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七一视角> 详细内容

人物|“马姐”的158只千纸鹤

文章来源: 作者:郭姝彧 发布时间:2020-08-03 08:30:04 字体:

18个小时过去,马琴通过了记者的微信好友申请。第一句话就是“实在抱歉,事情太多了,没看微信。”

马琴是两江新区金山街道民心佳园社区党委书记。社区5万多居民,大事不多、小事不断,“忙起来,我去接杯水都要‘请假’。”马琴调侃。

忙碌的工作让她从“马书记”变成了“马姐”。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叫我马姐了。有的居民年纪大,我叫她阿姨,她叫我马姐。”马琴笑着说。

马琴(中)和居民在一起包粽子 图/民心佳园社区

“我这辈子就住这里了”

民心佳园是重庆市第一个公租房社区,人口密度大、人员结构复杂。2011年刚来时,马琴遇到不少困难,也遭到居民的不理解。

她清楚,社区工作无法一蹴而就,“居民的难题都很具体。外人看来可能是小事,但对居民来说都是大事。”马琴说,“把每件事解决好,居民慢慢就会感受到你是真心想帮他们,替他们着想。”

社区居民苏明德是一所国际学校的保安,他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快5年时间。

2014年底,苏明德从当时的工作单位辞职,之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家庭日常开销、孩子教育支出只能靠妻子不到2000元的月薪。

马琴得知这一情况,迅速联系有需求的用人单位,安排工作人员进行一对一就业帮扶。不到一个星期,苏明德就顺利入职,成为一名校园保安,一家三口的生活重新回到正轨。

“就业问题无法彻底解决,但多一个人就业,就多一个家庭有了经济保障。社区不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好起来的吗?”马琴说。

在过去近9年的时间里,马琴就这样从一点一滴的小事,把民心佳园社区变得越来越好。

第一批入住的段诚敏见证了变化的过程。“刚来的时候,大家都是家门一关各顾各,谁也不认识谁,邻里关系淡漠。”段诚敏说。

马琴一心想把大社区变成大家庭,先后发起了“楼层互助”“幸福来敲门”关爱独居老人等多个社区互助项目。慢慢地,邻居间互动多了,有了情感交流,社区就有了家的氛围。

“我住的那层楼很有小时候住大院的氛围,邻居间很熟悉,来往多。到了饭点就端着碗相互串门。”段诚敏说,比起儿子买给她的花园洋房,她更愿意留在这里41平米的单间配套。

“住过好几个社区,民心佳园让我觉得最安心、最幸福。”段诚敏说,“只要马姐在,我这辈子就住这里了。” 

黄婆婆的一盒饼干

对于独居老人,马琴格外关注。2011年入住的黄特省常年一人在家,也不和邻居来往。2012年,马琴和社区工作人员第一次去黄婆婆家入户走访。

“不理我们,连门都不开。”马琴回忆当时的场景说,“我们也理解,老人家性格谨慎,戒心重,对我们还不信任,也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去她家里。”

马琴隔着门和她解释,“我们是社区工作人员,来看望您,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告诉我们。”没有回应。马琴只好带工作人员先离开,临走留下一张卡片,印着社区的联系方式,告诉黄婆婆有事可以随时找她。

接连几次上门,黄婆婆的态度渐渐有了变化。“第三次上门,黄婆婆给我们开了个门缝;第五次,让我们进屋待了近20分钟,告诉我们别来了,她不需要帮助。”马琴说,“虽然黄婆婆这么说,我们还是一次不落地去看她,送些水果和日常用品,也陪她拉家常。”

几年下来,黄婆婆逐渐习惯了马琴不时的看望和陪伴。“工作忙起来可能有段时间不能去看她,黄婆婆会给我打电话,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来坐坐。”马琴说,黄婆婆和她打电话就像和女儿撒娇。

今年春节前夕,黄婆婆包好饺子,叫上马琴和社区的工作人员一起在家煮饺子吃。临走时,黄婆婆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马琴。

“是一盒饼干,咖啡色的包装。婆婆年纪大,手颤颤的,把盒子递给我。”马琴说,那是婆婆亲戚送给她的,她舍不得吃。“饼干过期了,婆婆不知道,一直给我留着”。 

马姐的158只千纸鹤

在民心佳园社区,有一对“翡翠姐妹”。去年,妹妹唐翠霜考上东南大学、姐姐唐翡霜考试失利,打算复读。由于父母没有固定工作,一家人并不宽裕,无法同时承担两姐妹的上学费用。

“为了让姐妹俩都能上学,我帮妹妹申请助学金、联系助学贷款,为她们父母推荐就业,好歹有了经济来源,让一家人能渡过难关。”马琴介绍。

今年,马琴入选重庆市“最美城乡社区工作者”。社区工作人员策划了一个惊喜——联系居民,以自愿为原则,把想对马姐说的话写下来,折成千纸鹤。

为了不被马琴知道,行动速战速决。“2天,158只千纸鹤。数量比预计的更多,我们准备的盒子差点装不下。”社区工作人员蒋念介绍。

“翡翠姐妹”在千纸鹤里写到,“马姐姐,你无私的帮助让我感受到社区温暖、人间善意。谢谢总是为居民着想的你,庆幸认识你。”

居民们写给马琴的千纸鹤 图/郭姝彧  

收到这满满一盒千纸鹤时,马琴只拆了两个就忍不住流泪。同事们决定暂时“没收”这份礼物。“她在准备一个挺重要的考试,还是先不给她,等她考完再慢慢哭吧。”蒋念说。

“我一直希望我们民心佳园社区能成为居民真正意义上的‘家’,有归属感、有幸福感,这些年来,这个愿望正在变成现实。”马琴说,期间有委屈、有艰辛,但居民的每一声“马姐”都让她感到自己工作的价值,所有困难也变得不足挂齿了。

责任编辑:杨子娇 许幼飞 唐余方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