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我与成都三人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黎世泽 发布时间:2020-06-28 14:10:21 字体:

 

那天,居住在海口的诗人同学发来一条微信,那是一张照片,上面有一个面带微笑、沉稳睿智的老年男子。同学他们几个文友正在海口和照片上的男子聚会。

虽然已过二十几年,虽然老了胖了,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我那时正在大学读书,二十出头,对文学痴迷而狂热。记得有几天,我坐在空旷而安静的教室里,一直不停地写,写到夜阑人静,写成了一篇小说,寄给《四川文学》编辑部。

令我惊讶的是,短短几天后,我收到了印有“四川省作家协会”字样的信封,那是编辑的回信:我的小说准备在《四川文学》上发表。在惊讶之余,便是兴奋,兴奋得几天都没睡好觉。在兴奋之余,便是回味,“先生”,我一个小小的学生,编辑竟称我“先生”?!“小说就应该这样写,主要写一种感觉,一种情绪”,我一个初学写作者,编辑竟只字不提“不”字,全是鼓励?!信不长,仅寥寥几句,但字字稳健、笔笔铿锵。我记住了编辑的名字:高旭帆——一个从“康定溜溜的城”走来的“康巴汉子”。

第一次见他是在二十六年前。1994年9月,在四川作协举办的广元笔会上,我见到了吉荻马加、杨牧等文坛大家,也第一次见到了他。原来,他矮矮的瘦瘦的,与我心目中高大威猛的“汉子”并不挂钩。这样的个头与我相仿,这样的形象倒让我感觉有些几分亲近。“高老师!”我恭恭敬敬地叫。他笑笑,竟有些腼腆,眼睛里露出温暖而柔和的光。

谈到编辑和发表我的小说,他说:“我和你素昧平生,我们的相识来源你的稿子。”他又告诉我,“四川作协计划重点扶持一批小说写作者,你在计划之列。”他和我说话不多,却句句沉甸甸的,像一粒粒石子,激起我心中的涟漪,激发一个青年心中的梦。他的姓是“高”,他的名是“旭”和“帆”,原来他并不矮,他和他的姓名一样,高高大大,是高原上伟岸的男子汉。这告诉我,你在帮助别人的时候,就会被别人高看,就会体现人生的价值。

在几天笔会里,他的发言并不多,即使发言,也是寥寥几句,言简意赅。原来,他并不喜欢说话,他把他的关爱和温暖,都体现在实际的行动中。笔会结束时,他送给我一本叫《山吼》的书,是他的“崩岭山系列”中短篇小说集,这本集子在当时的四川文坛获得好评如潮。原来,他不喜欢说话,是在静静地倾听“崩岭山”隆隆的山吼,是在与自己的内心长久地谈话。我明白了,一个写作者,抑或一个创业者,必须沉心静气,抛却浮躁和杂念。那本叫《山吼》的小说,我篇篇都细读,在我的心中有很高的位置,当我与别人谈到沈从文的湘西、贾平凹的商州、莫言的高密时,我会想起他的“崩岭山”。这也告诉我,无论是一个写作者,还是一个创业者,创建自己的“根据地”,就向你的事业坚实地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