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党史参阅> 详细内容

原创| 那思考的“小平小路”

文章来源:七一网 作者:郝安 发布时间:2019-08-22 11:11:15 字体:

今天是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总设计师邓小平115周年诞辰。说起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我们都会深切地想念起小平同志,同时还会想起江西那一条再普通不过的红土小路。

2014年8月20日,习近平书记在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摄

谁都知道,邓小平是四川人,他那到老一直不改的乡音广安话,是最好的证明。但中国人向来好追根究底,一数典寻祖起来,就会发现,小平同志的祖居地原来还是在江西。这就很富有意味。湖南出了个毛泽东,毛泽东的家世是从江西迁来湖南韶山的;四川出了个邓小平,邓小平的家世也是从江西迁去四川广安的。江西这块养育了革命的红土地,果然是人杰地灵。不过总的来说,无论江西,还是四川湖南,20世纪在中国出了这么两个伟人,实在是全中国人的福气。

邓小平与江西这块土地,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缘份。他自16岁离开四川广安家乡,一直到他去世再没有回去过;而在他一生三次政治磨难中,却有两次与他的祖居地江西有关。30年代初期,他在江西中央苏区被“左”倾错误路线打成“毛派头头”,下放农村劳动改造。第二次他又落难到这里。于是,就有了一条小路的故事。

天下乾坤,大道小道,阡陌纵横;自称自己的真正专业是打仗的小平同志,一生驰骋东西,转战南北,也不知走过多少路。当年他被编在“红章”纵队里随部队渡过于都河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25000里。而对邓小平来讲,这已是第二次长征了。再往前4年,红七军从广西到江西,走一路,打一路,就已经走过了7000里。中国革命是走出来的,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走出来的,这话一点不假。许多年以后,女儿毛毛问父亲:“长征的时候你都干了些什么?”邓小平只说了三个字:“跟着走”。世界上的路很长很多,难以计数;与世纪相伴的小平走过的路也很长很多,也难以计数。但唯有一条小路,一条从青青的草丛中坦露出的红土飘带,永远地铺在地球的胸膛,刻在中国人民的心底,是那样地令人震颤,令人时时想起。

这条路就在离江西省会西南方向十多公里的一个叫做望城岗的地方。1969年萧瑟的一个秋日,邓小平同志在中南海被软禁三年之后,一架军用专机把他同他的夫人卓琳还有他的继母一起,从首都北京一下卸到这里。

在江西劳动时期的小平同志和母亲、卓琳

开始并没有这条路。三个平均年龄近70岁的老人被赶到这里以后,被安排在一幢人去宅空的两层小楼里。到这里来,当然不会是让这三位老人度晚年享清福来的。曾经巨手一挥收敌65万,接着又挥师过江,再收半壁河山的邓小平和他的夫人卓琳,要接受监视,要强制劳动改造。从那年的11月9日开始,相依为命的夫妇俩每天上午都要穿上劳动服,到原来是个拖拉机站,后来又改成拖拉机修造厂的工厂劳动近4个小时。小平同志当时主要干的是钳工,一下一下用手工把圆圆的轮带螺丝锯掉一边。这还是他1920年在法国勤工俭学干过的老行当。50年以后,竟又驾轻就熟,有板有眼地重新操起了旧业。

南昌虽说是南国,可冬天很冷很冷。起初,遭冷遇的邓小平去厂里劳动,要下了坡岗,沿着一条沙土大路绕弯在风中雨中雪中走将近一个小时,既劳累费时又不安全。于是,某一天,好心的工人师傅就在工厂的后墙开了一道小门,专供邓小平夫妇出入。从那以后,每天清晨7点45分和中午11点半,都有两位老人行进在苍穹下,田土间。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渐渐地踏出了一条蜿蜒的坚实小路。现在回过头来看,我想,当时纯朴的工人同志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一善良的举动,不仅使当时年迈的小平夫妇可以抄近路上班,也为共和国留下了一段珍贵的史料和一笔重要的文物财富。直到今天,这里的人们还称这条小路为“邓小平小道”。

有三年时间,整整三年啊,邓小平每天要在这条小路上走两趟。来时20分钟,去时还是20分钟。他沉思不语,步伐很快,他不说话,那时没有人跟他说话,纪律也规定不准许他说话。他只能微微低头,背了两手,默默地走路,默默地思考。他一直在走路,也一直在思考。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走他的路,看他的书,想他的事,还加上劈他的柴,砸他的煤,种他的菜,喂他的鸡。他有子女,此时却都漂泊四方;他是一家之主,古稀老人了,却是一家唯一的壮劳力。每每黄昏时分,当落日在院子里照出长长的人影,是小平同志又出来散步了。他每天绕着院子来回40圈,一圈不多,一圈不少,一天不拉。经年历月,楼前楼后的草坪又让他踩出一道细细的浅痕。邓小平是与中国现代史上,与中国共产党党史同步的人。他早年离开家乡,过洋留法,不久加入了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从此踏上了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革命历程。此后他又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打定主意更坚决把自己交给党。回国后他参加了著名的八七会议,就是在那次会议上,邓小平第一次见到了毛泽东。再以后是领导百色起义、龙州起义,参加长征,太行抗日。就是在太行山区的抗日烽火中,开始了刘伯承与邓小平长达13年之久的合作。也由此传出了“刘邓不可分”的佳话。1945年10月,刘邓指挥部队在陇海路南北先后九次与国民党军较量,九战九捷,打出了刘邓大军的威名。再往后,是毛泽东要刘邓大军“下决心不要后方,以半月行程,直出大别山”。又是走路。刘邓大军12万人马,走过黄泛区,跨过沙河、汝河、淮河,强渡黄河,千里挺进大别山。再以后就是以少胜多,一口一口吃掉了三大战役中规模最大的淮海决战这锅夹生饭。接着,毛泽东把渡江作战的指挥交给邓小平,一举过江,解放南京上海,宣告蒋家王朝反动统治的覆灭;继又率千军万马拿下大西南,完成中国大陆的解放,打下江山建国。然后当秘书长,当总书记,当副总理。半生戎马,一生坎坷,从南到北,千里万里,和党和国家前进的脚步并肩走了大半辈子,拥有赫赫开国功勋的人,如今剩下的只有一条小路和小路上深沉的思考。好在没有谁能禁止剥夺得了一个人的思考。看他敦实的身子步履悠闲,脸上静如春风,其实他辛苦啊,心更苦。当年的士大夫范仲淹尚能进亦忧,退亦忧,共产党人邓小平又如何能不忧国忧民,忧心如焚。好在他还能走路,走路既能健身,更能思考。我就思忖,那眉头紧锁,双眼透着忧郁的邓小平,心底脑海一定翻波涌浪,世事如云任卷舒,因为他毕竟是治国之才啊。点塔七层,不如暗处一灯。我又思忖,或许正因为远离喧嚣之外,能够更准看穿看透事物的本质,所谓旁观者清是也。果不其然,不在庙堂之高的邓小平一俟出山,便举重若轻,大刀阔斧,几年时间,就把一个千疮百孔的国家从断崖边拉了回来。家贫思贤妻,国乱思良将。他是毛泽东请出山的。毛泽东把邓小平拉到自己面前,宣布说,我们现在请了一位总参谋长。你们的老上司,我请回来了,政治局请回来了。周恩来手术那天,用了麻醉前的镇静药躺在平车上,在从走廊推到手术室的过程中,他紧握小平的手,很激动而且声音很大地说:过去一年多的工作,证明你比我强得多。

小平同志堪称治国良将。毛泽东说他无论政治,还是军事,论文论武,都是一把好手。这真是入木三分、鞭辟入里的精到评价。孟子曾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小平同志这挑大任的一把好手,一生遭过多少苦、多少难啊!该吃的苦他吃了,不该受的罪他也受了。小平同志是对待个人命运相当达观的人,一生磊落坦荡,沉稳坚韧,临危不惧,遇喜不亢,恋国恋家,无私无我。死后连一捧骨灰也没有留下;而且他走时距离香港回归仅仅只剩下百余天!老人曾说我要活到1997年,到香港自己的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哪怕坐着轮椅也要去。他是思之切切、言之切切、念之切切啊!他活到了1997年,却没有等到这一月这一日。1994年,他90岁高龄,在上海杨浦大桥的蒙蒙细雨里说:“喜看今日路,胜读百年书。”毛毛在边上,她说:“40年了,我还没听到作诗呢。”小平同志说:“我这不是诗,我这是内心话。”苏轼曾说:“天下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小平是也。他被贬江西,毕竟和常人受困受拘大不一样。翻开历史,像这类经磨历难而后有大作大为的不乏其人,比如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属此类大勇者,过去有,以后还会有。在江西这条坎坷的小路上,邓小平就来来回回走了三年,来来回回思考了三年。后来辗转来到父母身边的女儿毛毛,回忆那段生活时说:他沉思不语,步伐很快,就这样一圈一圈地走着……看着他永远那样认真、永远那样沉静的神情,看着他向前迈出的快速而稳健的步伐,我想,就在这一步一步之中,他的思想、他的信念、他的意志,随着前进的每一步而更加明确、更加坚定起来。这些思想的蕴蓄成熟,是否已为日后更加激烈的斗争做好了最充分的准备呢?诚哉斯言,或许中国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就是从这条小路延续延伸过来的,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和第二卷的许多思想,就像江西沃野红土地里茂盛的庄稼,最初就是由这条小路孕育,继而破土生长出来的。谁能想到谁又不庆幸,1973年2月,历经浩劫,已经68岁的邓小平,能够稳健地带着他的成熟思考和深谋远算,一步一个脚印地从这条小路上走出来,走向了他一生中最灿烂辉煌的岁月。离别之际,只身孤影,缄默无声的邓小平留下一句话:我还可以干20年!果然,引人注目的“邓小平复出”,给他深深挚爱的祖国和人民带来福祉,并由此开创了一条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通衢大道。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正是由于有邓小平同志的卓越领导,正是由于有邓小平同志大力倡导和全力推进的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欣欣向荣,中国人民才能过上小康生活,中华民族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才能以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东方。

责任编辑:全丽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