞自我。

在帆船基地附近,是一个小村落,叫海关。村子的一半被开发成民宿,四处花开,游客排队入住,云贵川渝桂的车牌随处可见。

重庆人出游喜欢向西。这不,偶遇重庆老乡,免不了要搭讪,得知他们自驾来此,途经贵州,一路走一路游,很是安逸。

在民宿之后,是当地居民的静福客栈,一棵百年老树屹立房前,把枝蔓伸过河沟,仿佛在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

我越过小桥,一大叔捧着碗,热情地请我吃饭。纯朴的乡情扑面而来。我乘兴参观了住处、餐厅,留下了电话。或许某一天,我会在此逗留数日,深度体验湖滨生活。

一路走一路停,原生态的湖边,才是风景佳处。

海关,海口,海镜,海门,依次映入眼帘。

我们在海镜村停了下来。一打开车门,浓烈的鱼腥味便传入鼻中。我们信步来湖边。湖边停靠着一艘艘渔船。

黄大爷今年62岁了,皮肤黝黑,身体健硕,打了一辈子鱼。一旦闲暇,便捯饬水烟,漫不经心的与我们闲聊。

这水烟筒多是竹子或者水管做成,有成年人胳臂粗细。烟丝是金黄色的,如同棉花一样。在当地,一斤是一公斤。一公斤烟丝,要吃上好几个月。

渔民生活总是令人好奇,每个人都有一篓子故事。在黄大爷的方言声中,在他的水烟气中,我们听到了好奇,听到了友善,听到了幸福。

黄大爷告诉我,目前正是开湖期,但是捕捞受到严格限制,大鱼不能捞,小虾不能捞,只能捞一些抗浪鱼之类的小鱼。为子孙留下资源,很是必要。

抚仙湖盛产一种泛着蓝色鳞光的抗浪鱼。在每年的渔汛时期,抗浪鱼会成群结队,蜂拥湖边,村民利用抗浪鱼喜欢上水的特性,便用水车风鱼,留下千古佳话。抚仙湖中的青鱼、白鲢,大的有上百公斤,四五十公斤很是常见。只是如今,不让捕大鱼。

黄大爷住在湖边的窝棚里,被潜水公司聘为救生员。闲暇之时,不时驾船带着小孙子游湖。

渔船很窄,摆动较大,容易晕船。出湖时,孩子却坚持坐在船头。下了船,不时在渔船上爬上爬下,不时又下到湖中。湖边的孩子,从小就皮实,练就了水上生存的本事。

除了日常的琐事,看似风平浪静的湖中,却从来不乏惊心动魄的故事。

黄大爷说,几日前,一女孩潜水昏迷,被黄大爷救上岸,然后打了120。万幸的是,经过抢救,女孩脱离了生命危险。前天,一名女孩潜水,被渔网挂住,大呼救命,黄大爷出手相救,才避免意外。

像这样的救人故事,已经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

“你是好人。”黄大爷说,这是他帮助一位87岁的老人后得到的评价。

一次,这位老人从湖对岸下水,游到黄大爷这里,迷了方向。黄大爷赶紧拿出毯子,驾船送老人回家。黄大爷说,人要善良,多做好事。

当地老人多长寿,主要是喝了这清澈的湖水。抚仙湖是一类水质,可以直接饮用。湖边110米范围内,所有建筑也都被拆除。

中午,在黄大爷推荐下,我们在一家客栈吃午餐,照例是铜锅鱼,一清汤,一麻辣,两个蔬菜,甚爽。

客栈黄老板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祖先定居此地超过了四百年,原在湖边做餐饮。饭店拆迁以后,他在澄江城区分了一套房子,还得到了一些补偿款。自己盖了这栋楼,有十几间客房。夏天的时候,很多川渝人来此避暑。冬天的时候,很多内蒙古和东北人来此避寒。自己做饭,一天住宿只收四十元。

如果房屋用于出租,一年收租就可达十余万元。“别人能做生意,自己为啥不能。”黄老板说,比起当包租公,他选择了自己干。附近已经规划湿地公园,等公园建成,客栈生意必定大好。

午饭后,乘兴出湖,泛舟湖上,水天一色,心旷神怡。

在抚仙湖近百公里的环湖公路上,景点星罗棋布。月亮湾,星空小镇,孤山岛,禄充,还有数不清的鱼洞,等待下次一一踏访。

假期和朋友,是人生顶美好的两样东西。有假期没朋友,是孤独的。有朋友没假期,是忧伤的。唯有二者兼顾,才可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同时洞见彼此。

尽管是半日环湖,但抚仙的湖云,渔民的故事,同行的亲朋,早已经走进我的生命,成为内心珍贵而又绵长的回忆。

 

责任编辑:卢晓龙 全丽 唐浚中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