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详细内容

故事|抗美援朝老兵易禄亨的烽火往事(七)最后的尖刀

文章来源: 作者:冯驿驭 发布时间:2020-09-17 09:10:04 字体:

抗美援朝战斗英雄易禄亨所获的奖章

1953年7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决定对韩军发起“金城战役”。

此时的易禄亨,因为作战表现优秀,已经成为了一名“尖刀班”的班长。

所谓尖刀班,就是在战斗中冲锋在最前、承担关键任务、拥有强大作战能力的部队,是部队中的精英。

在这个十三人的尖刀班里,岁数最大的是副班长,时年23岁,班长易禄亨时年仅18岁。

1953年7月13日,志愿军第20兵团对韩军驻守的轿岩山发起了进攻。

易禄亨的任务是带领全班炸毁敌人的五座机枪碉堡,为后续的大规模冲锋扫除障碍。要炸毁敌军这些隐藏在掩体后面的火力点,就需要勇敢的尖刀班战士摸近碉堡,将爆破筒捅进碉堡后拉线引爆。

因为爆破筒爆炸威力大、延时难以掌握,加之敌军火力覆盖严密,所以这项任务极其危险。

尖刀班克服万难,摧毁了五座碉堡中的四座。现在,在他们战线前方,只剩下最后一座仍在吞吐着火舌的机枪碉堡了。

“怎么敌人的机枪还在叫!”

在易禄亨附近的战壕,即将带领步兵进行集团冲锋的指挥官焦急地喊了起来。原来那没有被摧毁的第五座碉堡仍吞吐着火舌,里面的“联合国军”士兵仍在操纵机枪,对中朝联军的步兵形成火力压制。

几分钟后,中朝联军就将对轿岩山阵地发起总攻,届时,若这座碉堡仍然存在,它将对步兵集群造成巨大的伤亡。

“走!”

易禄亨喊了一声,环顾四周,才发现尖刀班除他之外,十二名战士已全部牺牲。他们有的在执行爆破任务途中未能成功穿越火网,有的则是完成任务撤回阵地后中弹倒地。现在,尖刀班只剩下班长易禄亨一个人了。

“我去!掩护我!”

易禄亨知道,现在他必须独自一人完成尖刀班最后的任务。他给友邻部队丢下一句话,就抄起了长矛一般的爆破筒,准备爬出战壕,潜入战场。

走出去不远,易禄亨发现听不到己方机枪手掩护射击的枪声。他回头一看,只见负责掩护尖刀班执行任务的机枪阵地刚刚被敌军摧毁了,机枪手牺牲,那挺重机枪也被打成了两半。

掩护火力已经被摧毁,若是继续行动,极有可能刚走出战壕,就葬身于敌军的火网之下。

可片刻之后,大部队就要发起冲锋,这些机枪碉堡若不及时拔除,后续进攻的部队可能会面临更大伤亡。

易禄亨顾不得那么多,他铁了心要炸毁任务目标中的最后一个碉堡,要为牺牲的战友报仇。

枪林弹雨里,易禄亨提着爆破筒离开了战壕,暴露在了敌军的火网下。

只见他低着身子,隐蔽又轻巧地向那座吞吐着火舌的碉堡前进,灵巧地在各个弹坑之间转移,避开了各种各样的子弹和弹片,终于抵近了任务目标,爬到了那座碉堡的顶上。

在这段残酷的战斗里,易禄亨脚趾被炸断半根,全身多处负伤,血流不止。他丝毫顾不得全身的疼痛,举起那支外观像冷兵器却有着巨大杀伤力的爆破筒,就像古代的勇士用长矛捕猎猛犸一般,用力地捅进了这座碉堡的顶部。

紧接着,易禄亨拉下了爆破筒的引线,随后身子向侧面一扑,跳进了碉堡旁的土堆里。

“轰”的一声,爆破筒成功在碉堡内引爆,给里面的敌人带来了灭顶之灾。尖刀班的任务终于完成了,这个一直吞吐着火舌的敌军火力点不复存在了!

可那爆破筒爆炸延时太短,易禄亨跳进土堆刚翻滚了两三圈,便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掀了起来,又被横飞的碎屑击中头部昏迷了过去。几秒之后,被炸上了天的尘土落回地上,把易禄亨埋了起来。

敌人最后一座机枪碉堡在一阵爆炸之后“哑火”了,步兵指挥官命令司号员吹起冲锋号,对敌军的轿岩山阵地发起了全面攻击。

“同志们冲啊!”冲锋号的号声响彻了这片战场,无数志愿军战士呼喊着越过了一座座碉堡的废墟,冲上了敌人原以为坚不可摧的阵地。

而此时,埋在尘土下的易禄亨还生死未卜。

责任编辑:冯驿驭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