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 麦子①麦子被盗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黎世泽 发布时间:2020-09-03 14:29:06 字体:

“咣咣咣……”

一阵尖厉而急促的敲锣声,撕碎了清晨的安宁。

昨晚正是惊蛰时节,一夜雷声,一夜雨声,惊醒了沉睡的土地,也惊扰了人们的好梦,在这雷雨时刻,正好呼呼大睡哩。

“雷打的!这么早,就出工!”

人们陆续地打开门,嚷嚷地骂着队长尹福,诅咒昨夜的雷抓了他。女人头发蓬乱,一步一晃,扇动宽大的裤管。男人叼着烟卷,懒懒散散地将裤子扎进腰间发黑的布带子里。生产队的男女老少从四面八方的小路上聚到了公房。小镰刀也随着三三两两的人群,站在公房前的晒坝里,他看见队长一脸严肃,带着同样一脸严肃的人们围着公房绕了一圈。原来,在昨晚雷声雨声的遮掩下,公房后面墙壁的一块大条石被贼娃子撬开,盗走了仓库里的一袋麦子。

在这青黄不接的时节,小镰刀每天吃着娘打回的草根和发霉的干红苕块,当吃得直吐的时候,娘就安慰他:生产队还有一袋麦子,哪天分了,就吃白面粑粑。小镰刀晓得,不但娘用这一袋麦子安慰着他,而且,每家每户的娘也用这袋麦子安慰着细娃。那一袋黄灿灿的麦子,就是一袋黄灿灿的金子呀!

“麦子!麦子……”男女老少为一袋金贵的麦子愤怒地吼叫。雨后的空气里飘来一层层湿漉漉的雾气,然而,人们嘶吼喷吐的气体,比这山坡上的雾气还浓重还潮湿。

“我,我……”队长站在人群中间,脸绷得通红。

“队长,昨晚没睡吧?”副队长铁贵与队长并肩站立,拿眼乜乜队长。副队长早就盯着队长这个位置了,这次被盗的麦子,十有八九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作为管理仓库的队长,不得不说是重大失职,这是群众轰他下台的绝好机会。

“麦子!麦子……”人们高声嘶吼。

“队长,晓得下落吧?”旺发一跃站到副队长身边,直勾勾地逼视着队长。旺发身高马大,但好吃懒做,经常在田地里“磨洋工”,而副队长记工分,笔头一弯,少不了他,他对副队长很依顺。

“队长,告诉大家吧。”副队长依然乜乜队长。

“队长,麦子在哪儿?”旺发依然逼视着队长。

“麦子!麦子……”人们高声嘶吼。

副队长脸上露出一丝隐隐的微笑。

“查!查个水落石出!”队长的双眼像两颗血红的灯笼,似乎就要滚落下来。

一家出一个,组成侦查队伍。

“一,二,三,四……齐了……”队长一一清点人头,“哦,还有王聋子没来,喊喊王聋子。”

王聋子单家独户住在公房左边百米开外的山坳里,有人朝那边喊了几声,那边没有应答。

“算啦,耳朵聋,听不到。”队长摆摆手。

“他是担水累了吧?起不来吧?”旺发走到年轻妇女绣花的跟前,伸手扭扭她的胳膊,嬉皮笑脸地流着口水。

“放狗屁!放狗屁!”绣花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幼儿,朝旺发狠狠地唾一口,重重地踹一脚,把又要伸手过来的旺发挡退几步。旺发灰溜溜地躲闪,萎缩在一旁。

“哈哈哈……”人群一阵大笑,“旺发,旺发,枉然一个大架架。”

“哇哇哇……”绣花怀里的幼儿被震得受到惊吓,大哭起来。她一边哄着,一边嗫嗫嚅嚅地说:“队长,娃儿哭哩,我不去。”她的眼睛躲躲闪闪的,把周围扫视一遍,似跑非跑地走了。绣花还有两个细娃,也需要照料,队长同意她可以不去。

旺发望一眼走远的绣花,悻悻地不断叹气。这个单身汉对这个寡妇有意思,但寡妇并不在意这个单身汉。

小镰刀望望高大的旺发,望望匆匆离去的绣花,望望攒动的哄笑的人群,摇摇一颗小脑袋,挠挠脑门,冥思苦想着,心里隐隐觉得,绣花好像在意王聋子哩。

去年底,绣花的男人去十里外的村子打石头,不料被一块石头砸在头顶,一命呜呼。也是这样雨后的清晨,送男人上山时,村里的男男女女都去帮忙,小镰刀也跑去看热闹,他看见两个细娃伏在棺材上,拼命地哭喊“爸爸,爸爸……”绣花怀里的幼儿也张大嘴巴,乍长乍短地哭得要背气。绣花呢,死死地抓住棺材,抹一把泪,唱一声腔,长长短短高高低低地唱得很悠扬:

靠山——山塌啦

靠地——地崩啦

靠树——树倒啦

靠水——水流啦

靠人——人没啦

我的人啦——我的人

……

听着这凄惨的哭唱,许多人都抹起了泪水,小镰刀身上也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感觉很冷,像筛子一样哆哆嗦嗦地发抖。

“时辰到——”随着阴阳先生长长的喝叫,众人七手八脚地把这几娘母摁的摁、抱的抱,又爆发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捣碎清晨的宁静……

没了男人的绣花,便成了村里单身汉垂涎的对象。旺发的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还有老单身汉、耳聋的王聋子。

王聋子给绣花挑水,无论天晴落雨、打霜落雪,都去挑。王聋子还给绣花送吃的。过年时,队里杀了公猪,王聋子分得半斤肉,就给绣花送去三两。旺发从不给绣花挑水,也不给她送吃的。其实,旺发懒得连自己的水都不挑,怎会给绣花挑水?他也送不出吃的,若不是副队长给他打点工分,他自己都没有吃的,还要伸手到处讨要哩,但他还是像公鸡一样在母鸡身边打转转。人们听到有人给绣花张罗男人,绣花放出的条件就是:让三个细娃吃饱饭……

“旺发,中用点嘛,勤快点嘛。”众人看着旺发被绣花触了一鼻子灰,像是看到自己的细娃不争气,唉声叹气地摇头,“啥都不舍,死爱闹热。哎,哎——”

“走啰,走啰——”队长大声地吆喝。

一支由几十人组成的侦查队伍缓缓地启动,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小镰刀从没见过这么新奇的场面,也随着队伍,一会儿跑在前,一会儿跑在后,奔跑不停。

贼娃子趁着雷声雨声撬开墙壁,悄无声息地盗走麦子,但也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地上一串串抹不去的脚印。



责任编辑:熊冬梅 全丽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