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金溪镇的稀奇事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常克 发布时间:2020-07-29 13:55:48 字体:

这几年,黔江区金溪镇的好多贫困户都遇上了稀奇事。

他们起初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重庆主城各个医院的救护车一拨接一拨的,来到重庆火车站,专程接他们去治病。

这后面,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乡亲进城

2018年12月11日下午5点过,重庆火车北站南广场。

入冬的寒风贴着脸刮人,生冷得很。龚万秋睁大眼睛东张西望,满脸的不安甚至惶恐。

直到走下站台,龚万秋仍然不敢相信,真的会有医生来火车站接自己。

龚万秋的疑惑不是没有道理。在繁华的重庆主城,他举目无亲,根本找不着北,他现在唯一的身份就是建卡贫困户,一个来自偏僻山区的老病号。

曾经有一段时间,龚万秋痛苦到不想活了。在黔江区金溪镇望岭村二组,谁都晓得龚万秋倒霉得很:2012年7月5日,因为不慎从高处摔下来,导致腰椎和右趾骨粉粹性骨折,在当地医院做了腰椎内固定术后,基本上丧失了劳动能力,落下残疾。平时遇上气候变化,腰背部疼痛难忍,走两步都要扶着墙根,一到夜里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正在龚万秋忐忑之际,一位中年护士快步向他走来,护士脸上的笑容,犹如冬日里飘香的腊梅花在绽放。

她叫孙雪梅,是重庆市中医院的护士。离她不远处,专程来接龚万秋的一辆救护车,等候已久……

杨进廉(末排右一)协调重庆市儿童医院专家到金溪幼儿园举办健康教育讲座

一边是远山的患病贫困户,一边是素不相识的医护人员来接站,然后送往医院住院治疗。近两年,几乎同样的情景,不断地在重庆火车北站南广场重现——

黔江区金溪社区九组,5岁小男孩吴世东患右侧腹股沟斜疝。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专程将这名来自贫困户家庭的小患儿接到医院住院,由儿外科主治医师袁亮主管,确定手术方案后,由董欣竞副主任医师亲自主刀。3天后,吴世东小朋友病况好转出院,回到黔江老家继续服药治疗。

56岁的田维祥、28岁的吕纯相、53岁的喻登位、29岁的喻江怀、41岁的王友菊,这5位肝炎病人分别来自金溪镇的5个村组,都是建卡贫困户。2019年4月18日,他们结伴乘坐火车到达重庆火车北站南广场,重庆市公共卫生医疗救治中心肝病科护士长陈世容早已等候在此。住院后,由肝病科主任赵学兰亲自询问,医院协调专门通道进行病情检查,很快制定诊疗康复方案。几天后,他们笑吟吟地回到黔江,按医院专家们的叮嘱,继续治疗和调理。

“村民”杨进廉

金溪镇的稀奇事,都源于一个人——杨进廉。

杨进廉是重庆市中医院社会服务部主任,主任中医师,擅长心血管内科、急诊科、针灸科的常见病多发病等疾病治疗,30年来救治过成千上万的患者。

2018年9月,52岁的杨进廉作为重庆市卫生健康委扶贫集团驻金溪工作队队员,参与到全镇的健康扶贫工作中。

在重庆,有一段民间俗语广为人知:“养儿不用教,酉秀黔彭走一遭。”意思是,把小孩子放到最穷的山区去摸爬滚打一回,他自然就会听话懂事。酉秀黔彭都是重庆的贫困县,其中黔指的就是黔江,可见黔江之苦。而黔江的苦中苦,不在别处,就在金溪镇。

金溪镇是重庆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建卡贫困户有582户2128人,其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占60.1%。

杨进廉到了金溪,完全不用过渡,就跟回到老家一样,把自己当成了金溪的村民。如果在山林坡坎间遇上杨进廉,他略黑的脸庞,总是带些笑意,说话憨厚,浑身沾满泥土味儿,确是地道庄稼汉的模样。用杨进廉自己的话说,我本来就是农民的儿子,只不过年轻时考上了医科大学,从农村到了大城市,成了一名白衣战士。

杨进廉(右)到山坳村贫困户任昌明家中收集信息并进行个体化诊疗

在金溪,杨进廉走遍了每一个村组。只要看见他来,大伙心里就觉得踏实。

82岁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任昌明,患有高血压和骨质增生,在海拔1100米的雷家山住习惯了,怎么劝都不愿意下山看病。他心头有数,杨医生和村镇干部过一段时间就会带着药品,上山看他。

2019年4月15日下午,天空下着蒙蒙细雨,杨进廉和两位年轻干部照例上山探望任昌明老人。下车之后,还要翻越500多米的山路,刚走了一段,杨进廉突然觉得心头难受,站立不稳,大口大口喘气,呼吸很不顺畅,类似于出现了高原反应。还好,有两位同伴赶紧帮忙,他才慢慢缓过劲来,坚持走到任昌明家,把当天的病情询问、体格检查、处方和煎服药注意事项等工作做妥当。

杨进廉(中)定期到镇卫生院查房

不到两年时间,经杨进廉协调安排到医院治疗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就有1378人次,临床痊愈率达到85%以上。其中,到重庆主城诊疗救治的建卡贫困户达40余人次,联系收治患者的医院达20余家。在脱贫致富的路上,这些昔日的贫困户不仅重新恢复了劳动能力和生活能力,更增添了向往美好生活的信心。

见过杨进廉的村民,都说杨医生心肠好。心肠好,就是贫困户们对一位城里来的医生的最高点赞。

最牵挂的人

龚正仁、田维芝两位老人时常念叨杨进廉。他们说,杨医生是他们孙女龚睿的救命恩人。

2019年3月28日下午,杨进廉带着扶贫医疗工作队照例下乡走访。经过清水村一组的楼上坡时,偶然看见一位女孩在自家门前露着大腿晒太阳,女孩的大腿上,隐约能看见一处伤疤。医生的职业敏感告诉他——女孩的伤势严重。

女孩名叫龚睿,19岁,有智障,生活不能自理,父母亲都不在身边,平时跟爷爷奶奶生活。祖孙三人,均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爷爷龚正仁、奶奶田维芝都已72岁,并且身体都不好。

一边攀谈,一边仔细检查,杨进廉发现女孩左大腿上的伤疤比碗口还大些,伤疤的里里外外都有黑色结痂,还间杂有肉芽和脓液,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异味。这样的腿伤如果继续恶化下去,就会发展成脓毒血症、败血症,那可是要命的!

杨进廉赶紧问:“你们给娃儿敷过药啊,是什么药?”

龚正仁回答道:“就是一些土草药,没得啥子效果。”

杨进廉语气越来越重:“老人家,这个伤很严重哦,不抓紧治疗,有可能出现脓毒血症,甚至得败血症,会有生命危险的。”

龚正仁耷着头,叹口气说:“没办法嘛,哪有恁多钱医喔!”

杨进廉耐心解释:“村里干部早就宣传过了,政府对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有特殊医疗救助政策,这可是好政策,你们要用够用足啊!”

杨进廉提到的这个特殊医疗政策,就是重庆市政府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构筑的七重医疗保障体系,即“三保险”(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商业补充保险)“两救助”(民政医疗救助、疾病应急救助)“两基金”(扶贫济困医疗基金、健康扶贫医疗基金)。

病情严峻,刻不容缓。从那天起,杨进廉安排村医龚锐对口上门巡诊,随后很快把龚睿接到镇医院、区医院就诊处理,初步进行伤口清创和跟进治疗。

经过杨进廉的协调,2019年4月18日,重庆市人民医院选派有丰富经验的外科医生,由医院副院长饶英带队,专门从主城赶到龚睿家上门诊疗。

看到这么多专家来给孙女诊治,龚正仁、田维芝两位老人高兴得眉开眼笑。龚睿因为智力原因,虽然说不出更多的话来表达感激之情,但她看到这么多医生为她忙前忙后,也开心得咧嘴直乐。

5月底,龚睿的腿伤创面愈合,后续治疗情况良好。如今,她已经完全康复。

杨进廉(右一)陪同重医附一院专家回访大病救治病人

龚万秋的感激之情同样发乎于心。

在龚万秋入住重庆市中医院后,医院专门成立了诊疗小组,反复研究手术方案和康复措施。一周后,龚万秋的病情明显好转,顺利出院。

临别时,龚万秋坚持要给医院送锦旗,一送就是两幅,分别写着“医术精湛,精心护理”“医术精湛胜华佗,医德高尚暖人心”。

现在,龚万秋在黔江一家公司上班,每月有2000余元收入,休息时间还兼一份临工,同时还能照顾读初三的儿子。这样的生活对于龚万秋来说,犹如重生。

杨进廉时常会去看看龚万秋,看看痊愈了的贫困患者。他们曾经的愁云密布和如今的春暖花开,就是杨进廉每一天的牵挂。这样发乎于心的情怀,点点滴滴都像溪水般清澈。

责任编辑:卢晓龙 全丽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