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心尖上的康定⑤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西藏老王 发布时间:2020-09-02 11:48:51 字体:

·20·

 

唐代耿湋有《塞上曲》一首:

惯习干戈事鞍马,初从少小在边城。

身微久属千夫长,家远多亲五郡兵。

懒说疆场曾大获,且悲年鬓老长征。

塞鸿过尽残阳里,楼上凄凄暮角声。

读罢,感触颇深。水岸凉风习习,涛声依旧。

 

·21·

 

这个夏天,我如约探望我那在河岸的康巴哥们。这汉子依旧神态凝重庄严。我在一个飘着几丝细雨的清晨与之会面。隐隐约约感觉这位前辈似乎多了几分忧郁。

一个康巴汉子的内心,装着高山大河,装着广阔的草原大漠。边疆的宏大历史,逼人催生百般的欢欣与苦涩。苦难造就了铁血人生,更多的狂喜欢愉又令我措手不及。

雪山啊,霞光万道。

雄鹰啊,展翅飞翔。

这个夏天,边疆的歌儿暖人心,再唱一曲溜溜之情歌,释放我那铁血的柔情。

哥们,再约。

康巴的夏天,风华正茂。

明年,四季轮回,我依然傲立。

 

寒意重了,树叶就一片一片地落下,落入依旧喧嚣的水中,刹那就飘得无影无踪 摄影/西藏老王

 

·22·

 

炉城短暂的夏天,一片火热,来得不急不躁。尤其今年入夏,一直是阴雨凄凉。当成都已经赤膊上阵时,炉城还未脱下毛衣。

秋风萧瑟,首当折多河两岸。后山上,白土村居日渐凋残。秋天时节,阿里布果步道尚有几棵高大的杨树,绽放满树的金色。寒意重了,树叶就一片一片地落下。落入依旧喧嚣的水中,刹那就飘得无影无踪。

早晨,阳光依旧灿烂,依次滑过屋顶,滑过小鸟啾啾的布道栏杆,滑到后山尚存的农家院坝的地面上。随着农家牛儿哞哞,飘来一缕缕青草饲料的味道。

此时,迎着阳光抬头望,世界正经历着不为人知的万千变化。

5G时代的来临,下桥的菜市场随处可见二维码。高速路送来更多的游客,小城拥堵,正在考验炉城人的耐心。

高原的天空庄严深邃,洁净湛蓝。当残阳如血,河风呼啸之时,小城缓缓步入寂静。

江山更替,岁月轮回。

康藏之地,连接祖国内地,通畅西藏高原。

 

·23·

 

纵观百年之史,有天时之合,又地利之宜。严冬极寒,孕育了一方水土的刚毅。这里的山静默庄严,唐古昆仑挺拔,雀儿雅加魏巍。

滴水方成冰,百丈凌霄花,大河之源坦坦荡漾;春潮激勇,催发万物重生,千山竞秀,草原秀美,雅鲁藏布折多雅拉欢歌;夏日烈烈,暴风骤雨,风驰电掣,疆域广大深远。

羌塘猎猎起舞,塔公风展红旗;秋风飒飒,青稞麦浪翻滚,牧草青青,牛羊咩咩奔跑。

看藏北汉子激情如火,红鬃烈马。康巴女子身姿挺立,千娇百媚。

江山如此多娇,唯我高原锦绣。

 

·24·

 

这里曾经是茶马驿道、商旅往来的落脚之地和出发之城。

溜溜小城,位居川藏枢纽之地,连通八方,有着广大与包容。沐浴着悠久的藏汉文化,示范关内外的大家风范。

这里的人们根植于高山大河,放达而不羁。

这里的人们有个性独特的信仰,饱含对人生的深情以及生死的达观。

 

·25·

 

“法域卫藏,马域安多,人域康巴”。相对于卫藏之“卫”,边地康巴疆域广大,绵延连接藏蜀滇青。

康定小城位入藏通衢之重地,自元代始为内地进藏的官方驿道。查骞在《边藏风云志》中说:雅州迄打箭炉,山高水急,道路崎岖。地上硗瘠肥饶,至不齐一,蔬菜晚迟。独打箭炉百物咸备,皆来自内地。

清朝最后一位驻藏大臣联豫有诗:

炉边月,重岩叠嶂真无数!

百数十里一小站,

行至中途无宿处。

况有深涧临道旁,

惊从摄魄劳回顾。

涧水不可量,

一落千丈强。

雪深泥滑仆且僵,

身欲奋飞归故乡。

故乡不可到,

天阙难翱翔,

立马回顾心茫茫。


·26·

 

晚风有了秋残的气味,细雨飘零。

早年间,命中注定把我送入小城。跌跌撞撞,已是桑榆。我在这小城故事里由一个外省人,渐成了康定老女婿。

我寻我的菩提,花有四季。

人有各自的涅槃,有人故土难离,有人飘泊四方。

回首往事,当年,阿布丁真家老院坝的那一树牡丹花开。王娘娘便邀请几位阿婆花下吃酒,唱溜溜歌。

那时的院坝狭窄,生活拮据,却滋味十足,不矫情,不抱怨。

几颗胡豆可以下酒,菠菜豆芽清清淡淡,小葱二根吃碗最素净的清汤面。吃几杯小酒,脸上红霞飞。

有些燥热了,额头上渗汗珠。

夕阳落了,黄昏笼罩的小城,迷漫着烟霭纷纷。

一时,街巷就静了,河水声便大了许多。

有人担水,吱吱的扁担响。

有人在硝水沟沟淘洗拖把,啪啪地拍打,水花四溅。

坎上人家呼唤顽皮男儿,“短命的,背时的”,嘶哑着,声声远了,如歌如泣。 

这10位女子,当年婀娜炉城。几十年后,已是康定阿婆 摄影/西藏老王

 

27.

 

生活的重负,催生了白发,累弯了腰,一脸风霜。却总是对生活和未来充满了无限希冀和向往,也会有些无可奈何的叹息。

有些阴暗的走廊,一只小桌一盆粉色的海棠花。

海棠是百姓的花,生命力强。

阿婆们有点小醉,因酒而乏,搓揉醉眼,朦朦胧胧。

取了发卡,长发飘飘,几缕银丝。

挽了几下,又盘在头顶。

天色渐晚,仍在花下说些闲话,细细长长,绵绵不断。

 

·28·

 

眼下,这一幕幕……

常常入我梦中,禁不住老泪涟涟。

 

——2020年夏末秋初,康定光明路


责任编辑:熊冬梅 全丽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