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 麦子④麦子回来了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黎世泽 发布时间:2020-09-14 10:47:20 字体:

生产队马上召开社员大会。

在队长“咣咣”的锣声里,生产队的男女老少带着凳子,从四面八方陆陆续续聚到公房前的晒坝里。除王聋子没来外,每家每户都来了。小镰刀也随着人群站在角落里。

会场出奇的安静,虽然阳光普照,春意盎然,但晒坝上空仿佛压迫着拨不开的浓雾,不像以往乱嚷嚷的一锅粥。

这次开会,社员们都沉默不语,一会儿左瞅瞅,一会儿右看看,然后又定定地望着“主席台”。“主席台”其实就是公房屋檐下一尺高、两尺宽的泥土阶檐,队长和副队长在“主席台”上一左一右正襟危坐。社员们看见队长满脸肃然,再加之穿上了他那件当家的半新的蓝咔叽中山装,更透露出无限的威严,使头顶的浓雾一层一层加厚加重。

队长端起大大的茶盅,小镰刀看见茶盅外面连同盅把全是黑黑的“茶脚子”。队长重重地喝一口,“呱”,吞得响亮。小镰刀仿佛闻到了“茶脚子”浓浓的腥臭味,张张嘴巴,想吐。

“你们说说,说说。”队长开口说话了,要家家户户谈谈意见。

全场寂然,没人说话。

队长扫视全场,良久,依然没人说话。

这时,一阵微风吹来,溢满了麦苗的清香。春雨过后,麦苗正拔节长高,再过一月,满坡的麦地就要抽穗灌浆了,又过一月,就是满地金黄了,那时,就可以吃新麦子粑粑了。想起新麦子粑粑,小镰刀咂砸嘴巴,口水直流。

“副队长,你说说。”队长点名道姓了。

副队长咧咧嘴。

“李木匠,你说说。”

李木匠嘟嘟嘴。

“周石匠,你说说。”

周石匠翕翕嘴。

……

全场寂然,没人说话。

“……坚决批,坚决斗……”旺发突然嚷嚷,得意地望望坐在晒坝角落的绣花。他响亮的声音把大家吓了一跳,大家转头来望着他。

队长正襟危坐,不动声色。良久,望望绣花。

“绣花,你说说。”

绣花抱着幼儿,头发凌乱,身子萎缩。队长突然叫她说话,她吓了一跳,脑袋晃了晃,看看周围,嗫嗫嚅嚅,想说,没说出来。怀里的细娃“哇哇”地哭了,她狠狠地在细娃屁股上打了一下,细娃哭得更凶了,整个晒坝都是脆响的哭声。

大家看看绣花,又看看队长。

“好嘛!大家不表态,我表态。”队长端起黑黑的大茶盅,又重重地喝一口,“呱”地吞下去。

“……坚决批,坚决斗……”旺发又嚷嚷。

“王聋子会唱歌,歌声催进有力气。”队长的声音压过了旺发的叫声,“麦子,让他吃。”

“……坚决批,坚决斗……”旺发还嚷嚷。

“绣花,你,还有你细娃,愿不愿意听王聋子唱歌?”队长看着绣花,他的声音还是压过了旺发的叫声,“愿意他唱,就到你屋里,唱一辈子。绣花,愿不愿意?”

绣花低下头,脸红红的,怀里的幼儿睡着了,她紧紧地搂着,默不作声。

“好!我尹队长尹某人作证,王聋子讨绣花,绣花嫁王聋子。”队长大声吆喝,“那袋麦子就是生产队送王聋子绣花的结婚礼物。王聋子绣花快把麦子磨了,炸油粑粑,炸肉粑粑,生产队的男女老少都来吃,把那袋麦子吃回来。”

队长端起黑黑的大茶盅,“呱”地喝一口,大手一挥,“快,快通知王聋子,快来办酒席!”

“咚咚咚……”有油粑粑吃,有炸肉粑粑嚼,有人飞快地跑出晒坝,去喊王聋子了。

这时,又大又圆的太阳挂在山头,在鲜艳的夕辉里,晒坝里人影攒动,人声四起,罩在头顶的厚厚的浓雾也渐渐地消退。

利用空闲时间,队长在“主席台”上滔滔不绝地宣讲政策,安排春耕。

“咚咚咚……”喊王聋子的人很快回来了。队长不见王聋子,便问:

“王聋子呢?当新郎官了,还不好意思?”

那人大汗淋漓,声色慌张,快快地喘息几口,缓过气来,结结巴巴地说:

“王,王,王聋子,吊,吊,吊在二,二,二梁上……”

“轰——”太阳在山头猛地抖落了,晒坝突然昏暗了,天地突然寂静了。

在寂静空气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叫声。

在昏暗的暮色里,响起女人长久的哭泣声……

王聋子是单身汉,无爹无娘,无兄弟无姐妹,队长决定,生产队集体埋葬王聋子。

第二天天没亮,队长就早早地来到公房,人们也从四面八方的小路上陆陆续续地来到公房,把停放在公房里的王聋子抬进棺材里,然后,送他上山。

小镰刀爱看热闹,也早早地来到公房。突然,在公房的阶檐上,也就是开社员大会的“主席台”上,他看见一只灰色的大袋子,静静地寂寞地蹲卧,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他提了提,沉沉的,提不动,便拉拉队长不断挥动的手,指着说:

“队长,那,啥?”

队长睁大双眼,脸上一惊,突然抽搐,猛地跳跃过去,慢慢地蹲下来,双手捂在袋子上,一阵久久地缓缓地摩挲。

“麦子,麦子……”队长轻轻地念着,滚落大颗大颗的泪水,握紧拳头重重地捶打胸口,朝自己低低地嘶吼,“查!查他奶奶的查……”

……

王聋子埋在公房后面的山坡上。下葬时,人们看见王聋子的脸上手上满是长长短短的划痕和擦伤,他的衣服撕裂破碎,残缺不全,队长便把自己的蓝咔叽中山装脱下,给他穿上。坟垒好了,大家都零零散散地离开了,在新鲜的泥土上,有人悄悄洒了一把金黄的麦子……

在麦黄收割时节,小镰刀背着背篼,在一块块麦地里捡拾麦穗。他经过王聋子的坟时,看见坟头长出了一片青青的麦苗,在微微的山风里,轻摇着,细摆着……


责任编辑:熊冬梅 全丽 唐浚中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