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大暑大热:从容转身,走向丰收的秋天

文章来源:全丽 作者:郝安 发布时间:2020-07-22 09:46:26 字体:

 

大就要有大的样子。

人上有两重天,一曰大,一曰天。当太阳到达黄经120度,农历二十四节气居中的第十二个,夏季最后一个节气大暑,果然没有辜负蕴涵人天的大字。这位赫赫炎炎、烈烈晖晖的阳刚男儿,在“七下八上”暴雨洪水肆虐的主汛期,轰然登场。

赤日几时过,清风无处寻。暑为热,大暑便为大热了。上无纤云,下无微风。扶桑赩其增焚,天气晔其南升。千里蒸坊,万里烤箱;上蒸下煮,水深火热;垅热风炎,鸟兽藏焉。这个愈演愈烈,以实力征服南国北地的压台戏,当属霸王级了。高温高热高湿的三高天气,合成这一时节的主旋律。较之小暑,虽说每日里气温相差无几,高低亦或在毫厘之间,但因有相对湿度的加持,就奏响了三伏天日照最久、气温最高、感觉最闷的鼎盛强音。

寒来暑往,酸甜苦辣。就像黎明前总会有一段特别的黑,生活也总是以不同的形式,展开它的另一个层面,让人或是享受或是煎熬。跌宕起伏,错落有致。这原本也正是生命生活的本来面貌。酷、寒,黑暗、破晓,夜睡去、晨醒来,苦中作乐、忙里偷闲,林林总总,各种况味唯自己体会。所有经历,都是修炼;心之所往,都是驿站。无论岁月赠与什么,都要随心、随性,随遇、随缘,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一如既往深情接纳。

夏属火;暑,上下皆日,中为土,火能生土之谓也;又一撇右旋,此乃天道。三伏相仍,徂暑彤彤。中伏前后,是最有生命力的时光。盛夏日长,暑以养物,诠释了一段特殊的自然时空状态。人在屋里热得跳,稻在田里哈哈笑。这是发荣滋长,动植物蓬勃昌盛的重要时节。万物相形以生,众生互惠而成。大暑不暑,五谷不鼓。不热不冷,不成年景。当冷要冷,当热要热。大暑盛夏,如果气温走低,没有充足的光照,那么一些喜温作物就会华而不实、秀而不穗,秋后也就见不到棉花朵朵白云,稻谷滚滚金浪。

如是,要感谢大暑的炎热,给了我们又一轮季节的感受。阳光驱散着阴霾,炙烤代表着热情,大地展露着直率,田野生长着期望。引喉高歌,低吟浅唱;腐草为萤,土润溽热。还有就是大雨时行,晴热高温加午后骤来疾去的小范围雷阵雨,是大暑的标配。亢阳盛暑,放眼放心望去,哪里不是如粉如黛,如诗如画,如梦如歌。夜,也不再寂寞。悉悉索索,分明是庄稼在地里忙着拔节生长的声响。

96年前,在美国留学的闻一多写下《大暑》的诗:今天是大暑节/我要回家了/今天的日历他劝我回家了/大暑正是我回家的时候/我要回家了。身在彼岸,记得的,却是此岸的农历记时和节气。古老而年轻的乡愁,在余光中心里,是一枚小小的邮票、一张窄窄的船票、一方矮矮的坟墓、一湾浅浅的海峡;在先生心里,是斑鸠唤雨、是湖上飘满的紫鸡头、是园里的小丝瓜、是银丝的小葫芦、是小得像橄榄的黄瓜儿,是放不下的惦念,抹不去的春夏。

乌鸦反哺,羊羔跪乳。诗人是真正把国家挂在心上,忘不得,放不下,想得苦,思得深。于是,在大暑节气,毫无讳饰遮拦,思乡的力量越过太平洋,直飞故土:呵/今年不回家/更待哪一年。

含泪写完《七子之歌》,满怀忧国救国报国之心的赤子提前归国。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毛主席著文: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写朱自清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

回首向来萧瑟处,酷热转凉一瞬间。平分四序,承前启后。奏白云于琴瑟,朔风感而增凉。乾坤暑热,从小到大,秋凉也就即将分娩了。正好符合盛极必衰、物极必反的规律。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踏夏访荷,无厌于日,不妨相约到风里雨里去打一个滚、撒一次欢。让此生如夏,极尽绚烂、丰盈,极尽坦荡、洒脱。

然后,从容转身,走向丰收的秋天。

 

责任编辑:卢晓龙 全丽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