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 雨中磁器口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陈正义 发布时间:2020-10-09 16:19:19 字体:

小雨如蝉翼扑闪脸庞,缥缈而惬意。

好久没在雨中漫步磁器口了。

一条石板路把我的思绪拉得很长。

我想不通明朝建文帝允炆,为何削发隐避宝轮寺?我想不通一块普通得斑驳的木板,竟能生出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徐悲鸿、傅抱石、王临乙、丰子恺、巴金、冰心……云集于此,甚至“华子良”也把它作为接头的地点。

于是我油然而敬畏。

凤凰山的奥妙不能意味。

十五年前,因为工作在四川外语学院(现四川外国语大学),我时常和它亲密接触。

溺而不坠的吊脚楼,木桌、毛血旺、麻花鱼、青菜、小酒……欢愉的音波,就是我和学生们的全部。

至今也忘不了我们雨中躲匿涵洞点烛夜话的情景。整个洞里都碰撞着高谈阔论、激情与梦想。没有倦意,没有害臊,也没有嘲笑。每张脸都充胀着青春,每个人都心存干爽。

风过花落,物是人非,牵动了一丝紫丁香的伤感。

一双双拥挤的高跟鞋踩碎了我的思绪。

从众与盲目,是现代人的一大诟病。

我承认“陈麻花”很可口,但我惊诧甚至耻笑雨中“长龙”、专购一家者的执着。

商业的伎俩让这个古镇不再有完整真实的睡眠。

光着膀子喝酒的汉子,抖落满身骂声的艄公,千人拱手、万盏明灯的繁华,都已成久远。

我被眼前的一幕所感动。

树枝上的两只鸟儿,时而温柔地互啄受伤的羽毛,时而扑哧在散乱的窠巢,跳跃的不是报怨和哀伤,而是感叹缺乏绸缪。

其实,人生何尝不是需要如此帮扶和准备?一次次在风雨中弥合伤痛、站立勇气、找回一方干爽的天地!

“月光下面的凤尾竹,轻柔美丽像绿色的雾。竹楼里的好姑娘,光彩夺目像夜明珠……”是谁在拨弄那轻婉多情的葫芦丝?让我心软,使我迷醉,每每听到它,都会想起迷恋的南国,牵出最爱的人。

推开木窗,一颗露珠站立未稳,跌落时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一记帆影漫不经心地丈量着嘉陵江的历史。

静静的嘉陵江,你从哪里来,又将流向何方?

一袭花香浸进来。

我忽然想起了老家的小院,那里住着我的童年和家人的心事。

雨后洒落一地的黄桷兰花瓣儿,香飘满院。


责任编辑:卢晓龙 全丽 唐浚中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