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寒深露重:向秋的终点做着最后的冲刺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郝安 发布时间:2020-10-08 09:25:52 字体:

秋分过,寒露起。斯时,太阳运行到黄经195度。寒深露重,将欲凝结,故名寒露。

节令本来就是一个运动着的概念。它依照的是宇宙运行规律,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圈,因所处位置不同,就分出二十四个节气。三皇五帝,四方八极。就如眼下欲说还休的秋天,从立秋到处暑、从白露到秋分,就这样相跟着,一路风急天高,雨收云断,节节递进。但凭栏悄悄,浮云倏忽,原来已到了寒露。

发威的秋老虎刚刚转身离去,秋老五就带着冬天专属的寒字,携着一股寒气扑面上场了。较之“露凝而白”之白露,寒露寒意更甚;再过半月,就将是“凝结为霜”之霜降了。袅袅凉风动,凄凄寒露零。萧萧秋意重,依依冷色浓。这是一个阳气渐退、阴气渐生,承上启下、承前启后的交替时节。多事之秋,寒暑循环;多情之秋,冷暖瓜代。它在向秋的终点做着最后的冲刺。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残秋将尽,孟冬要来;秋天苍凉,冬日凛然。随着气候由热转冷,自然界万物亦逐渐萧条。喓喓草虫,趯趯阜螽。岁聿其莫,日月其除。这个时辰又叫老秋、穷秋。俗话穷秋九月衰,正断鸿声里,立尽斜阳。时光也似乎在慢慢衰老,难怪藏在草丛里的蛐蛐蚂蚱蹦蹦跳跳,凄凄缠绵,鸣奏着时间和生命流逝的挽歌。

悲哉!秋之为气,寒露洗清秋,荷残蝉噤也。萧瑟兮,寒露沾襟,云悠风厉,草木摇落而变衰。以万物之寥落,念己身之有限。肇始于《楚辞》,人皆为刍狗,俱悲秋也。其实,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秋风扫落叶,不是树不挽留,也不是风不正经。这是生命轮回,季节变换,谁也带不走谁,谁也留不住谁。花开是画,叶落是诗;花开不喜,叶落不悲。江城如画里,山晓望晴空。秋意深浓,秋色向晚,不妨效法润之,独立寒秋,看万山红遍,激扬文字,挥斥方遒,任那望穿的秋水翻山越岭,蜿蜒北去,把天地人世带入下一个节气,将所有的离愁别绪、伤怀感叹、沉郁惆怅,都一把束之高阁,凝结成霜。

世间万物,皆生于春,长于夏,收于秋,藏于冬。人生,山一程、水一程;岁月,深一道、浅一道。无论农桑风物,还是起居行止,都在跟着节气过日子。春夏秋冬,每一季每一阶段都有不同的景色,不同的景色有不同的景象,不同的景象有不同的景胜,不同的景胜有不同的景致,或浓或淡,或苦或甜,都在点缀、丰富、累积着人生。

无边落木萧萧下,半江瑟瑟半江红。秋天,是四季当中的第三个驿站;寒露,则是秋天中的秋天。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不管初度幼年、孩提童年,还是志学少年、碧玉青年、不惑中年,甚或花甲、期颐老年,最美的风景一直在路上。无论走到生命的哪一个阶段,都应该欢喜那一段时光,欣赏和享受那一处那一刻风景。烦恼天天有,不捡自然无。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秋空一碧无今古,不念过去,不畏将来;知忘是非,心之适也。

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叶声落如雨,月色白似霜。森森万树竞相抖落满身的缤纷;突然来去的秋风,扬起又落下赤橙黄绿青蓝紫团团色彩。满蓄春雨、夏阳、秋露的片片树叶,完成了最后的颤抖,飘入大地怀抱。霎时,便静美时间,函藏了整个秋天。

其色惨淡,烟飞云敛。这多事亦多情的秋啊,吹走的是枯萎,迎来的是新生。天地换装,物我两忘。眼下虽是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其实走着走着,又会草吐绿,叶繁茂,花灿烂,一抹抹、一簇簇、一丛丛,又会重新长满树梢。

秋去冬来,晨昏日暮。生命来来往往,岁月不紧不慢,万物自有其道。致虚静,守静笃。尽其在我,听其在天。则善哉幸甚,所有美好都会如期而至。



责任编辑:卢晓龙 全丽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