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党建头条微信公众号> 详细内容

乘风破浪的年轻公务员

文章来源:七一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6-28 15:30:01 字体:

六月了,毕业了,该找工作了,考公务员吗?

最近,湖南、陕西、河南、江苏等10多个省份发布了2020年度省考公告。有媒体发现,各地省考虽然因疫情原因比往年有所推迟,但在招录数量上有所增加,并且向应届生倾斜。有的省份扩招幅度接近400%,不少地区也扩大了基层公务员的招录规模。

毕业以后考了公务员,目前是什么状态?我们和几个刚入职一年的公务员聊了聊,听听他们这一年的经历。


一、去基层不?


北京,还是重庆?

去年苟县芳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时,在北京找到了一份工作。同时她参加了重庆公务员考试,考上了重庆市潼南区纪委监委的岗位。最终,她去了重庆。

她选重庆有个契机。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到中国政法大学考察,参加了一个班的支部活动,正好就是苟县芳所在的班级。总书记鼓励他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施展自己的才华。

这句话影响了苟县芳后来的择业。她放弃在北京的工作机会,选择了重庆潼南区纪检监察机关,一是觉得监察体制改革以后,纪检监察机关很需要法律人才,她可以用到自己的专业;二是她对自己有定位——“大学生不能自视过高,要沉得下去”。她身边很多同学都是这种看法,不少师兄师姐毕业时都去了基层,有去甘肃、贵州、黑龙江的,有去了宁波街道的,有去了广西县级法院的。苟县芳现在工作的地方也有她的校友,那人通过选调来到重庆,做了驻村第一书记。

“到基层去”,是近年来公务员省考的鲜明取向。在今年山东省公务员的招录名单中,基层招录人数相比去年大幅度上升,从去年仅招录1286人增加到5193人,占到了今年山东公务员招录总人数的一半以上。从今年各地公布的招录岗位来看,街道办事处等基层岗位的职位需求也比较多。

对于大学毕业生来说,今后选择进入公务员这个队伍,大概率意味着把人生的根扎到基层,跟群众打交道,帮他们解决烦心事。


二、工作辛苦不?


柯俊鹏从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后,去法国留学,学的金融专业,回国之后在企业工作了一阵子,然后考进了厦门市湖里区纪委监委。

他以前没在机关工作过,进来以后才发现,身边同事专业水准很高,很多人通过了国家统一法考,是一帮实干家,想方设法给社会带来一些改变。

柯俊鹏自己入职后这一年也是相当丰富多彩了。先是被借调到市纪委,今年发生疫情,他又去厦门机场参与防疫工作。最开始做乘客引导、填写信息、人员分流、送旅客去酒店,后来去境内专班,负责国内旅客的核酸检测、信息维护,大部分岗位都被他轮了一圈。

这事忙了几个月,回到单位以后,他就开始参与办案。目前住在留置点,白天经常出去外调,早上八点开始工作,晚上忙到几点就不好说了。

柯俊鹏觉得,这份工作当然有一定的稳定性,但工作内容一直在变化,经常会面临新的工作任务,进入新的领域。他计划三四年后能把业务基础打牢,至少不拖团队后腿。

现在国家有太多任务需要公务员去参与,和柯俊鹏同样辛苦的基层公务员有很多。今年疫情到来,不少单位大年初一初二就回到工作岗位,有人连着十多天没回过家。有人要下乡走访,在村里住下来,一跑就是几个月。最近南方下暴雨,很多县乡镇干部都是不眠不休地防汛,哪里雨大往哪跑,上山下田爬房顶,泥里淌水里泡。

这几天有一个数据让国际上很震惊——截至6月22日,中国全国医疗卫生机构进行核酸检测累计达9041万人/份。中国的核酸检测能力提高,除了医学上的进步,更是社会组织能力的体现。最近北京大规模开展核酸检测,除了医院,很多学校操场、体育场、小区都搭设了核酸检测场地。比如胜利街道辖区,连夜把一个棚改待回迁区域改造成了检测场所,只用了9个小时完成了场地搭建、现场布置、物资筹备等工作,到25日已经检测了近万人。这背后是大量医护人员、工作人员牺牲假日休息,在闷热难耐的环境中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整日整日地工作。所以中国这份9000万人的检测数据,真心来之不易,凝聚着多少人的辛苦。


三、成就感大不?


只要用心干,成就感“爆棚”。

在祖力阿亚提·木合也提的家乡,考上公务员的第一年,要去南疆偏远地区支教。祖力阿亚提作好了这个心理准备,2018年大学毕业后备考一年,考上了吐鲁番市纪委监委驻市人大机关纪检监察组科员。去年六月一入职,她被分配到新疆阿克苏乌什县的一所幼儿园,成了一名幼师。

祖力阿亚提经常给幼儿园的小孩讲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让他们知道世界不只是眼前这个小村子,外面很大,一定要往外走。她觉得自己是帮农村孩子看到外面世界的一双眼睛。

她发现,这个地方虽然落后,但人们的观念在变,想要走出去。这里的农民种核桃、杏子,以前不知道怎么往外卖,往往是经销商过来低价收购,高价卖出,农民挣不了几个钱。支教的公务员来了以后,教农民做农产品生意、跟外面的人打交道。农民都很努力地学习,家里的孩子受到家长影响,也特别渴望知识。在这边上课,你哪天要是不布置作业,孩子就会“质问”你:“老师,你不布置作业吗?”

柯俊鹏说自己考公务员,是想为这个社会做点事,一辈子给世界留下点痕迹,这种心灵上的快乐是巨大的。比如这次参加疫情防控,穿着防护服很难受,戴着N95口罩透不过气,但辛苦过去了就过去了,不会留下痕迹,以后跟人一说起来,“我为厦门这个地方守住了国门”,想想就很开心。

他说,一个岗位就是一份责任,不做事,浪费自己的时间,很可耻,也很空虚。

责任编辑:陈一豪 唐浚中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