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世事如烟·老寨系列②娘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黎世泽 发布时间:2020-06-19 09:05:05 字体:

 

 

爹去世时,福生只有七岁。

福生记得,那天天没亮,爹一声“哎”,扛起一根盆口粗的木头,摇晃着去距老寨二十里外的集市。

他左盼右盼,盼到炎炎的太阳落山之时,一人捎来信:快去路上接你爹。娘一路哭嚎,接回已经咽气的爹,还有用木头换来的半袋米和爹留下的一句话:

“读书,福生读书。”

 

 

福生到了读书的年龄,看着别家的细娃高高兴兴去上学,但他摇摇头,不去学校。“娘,替你做活……”娘簌簌地落泪:“你爹要怪你娘!”

福生去学校时,娘拿出一双新鞋要他穿上。福生知道,娘是做鞋的好手,一年四季为别人做了一双双鞋,但她老是赤着双脚。

福生摸摸精致乖巧的新鞋,不肯穿,说打光脚利索。娘轻柔地说:“这是娘的礼物。”顿了一顿,悠悠地说:“穿娘做的鞋,走路稳当。”

娘给他轻轻地穿上,轻轻地抚摸,把脸贴上去,又一阵轻轻地摩挲。福生感到鞋上有娘暖暖的体热,便说:“长大了,给娘买鞋。”娘把他搂在怀里,泪水溢出眼眶。

福生的学费在娘穿针引线、执剪捉布中获取。福生天天读书写字到深夜,“咝咝”的拉线声始终伴随他。

夜风飒飒,狗子吠叫。

“娘,睡呀。”福生在竹篾墙这边说。

“娘哪里累?”娘在竹篾墙那边答。

在这四壁漏风的茅屋,福生感到温馨。

 

 

福生穿着娘做的鞋,稳实地走。

那年初秋,福生以学校第一名的成绩,得到了去外省读大学的通知书。

娘正在田里收割水稻,她爬上田埂,脚也没洗,就拿着那张红红的纸片,踉踉跄跄地跑到爹的坟前,响响亮亮长长久久地哭泣。

离开老寨的那一天,娘为福生收拾远行的包袱,塞进一双鞋,悠悠地说:“穿娘做的鞋,走路稳当。”

福生捧着鞋,久久地摩挲,感到鞋上有娘暖暖的体热。他看见娘仍赤着双脚,黑、瘦、矮,脸上的皱纹沟沟回回深深浅浅,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福生咬咬嘴皮,没有哭出声来:“娘,给您买鞋。”

 

 

福生穿着娘做的鞋,大学毕业了。

福生大学毕业后,在外省的城市工作。

福生和娘相隔千山万水,他一有空就给娘写信。他给娘写了无数的信。

工作第一月,福生写信说:娘,我领工资了,走了几条街,给您选了一双鞋。您穿上吧,莫打光脚了。

娘托人回信:娘喜欢,娘喜欢。

工作第一年,福生写信说:娘,我结媳妇了,您来吧,一起住。

娘托人回信:等娘老了,就来住。

工作第二年,福生写信说:娘,您有小孙孙了,取个啥名字?

娘托人回信:就叫福满吧。

工作第三年,福生写信说:这个家很幸福。但家里还缺您,还缺咱们那个茅屋里的温馨。

娘托人回信:娘挖了这季红苕,点了这季麦子,就来看小孙孙。

 

 

秋天缓缓地过去了,福生没有盼来娘,而是收到老家发来的电报:火速回乡。

福生带着妻子和儿子,坐火车,赶汽车,又走路,匆匆地赶回老寨,赶回曾经居住十几年的茅屋。

茅屋里却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只有静静躺着的娘。福生没有和娘说上最后一句话。

乡亲们说:这个秋天不休不止的绵绵细雨,密密地笼罩山乡,当娘挑着红苕下山的时候,倒下去就没有再起来。

乡亲们给福生拿来两个包裹。福生打开一个,是他三年前给娘买的鞋。

“你娘说,她下地干活,糟蹋这鞋,送给你的媳妇吧。”

福生打开另一个,是三双大大小小精致乖巧的鞋,分明是给她的儿子、她的儿媳妇和她的小孙孙的。

福生把三双鞋拥在胸前,感到了娘暖暖的体热。他俯身下去,跪在地上,泪如泉涌。

“你娘还带给你一句话。”乡亲们说。

“啥子话?”

“你娘说,‘读书,福满读书’。”

乡亲们又递给福生一张薄纸片,这是银行存折。“你娘说,存给福满读书。”

福生放肆地大哭:“娘,娘……”

他的妻子也嘶嘶哑哑的:“娘,娘……”

他的儿子也咿咿呀呀的:“婆婆,婆婆……”

责任编辑:卢晓龙 全丽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