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 麦子②侦查麦子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黎世泽 发布时间:2020-09-04 16:05:42 字体:

贼娃子打着光脚,驮着麦子,从公房右边背后逃跑的。贼娃子很狡猾,没走正面的“阳关大道”,而是走的旁边一块长长麦地的边沟地角。

昨晚,一场贵重如油的春雨浇透了这干涸的麦地,一夜之间,麦苗格外青绿,叶片特别肥厚,正“咯咯”地拔节哩,散发浓浓的醉人的甜香。再过一月,就要抽穗灌浆能闻到麦粒淡淡清香了。又过一月,就是满地金黄的麦子粑粑了。这时,太阳出来了,万道霞光把麦片上的粒粒露珠,变成了无数闪亮的珍珠。地里的鹅儿草也嫩丝丝水灵灵的,正是这山间野草的最好年华。

“没来的,麦子土薅草。”队长也看到了麦地里茂盛的杂草,争吃麦苗的肥料。

长长迤逦的侦查队伍在缓缓地前进。

队长、副队长和几个火眼金睛的男人,在最前面确认贼娃子的脚印和逃跑路线,旺发和几个男人就紧跟在后,对确定的脚印画圈、摆石、插杆,作好记号,其他的人就作好监督。狡猾的贼娃子一会儿脚跟触地,一会儿脚尖戳地,一会儿脚侧着地,一会儿脚板又卷起来,花样百出。

春阳鲜鲜活活,生机盎然,让人暖洋洋的昏昏欲睡。旺发画着圈、摆着石、插着杆,渐渐地就哈欠连天,倦意慵懒,嚷嚷着想困觉。

“奶奶的!瞌睡虫投的胎!”副队长怒眼咧嘴,旺发就不嚷不叫了,乖乖地画圈、摆石、插杆。

“哎呀——喊王聋子!王聋子一唱歌,就有劲了。”过一会儿,旺发又嚷着。

“喊王聋子。”队长大手挥动一下。有人快快地回跑,站在公房后面的坡嘴上,朝公房左边的山坳里喊了几声,那边没有应答,又快快地跑了回来。

“奶奶的!睡好瞌睡,有力担水。”旺发絮絮叨叨地骂,“王聋子,唱歌,唱歌……”

老天关闭一扇窗,往往又会打开另一扇窗。王聋子虽然耳聋,但喉咙好使,会唱歌。

队长这时安排另一批人在一块麦地里薅草,王聋子或许正在那块地里唱歌哩。小镰刀听过王聋子唱歌,还想听他唱。他这会儿就是这样唱的吧?他先拍拍手,扭扭身,清清嗓,有了气氛了,撕开喉咙唱: 

大家快快把草薅

团结互助要做到

一来少要开玩笑

二来莫要到处跑

三来少要伸懒腰

四来定要薅尽草

五来下细莫抛锚

六来切莫把架吵

七来说话分老少

八来不要发牢骚

…… 

歌声时而悠扬,时而激越;时而低缓,时而高亢。

王聋子唱,众人就和,七零八落,高高低低,地里变成歌的海洋。大家舒眉咧嘴,惬意地笑,腰杆挺得硬,脚板跑得快,锄头挥得勤,繁重的活路就变得轻松愉快多了。

王聋子唱完一首,大家便呼喊高叫“又唱,又唱”,王聋子便又拍拍手,扭扭身,清清嗓,又开始唱……

长长的麦地走完了,一个几十度转弯,贼娃子的脚印伸向东南方。这正是队长房子的方向。副队长斜视队长,大家瞅看队长。

“队长,麦子在哪儿?”旺发打着呵欠,懒懒地走不动了,想迫不及待得到结果,想早早收工,“队长,说了吧,现在说了不算偷。”

不知是一路侦查体力消耗大,还是心存顾虑,小镰刀看见队长的脸涨得通红,额上还渗出一层汗粒,声音颤抖着低吼:“查!查……”

狡猾的贼娃子依然不走平顺的大路,一路上坡过坎,在庄稼地里穿行,约两里后,脚印把长长的队伍引到了一个山包上,这里荆棘丛生,茅草茂密。由于满地苔藓,毛茸茸的,在这里就找不到脚印了。不过,山包北面的下方就是队长的房子,贼娃子似乎已经浮出水面了。

副队长又斜眼看队长,声音低沉却震慑有力:“队长,麦子呢?”

大家怔怔地站立,也盯看队长。

队长憋着红脸,默不作声,小心地拨弄长满粗刺的荆棘,东瞧瞧,西看看。

“走!”副队长大手一挥,带着旺发和几个人下了北面的山包。许久,他们又垂头丧气地爬了上来,他们一遍遍地仔细查看山包北面的坡地和队长房子的周围,都没有发现脚印。

“奶奶的!”副队长吼了一声。

“是鬼!飞了。”旺发大声嚷嚷。

太阳越升越高,照耀山包,暖融融的春光无限。但,贼娃子突然销声匿迹,金子一样的东西就凭空消失了吗?

“麦子,麦子!”人们又嘶吼起来。

副队长脸上漾开一丝隐隐的微笑。

“啊!啊!”一直东瞧西看的队长突然惊叫,他发现山包南面更加密实的荆棘丛里,有被刨开的痕迹,有的枝条还被折断了。

“这里,这里!”队长发现了“新大陆”,兴奋地蹦跳一下,挥挥拳头,“走!”

他率先顺着荆棘被刨开的痕迹,从山包的南面下到坡下,众人紧紧跟随,尽管都小心翼翼的,但荆棘尖利的硬刺,还是刺破了不少人的皮肤,腿脚和手臂上留下长长短短的划痕,疼痛难忍,叫声迭起,叹息不断。

“哦豁!贼娃子,遭了。”小镰刀顺着众人手指看去,看见斜坡上一片荆棘倒伏在地,众人推断贼娃子从坡上摔了下来。他们看看坡下的地上,没发现麦粒,便又大骂:“奶奶的!麦子抱得紧。”

队长站在坡下,双手叉腰,通红的脸上,透露柳暗花明的些许亮色,又大手一挥,延绵蜿蜒的队伍又马不停蹄地奔下去。他回头看看荆棘满坡,大骂一声:“好狡猾的贼!”


责任编辑:熊冬梅 全丽 唐浚中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