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丨山居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谭德成 发布时间:2020-09-08 15:14:50 字体:

虎峰山的居山,一位年轻画家的风景。隐蔽丛林,野草疯长的土地有人来往了,穿眼漏孔的黑瓦土墙房有人进出了,坑坑洼洼的山路有了城里人的脚步声……

新学年开学的那天下午,我们来到了这里,正是夕阳晚照,漫山遍野一抹浅浅的秋色。屋门口的土坝子,摆着几张木板拼成的长条桌。一字形排着的七八间房子,看得见上世纪70年代留下的岁痕。墙上挂着破旧的蓑衣、斗笠、木锯、连盖,墙的端头还有石磨、石臼和喂猪的石槽,农业年代的农居生活依然历历在目。门窗已被改造,从屋子里往外面看,一道门、一扇窗都像镶嵌的油画,浓浓的山居景象。屋内,在我们的眼里有些乱,画架画框以及半成品的画作摆满一地,挂满一墙。在画家眼里,这是艺术创作的天地。

接待我们的姑娘叫陈丹,娇小玲珑的身材,素白的裙装,就像一枚云朵,风儿样的飘逸。夜幕降下后,她又像变了个人儿似的,风风火火,一手厨艺惊艳四座。我们在坝子里一边品味山居美食,一边望着刚刚爬上树梢的红月亮,听着风吹木叶的声音,轻轻地吟诵“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沉醉其间,心旷神怡。

这时,陈丹的先生李军政回到山里来了,一路风尘。陈丹介绍说,她的先生是毕业于川美的青年油画家,山居的房屋也是他的工作室。刚刚从云南大理写生讲学回来,又在大学城里忙个人画展,还有一件作品将入京展出。陈丹的一番话儿,让一脸憔悴的先生回淌艺术般的活力,丢下行李,端起杯子,就同我们开怀地喝了起来。此时远山已是万籁俱寂……

李军政和陈丹都是来自大巴山那片土地,对艺术的追求一天也没有停步过,总想有一个做梦的地方。有大山可靠,有小溪作伴,还要有树有茶有果有花开,在泥土里播种和耕耘艺术。于是,李军政选择来到这里,住进了几经易主的“知青点”,体验着40多年前“上山下乡”的生活。檐沟堵了,一锄一锄掏通;水渠断了,一段一段补上;家具坏了,一件一件修缮。下雨了,房子漏水,像儿时爬树一样爬木梯,蹲在屋顶上揭瓦检查,在农民、工匠、画家的角色中不断转换。而紧跟着他的陈丹,放弃了市场营销职业清守居山,一方面助力创作,一方面修心养花、挑战厨艺,把小俩口儿的山居日子打理得井井有条。

夜已经很深了,就着月色,我们兴致很高。李军政深情注视着正在收拾锅碗盘盏的陈丹,心头却有几多的感叹。也是,山居这里,在来来往往人的眼里是浪漫,而在他俩心里却是五味杂陈。遇着山里刮风下雨,房屋就像要散架似的,电闪在眼前,雷声在耳边,虽然是从泥土中生长出来的年轻人,但也有几分恐惧。好在有陈丹天天陪在身边,不管多难的事儿,都踩在了脚下。浑身散发烟火味儿、裹满泥腿的画家李军政,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越来越开阔,收获着大地飘来的芬芳。他俩的梦,像山鹰一样展翅飞翔起来。

临别的时候,我们依依不舍地回望虎峰山,摇曳在夜色里的一栋栋山居艺术屋,散发着不夜的光芒。史上有富春山居图流传千古,也许此时此刻,他们正在宏构一幅当代的虎峰山居图!

我们切切地期待着……

责任编辑:邹松 全丽 唐浚中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