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爱心堆砌的扶贫路③相交贵在知心,相助贵在救急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李学勤 发布时间:2020-06-30 10:34:52 字体:

清水村的冬天是个几乎没有收成的季节。

从11月开始到次年的4月,村民们都蹲在自家的火炉旁磨蹭着寒冷的日子,可在这个寂静的时节,王云川和他的扶贫队员们却气喘吁吁地在山上山下跑:

产业路的修建一刻也不能停;

撂荒的土地得在开春前开垦出来;

干燥的冬天,不出门的冬天,有些人必须特别“关照”。

七十多岁的聂恒洋,曾参加过边境保卫战,立过个人三等军功,由于眼睛受伤残疾,几乎丧失视力,儿子外出打工无力照顾父母,老两口靠山坡上几分瘦土求生,“病残孤”让这个家庭苦难重重。聂家离村镇很远,知道情况后的王云川,每次回城探亲前都要去一趟聂家,看看老两口差什么东西,回村时,又总不忘先把自己掏钱买的药品和生活品给他们送去,一来二去,老两口对他有了家人的感觉。

2017年冬,村里的扶贫产业路修到了聂恒洋的家门前,聂恒洋第一次舒心地笑了。他思忖着把屋后撂荒的那块坡地开出来栽些桑树,再种上猕猴桃和生态果蔬,他憧憬着自家的蔬菜装在小三轮车上突突突地运往城里的景象,残疾的双眼似乎清晰地看到了眼前光明的远方。那天晌午,嗖嗖寒风也没能阻挡聂恒洋站在门口的等候,他知道在后山查看产业的王云川要路过他的家门。时间滑过12点,1点,2点,终于,王书记的脚步声近了,聂恒洋摸索着截住王云川,坚决要请吃一碗“粉”。王云川实在不忍拒绝,勉强答应下来。这“粉”是黔江山区用绿豆制成的一种像面条一样的居家主食。按当地习俗,一般待客的“粉”只在碗面上放几片腊肉即可,如果在“粉”下面捂两个荷包蛋,就是对客人的最高礼遇。不一会,聂恒洋老伴端来一碗热腾腾的“粉”递到王云川手上,王云川吃着吃着,从碗里翻出一个鸡蛋,紧接着又翻出一个,他一边吃一边翻,一共翻出七个鸡蛋。此时,王云川落泪了,他知道,老两口平日里一个鸡蛋也舍不得吃,总是积攒起来拿到场上换钱打油称盐。这冬天的土鸡蛋,一个可是要值两元钱啊!这七个鸡蛋,对于他们是一笔多么大的财富啊!而他们对扶贫干部的情份又是多么深厚啊!

回到村里,王云川把这件事情向扶贫工作队作了汇报,他动情地说:“我们为群众做一点事,老百姓都记在心里。”“请组织放心,扶贫路上再苦再难,我绝不叫苦,绝不喊累,唯有这样,才对得起清水村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睛啊!”

王云川帮助建档立卡贫困户摘蚕茧、打桑叶

驻村扶贫,一把汗,一脚泥,日晒雨淋,蚊叮虫咬,说不辛苦,那是假话。

按照工作纪律规定,王云川在一家农户搭伙,一个月800元,吃好吃歹随农家。一次遇到住家户忙收割没有时间做饭,王云川搬一整箱方便面回住所,一吃就是一个星期,这事被担任镇扶贫驻乡工作队联络员邬亮知道了,他拉着王云川,自己掏钱下馆子,算是给王云川改善伙食。三伏天,借一把凉板床,泼上几盆凉水算是物理降温;寒冬里,没有空调,脚不歇步是最好的保暖。

常常,人们看见王云川带顶草帽,挽起袖子,绑紧裤腿,田间地头,摸爬滚打,俨然一个地道的村民,金溪镇驻乡工作队的队长张志坚赞赏地打趣道:“我们的王书记比农民还农民!”

五十多岁的人,抛妻别子异乡打拼,忙的是村里的事,冷的是自家的门。妻子有情绪女儿不理解,他索性把妻女接来让她们看看清水村的风物人情,让家人加入到他的扶贫事业中。血性男儿,有一副铁肩膀,也有一副软心肠,谁不想老婆孩子热炕头?这些苦王云川心甘情愿去接受,因为他能读懂村民眼睛里的语言,因为他记得对组织的承诺,因为他能考量出这片土地的温度。

40多岁的焦连海,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十年前,妻子生下小儿子后去世了,扔下嗷嗷待哺的婴儿和长身体的大儿子给焦连海,多舛的命途让家里一贫如洗,大儿子远走他乡,焦连海拿一根棒棒谋生,渐渐焦连海对生活失去信心,过着有一顿无一顿过一天算一天的颓废生活。前年夏天的一场暴风雨,吹垮了焦连海的房子,焦连海成了无家可归的人。按照扶贫政策,焦连海交几千元就可以拎包入住政府带装修的安置房,王云川多次登门反复动员,焦连海就是不同意搬迁到生活条件好的安居房。

有心的人,总会发现需要自己的地方。

经过走访,王云川打探得知焦连海的不到十岁的小儿子一个人在镇上生活读书,便专门抽时间去看望孩子。在一间低矮的棚房,他看见趴在一根巴掌宽的长板凳上写作业的孩子,当孩子蓬松的头发褴褛的衣衫进入他的视线时,王云川的眼睛瞬间湿润了。不到五平方米的出租屋里凌乱不堪,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看见有人进来,孩子抬起脏兮兮的脸,用一双充满了疑惑的眼睛看着他。王云川一把拉住孩子的手,带孩子到餐馆饱餐了一顿。以后,每次回镇上只要有时间,王云川就去出租屋等孩子放学回家,把买来的食物递到孩子手上。他带孩子去超市,给他买学习用品。看到孩子稚嫩的脸上露出少有的笑容,王云川的心舒坦了。

王云川不知道焦连海是否知道这些背后的故事,到他离任的时候,焦连海仍然没有搬出已成危房的家。

前不久,王云川再回清水村,得知焦连海搬进了新居,孩子再也不用驮着背在长板凳上写作业了,王云川释怀了。

向建档立卡贫困户承诺销售猕猴桃,让产业致富的村民吃了定心丸

人之相交,贵在知心;人之相助,贵在救急。

村里贫困户杨光明在扶贫队和村干部的帮助下,终于搬出了贫瘠的山区,生活生产是否安置妥帖,王云川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一大早,王云川推开了杨光明虚掩的院门,却发现他拿着个脸盆到邻居家接水,王云川惊问为什么?原来几户老住户不同意他家接水源,他们只好在河沟里挑水洗碗抹桌子,在较远的邻居家接一点水饮用。做好事不留尾巴,才能让群众有获得感和幸福感,王云川挨家挨户动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讲清扶贫解决的水源应共享的道理,终于有一户邻居愿意和杨光明家分享水源,但必须自己买引水管道,可杨光明建新房用尽了家里的全部积蓄,无法解决眼前的问题。看到杨光明既高兴又作难的表情,王云川二话没说,自己掏出500元到镇上买来材料递到杨光明手上。当山泉水一滴一滴流进干涸的水缸,杨光明的眼睛泪花闪动,当着大家对着王书记深鞠一躬。

2020年1月17日,已经结束驻村第一书记工作的王云川冒着刺骨的寒风,驱车赶往贵州,他是专程去看望清水村三组村民朱甲斌的。遵义红花岗区一公路施工段,还没有铺设沥青的路面有些磨脚,朱甲斌肩上扛一卷塑料膜,迈着大步朝王云川迎面走来。他并没有在意面前这个人,听到王云川喊他的名字,那么熟悉的声音,像家乡吹来的山风,朱甲斌愣住了。王云川快步上前,卸下朱甲斌肩上的东西,拉着朱甲斌嘘寒问暖,随后,递过去一个写满市六院捐款员工名字的红包,接着又递给他一个装着药品的袋子和两包花花绿绿的年货。工友们围上来问朱甲斌:“你兄弟看你来了?”朱甲斌望着王云川,含着泪使劲点头。

谁能想象,这个干事勤快,手脚利索的朱甲斌几年前曾经是一个几乎丧失劳动力人。

50多岁的朱甲斌祖祖辈辈住在清水村那个“天干渴死人,雨天烂地里”的穷山沟,家里有儿女一双。女儿出嫁后,和儿子老伴一起土里刨食,为了养家糊口,壮年时的朱甲斌外出做泥水工,粉墙搓沙是一把好手。工资虽然不高,一家人吃饱穿暖没有问题。三年前,朱甲斌忽然怪病缠身,成天头昏脚闪人打晃晃,打工不行,农活也干不了,只能躺在床上度日。

为了治病,朱甲斌辗转了多家医院,花光了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病却越来越严重。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妻子放下手上的农活照顾他,田土荒在坡上,小儿子外出打工还养不活自己,一家人生活日渐艰难。躺在床上的朱甲斌常常默不作声地望着天花板,他不知道命运的风将把自己吹向何方,带到哪里?“听天由命吧!”朱甲斌擦一把眼角的泪,无望地想。

驻村的王云川探访到朱甲斌的情况,他知道,这是个可能因病致贫的“边缘户”家庭,如不及时救助,清水村贫困户的数字将不减反增。他把情况向曾经担任工作队联络员现在是市六院党委书记的邬亮作了汇报,得到六院党政工团和职工们的倾力帮助。

治穷先治病,救人先救心,市六院整体响应脱贫攻坚行动,实施对患有大病的农村贫困人口重点救助。朱甲斌被纳入市六院的救助名单。

2018年12月11日,在王云川的张罗下,朱甲斌住进了市六院骨科,住院费不够,院团组织发动团员青年爱心捐赠,解决了朱甲斌住院期间医保以外的4000多元医药费和出院后半年的用药费用。病情复杂,医院书记、院长组织专家会诊,确定了医学治疗与心理疏导相结合的诊治方案,他们以爱心关切着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朱甲斌住院治病期间,王云川像家人一样关爱着这个从大山里走来的病人,常常抽出时间陪伴在他的病床前,给他心理引导,帮助他重树信心。

半个多月的住院治疗,让基本恢复健康的朱甲斌感受了人间真情。出院那天,王云川望着一步三回头的朱甲斌,那颗牵挂的心还是无法放下,他转身来到院党委书记邬亮办公室,请求组织批准他对朱甲斌的特殊帮扶。邬亮拍了一下王云川的肩,表示赞同。就这样,朱甲斌成为王云川不是家人的“家人”。

为了朱甲斌一家的生活,王云川求一个拐了几道弯的亲戚给朱甲斌夫妻找到一份身体能胜任的工作,又拜托一个朋友将朱甲斌的儿子介绍到外地工作。一家人的生活有了着落,笑容重返朱甲斌的脸上,这个感人故事也在大山窝窝传扬开来……

责任编辑:陈一豪 全丽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