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丨青天月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谭德成 发布时间:2020-06-28 14:52:16 字体:

初夏的上午,太阳爬山,我们也爬山。一步一身汗,爬上了云端,歇在海拔一千五百米的人头山。带路的是在这儿山居三十八年的老乔,他一见面就一嗓清腔唱响了山寨,空谷传声,漫山回应……

这山坐落在鄂渝交界的七曜山群峰之中,万州以南从西到东平行走向的两大山脉之一,是冰川时代造山运动形成的高耸峰岩,远处看顶部巨石酷似人头而得名。有长诗记其事:“……人头古寨,雄踞七曜山群山中。回溯亿年前,造山运动显奇功,单石成峰多如笋,白土人头独称雄。宛如巨人伫山巅,朝北复朝南,纵目观群峰。”

午时许,青天下的人头山寨,云风扑面而来,瞬间又不知下落,不见踪影。老乔虽然年事已迈,但是身轻如燕。他一直走在前面不停地介绍,还不时停下来照顾我们。来到寨脚,朝天一望,壁立的刀背梁上悬空架着百步天梯,一路人不由心惊胆寒。好在近年装置了栏杆可扶,我们一路小心翼翼、诚惶诚恐,不敢有丝毫大意,终于触摸到了云中山寨。所谓的山寨,就是峰巅上一座形似人头的圆柱巨石,“寨顶高千仭,奇石凌苍穹。下有古树长藤荆棘相钩连,上有万丈顽石绝涯凌长空。千步穷其巅,只有木梯鸟道石磴与寨通。雄鹰欲上难插足,猿猱思登愁难攻……”

我们在寨顶基座的平台上,极目远眺,一览众山小,这绿盖的山川,广袤的田野,都在脚下,神奇而又宁静。可是,老乔每次站在这里,心潮就起伏,按捺不住。曾几何时,他在这座山上经过风,淋过雨,穿过云,扎过雾,背起太阳忙栽忙种满山跑,以山为伴,以酒为歌,以歌壮胆。他的经历感动了远方来的姑娘,在这里收获了天赐的良缘。万万没有想到,这座山现在“火”起来了。面对天天来一拨去一拨的考察人,涌动着无限的期待!

老乔爱山如命,被民间传为爱山奇人,故别号登攀、升攀。据介绍,他有过传奇人生,曾经是响当当的民间艺人,能歌善舞,吹拉弹唱、杂技魔术,门门不深,但样样都会点。或许家寒和其他伤痛的无奈,他曾经只身上了人头寨,以洞为家,度过了他二十六年的崖居生活,常人皆无法想象。早上迎着红日出山,晚上借着月光回山。孤独的生活起起落落,老乔却乐观面对,从未屈服。时不时在崖洞里搞没有观众的个人演唱会,借着蓝蓝的天幕上洒下的星辉月光,把层层叠叠的远山夜色剪影当做观众,自弹自唱自演样板戏,男声、女声、童声轮番演绎,自得其乐,回到上山前跑江湖的那个状态。

这座山从山脚往上看,一座半圆形的山峰,排列着三个峰巅,相距百余米,都是人头凤冠,一个角度一张脸孔。横看一条船,云海扬帆,竖看一座峰,活现巨人的伟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