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党刊好文>党员文摘> 详细内容

文化|网红审美,局限了我们看世界的眼光

文章来源:时代邮刊 作者:​佳 琪 发布时间:2019-10-21 16:46:40 字体:

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网红店,隔三岔五在朋友圈晒“九宫格”。刚开始,一切都是那么新鲜美好:店铺布置精美,推门进来是一串串风铃,她独自坐在长长的桌子前,风铃“叮咚”作响,她听着声音,吃着大理石碟子上的抹茶蛋糕卷,有一种过上高品质生活的满足感。于是“咔擦”一声,她把这个画面记录下来。

翻看她的朋友圈,看多了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雷同的几何图案抽象画,火烈鸟、龟背竹、霓虹灯、粉墙。有一个网友说:“我曾经也这样,但现在不再拍这种网红照了。因为我想看看网红以外的世界。”

去年,上海有一个艺术展《棉花糖与白日梦》,但展厅没有令人仰慕的传统艺术,也没有脑洞大开的现代作品,只有粉红电话亭,巨型棒棒糖,大懒包,秋千屋。这种冒着粉红泡泡的艺术展览,叫“网红展”,从咖啡馆,转场到美术馆,再到艺术空间。那么,网红展到底在展什么?“哇,好好看!帮我拍个照,感觉到达了审美巅峰,再发个朋友圈求赞”,这几乎是所有网红展的目的。

我们不拒绝网红美,但要警惕这股风潮愈演愈烈时,人们不再欣赏真正的艺术作品,不再瞻仰大师名作。狂欢的背后是越来越多人都在以同一种眼光看世界,画地为牢,很容易养成一种对美狭隘的偏见。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美盲”的体现?当我们失去对美的判断力,失去对美的想象力,最后会变成一只只会欣赏“网红风格”的井底之蛙。

前段时间,人们开始热衷修复20世纪90年代港星的美颜,他们的模样修复后,确实面容清晰,苹果肌饱满,线条感也更丰富。但仔细看便会发现,修复后的他们变得不一样了,抹去各自身上独特的气质,他们只是一个稍微出众一点的网红罢了。

曾有一位粉丝将舒淇的照片重度磨皮,打上柔光,黄皮肤瞬间变成白皮肤,粉丝为此沾沾自喜,却被舒淇直接点名:“你怎么不去粉一个白人呢?”袁咏仪的素颜照也被粉丝十级磨皮嫩肤,削尖下巴,被她看到后,回复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对人的审美被“网红脸”侵占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美有了标准答案:不能有雀斑,不能有皱纹,不能长痘痘。我们以为只要拥有大眼睛,翘鼻头,瓜子脸,白到发光的肌肤,就是美的。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漂亮的人越来越多,什么样的美能够不随着阈值的提高而失色呢?被赞最多的答案是:“生命力,永远的生命力。”

我们在追求美的同时,忽略了气质才是一个人真正长存于世的美。没有生命力的美,就像是一朵被打了防腐剂的花,没有灵魂。那外表的美不可以追求吗?当然可以追求。但如果人生追求的只剩下外表,那何其可悲。即使我们用美颜相机把脸上的皱纹、斑点去掉,即使美容针能把我们的脸颊变得更加饱满光洁,那也不过是一种自我欺骗。如果只能接受好的一面,拒绝岁月带来的“不完美”,这样的美,很浅薄。

王尔德说:“只有肤浅的人,才会以貌取人。”真正的美从来都不显而易见,也不难以察觉,如果只看到外表的美,未能觉察到美的深处,终究浅薄。

(摘自七一客户端/《时代邮刊》)

责任编辑:李海燕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