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七一视角> 详细内容

原创 | 八台山上“一碗水”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向求纬 发布时间:2019-05-31 10:09:17 字体:

 

八台山位于大巴山南麓和川渝两地交界处,最高峰海拔2300多米。八台山不是孤零零的八个台地,而是一片绵延起伏、层迭上升的山脉,每个台地都要绕过几个或十多个小山头,蜿蜒几公里、几十公里,然后盘旋着绕上山顶。

山顶也是宽阔延伸的台地,每个顶包和洼地几乎不长树、不长草,清一色铺满一人多深的蓼叶。风吹过来,浅浅的绿浪高低不平,此起彼伏,从身后的远山漫来,朝前方的远山漫去。叉腰站在这里,极目四望,有一种“一览众山小”、“心潮逐浪高”的感觉。

早年从八台山西侧的四川省万源市到东侧的重庆市城口县,只有一条山区公路可行。那公路我真想用“羊肠小道”来形容:土路,单车道,路上是重车碾出的两道辙,中间拱着土坎,底盘低的小车别想开上去。遇到会车,得老远就找个稍宽一点的拐弯处停着,耐起性子等上坡的车慢吞吞地挪上来。三天一班的客车,坐上去就得做好上山两小时、下山两小时的思想准备。冬天坐车,公路上底下是冰,面上是雪,客车绑上防滑链也无济于事,经常能碰上车轮转不动、直接滑到里侧边沟或外侧岩边的情景。

但无论行车多么艰难,货车司机来到山顶台地处,总要停下来歇歇脚,抽根烟喝口水。客车行至山顶,经司机或当地人一指点,乘客们也会停下来,蜂拥至一个地方去喝水、洗漱。

什么地方呢?一碗水!

一碗水就在八台山顶的一个低洼处,洼地的底部是一方硕大的整石,石头上有一个坦平的大窝,直径约有一米,看起来像个“大碗”。“碗”里常年盛着满满的泉水,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冬天也不结冰),沁凉甘冽,从不干涸,从不溢出。神奇的是,“碗”里“碗”外,四围周遭,竟没有一个来水处,也没有一个泄水处。

自然界有些奇事奇景有时是解释不清的。大约这一碗水和这里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地表水位升降有关吧!或许这片山顶洼地、这块盛水的岩石恰好就处在那条特殊的“线”上、那个特殊的“点”上呢?

我在城口县文化馆工作时,曾数次到八台山进行考查。相传,当年红军的一个团部曾驻扎在八台山上,敌军将这里包围了数日,想困死红军,红军却在山上安然无恙。后来,红军撤离八台山,敌军才爬上山来,弄清了究竟。我下乡采风时还搜集整理了一首与一碗水有关的红军歌谣:

一碗水,蜜蜜甜,

红军再舀也不干,

前头喝了千千碗,

后头清水冒了尖,

一碗一碗莫得完。

灰军(指敌军)想喝一碗水,

前七后八拥上前,

嘴巴还没杵得拢,

一碗清水全不见,

渴得龟儿冒青烟。

当年川陕苏区人民对红军的感情、对革命的感情,在这首歌谣中可见一斑。

前面说到那条翻越八台山的独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曾是连接城口、万源的必经之路。

我老家在长江之滨的万州,我在城口待了20年,出差或探亲时,曾无数次乘车经过八台山,甚至还有一两次步行翻越八台山的经历。

记得那年,因公路塌方,客车停运,我只好从城口步行,需要走100多公里,才能翻越八台山走到万源,搭上经达州去万州的客车。我和两个伙伴抄小路走呀走,蹚过石子磨脚的小河,猴子一样爬上陡峭的“手扒岩”,手脚并用滑下令人眩晕的“勾鼻子河”……一路上,那些山洼处偶尔可见的农家,似乎是被人弃落在硕大旷野间的一粒粒尘屑,感觉遥远得很,死寂得很,可怜得很。

八台山西侧山下有个白沙工农区。这儿原是万源的一个僻远乡场,闭塞、冷清、落后、贫穷。白沙早先不叫“区”,那年从上海迁来好多好多年轻人,有的还拖家带口,当地人叫他们“内迁职工”,说是到这里来支援“大三线建设”。山民也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干什么,只知道来了就搭住棚、起锅灶,然后建厂房、修住房,一股安营扎寨、立志创业的劲头。

那会儿,大货车每天都拉来凿岩钻山的机械,在山岩中钻啊钻,终于开出了深深的隧道。打那以后,车辆进进出出就没断过,沉闷的轰鸣声从隧道里不时隐隐传出。后来,白沙就建成了一个区,还冠以“工农”二字。渐渐地,房子一年年多起来了,人气也一年年旺起来了。

日月飞转,光阴似箭。八台山还是把它那稳稳的身躯笃在那里,山上的一碗水还是冷眼看着这世界,满满地不溢也不干,可它们周边的环境已经发生巨变了,八台山这座界梁发挥的作用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

我还是从当年出山探亲、走路乘车的方向说起吧。从城口县城修过来的高等级快速通道,穿过八台山底部6000多米长的隧道,在隧道的中段便暗中进行了重庆市和四川省的连接,然后在万源地段连上了川陕、渝陕等高速公路,一路畅行无阻。正在建设中的渝(重庆)西(西安)高铁也将从八台山侧畔沿万源、城口地界扬长而过。值得注意的是,多少年来,城、万两地道路的交接地点都是摆在明处,摆在八台山顶上,都由一碗水用闪着春波、泛着夏波、递着秋波、凝着冬波的多情的眼睛注视着、见证着。而今,超越县界、省界的现代化交通不用再上坡下坎、东弯西绕那么繁琐了,而是直接穿山过水、不显山不露水地“接上了头”,而我们这些与八台山有瓜葛有交情有缘分的人,从八台山肚子里通过省界、县界的那一刻,还是会感觉到高高的头顶上,八台山的巍峨厚重,能听到一碗水的簌簌水声……

不过还是可以上山去。八台山地区现在已经开发成大巴山风景旅游区,河谷到山顶的峡谷风光和高山景观,诱人的红军遗迹和故事传说,组成了极其丰富的旅游景观带,吸引了络绎不绝的远近游人前来观赏游玩。听当地人介绍,八台山上的山民早已整体搬迁,住进了政府统一修建的安置房里。不过,也有一些山民在山下城镇住不惯,仍然保留着山上的居所,将房屋改造成农家乐,吃起“旅游饭”来。

那么一碗水呢,还是满满地盛着吗?还是冷冷地看着吗?

据不久前传来的消息说,那多少年来不枯不溢的泉水,那春夏秋冬老是珠光莹莹的眼睛,已在前几年干了、闭了。唉,一碗水,神奇的一碗水,这一方建设搞起来了,旅游开发出来了,环境改观了,你怎么就枯萎了呢?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荣誉副主席)


责任编辑:唐余方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