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七一视角> 详细内容

原创| “我的武陵山兄弟”

文章来源: 作者:CQDK全媒体记者 李俊生 发布时间:2019-09-12 14:45:51 字体:

 

 

清明村硬化之前的道路,一下雨满是泥浆 图 冉小超

驻村工作队在村民家做工作  图 冉小超

凌晨12点,驻村工作队和村干部还在村民家做工作  图 冉小超

 

2018年初,报名参加扶贫工作后,作为扶贫工作队队员来到武陵山区清明村的冉小超见到了方文。

“怎么还有个博士?”冉小超心里嘀咕。

当天,20179月就已到村的方文坐在打印机旁,正在绘制清明村的产业图纸,二人简单握了个手。

“非常欢迎,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方文道。

初次见面有些陌生,在随后的交谈中冉小超才知道,眼前这个学者气质的博士就是自己的队长。

“没有来错。”冉小超告诉自己。


三十年前的“种子”

 

“老婆,如果我报名的话你怎么看?”

2017年8月的一天,庆市林科院经济林研究所的QQ群里发出了一份关于担任驻村第一书记的文件,看到文件的方文如此询问妻子。

时间回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贵州遵义,正值年少的方文在农村摸爬滚打,什么苦累的农活儿他都必须干。烈日、风霜、雨雪,方文尝遍了农村的艰辛与不易,一颗种子在他的心中埋下了:“我要为农村贫困落后的面貌做点什么。”

考大学,学林学,研究生毕业后在林科院从事林业工作,方文保留着渴望改变农村贫穷落后面貌的初心。

2015年国庆节,回乡探亲的方文看到家乡在当地扶贫工作者和村民的努力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危房改造完成、手机信号畅通、双向车道……这还是当年那个贫穷落后、信息闭塞的家乡吗?

年少时深埋方文心中的“火种”燃起:“如果有机会,我要去扶贫。”

机会已至,决定之前,他必须问问妻子。

“你一定能干得很好。”妻子支持他。

交报名表,收拾行装,驱车近7小时,一周后方文来到了大山深处的清明村。

冉小超有着与方文类似的经历。

 

 

默契解难

 

“遇到这种情况,不要硬碰硬。用好的态度讲明道理,村民会配合的。”方文跟冉小超分享自己的工作心得——他们刚刚做通了态度较顽固的一家人的工作。

2019年3月的一天,清明村以点带面的示范片区人居环境整治已经到了扫尾阶段,时间紧急,但4组老滕家屋旁的10立方米左右的塑料垃圾仍未清理。

开完会的驻村扶贫工作队赶到老滕家时,已是当晚10点。看到方文一行人,老滕家的人板着脸。

不能硬碰硬,方文和冉小超达成共识。

“孩子学习情况怎么样呢?”

“最近干的活还好吗?”

没有直接提垃圾清理,方文问起了其他看似不相关的事。冉小超则在一旁主动为大家倒茶。

老滕家气消了一半,态度缓和下来,并主动开了口:“我知道你们来是为了这个(垃圾)事,其实……”

“整个院落都挺干净,但那堆塑料袋影响美观。”驻村工作队看到了希望。

“你们弄吧。”老滕家松口了。

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挖土机和货车开始工作,第二天整个院落干干净净。

仅仅2018年,全村就有600多户200余人在全村推进环境整治的工作中受益,清明村“脏、乱、差”问题得到扭转。

在这些工作中,方文和冉小超更默契了。

 

兄弟之谊

 

“你应该是中暑了。”方文对冉小超说。20188月的一天,正是最炎热时,一天的下村走访完,冉小超感觉头晕,全身发软,没有胃口。

“好严重!”方文拿来了两支藿香正气液,让冉小超吃了休息。

刚吃完晚饭,一个紧急通知来了,二人当晚必须去距离清明村12公里的车田乡赶出一份扶贫产业材料。

二人为此感到头疼不已。中暑的冉小超十分需要休息。

“你别去了。”队长方文担心中暑的冉小超。

“那你就要赶通宵了。”方文要一个人做两个人的活儿,工作量可想而知。

“我明早开车来接你,你通宵工作第二天开车不安全。”冉小超说。

通宵工作的方文第二天早上8点才赶完材料。早上6点就赶到车田乡的冉小超开着车载着方文回清明村,汽车在山路上行驶,车灯的光束穿透浓雾,一路颠簸、急弯,冉小超转头一看,副驾驶的方文已沉沉睡去。

想想平时吃住都在一起,一起入村走访,分工合力啃下工作上的“硬骨头”,一起躲避山中毒蛇……冉小超和方文觉得,彼此就像战斗在脱贫攻坚战场上的兄弟。

 

 

 

责任编辑:李俊生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