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七一视角> 详细内容

原创|“厕所革命”:村里的老旱厕也有了城里范儿

文章来源: 作者:汪佳 发布时间:2019-04-09 11:20:12 字体:

2019年3月18日,春光明媚。

从万盛经开区城区出发,绕过无数发夹弯,爬上层层盘山路,便来到了偏远的金桥镇。

在金桥镇金堰村张盛恒的院坝里,洁白的李子花花瓣飘落在新修的厕所门口,里面水箱、便槽一尘不染。

张盛恒站在院坝里,看着新修的无害化卫生厕所,心情也跟春天一样灿烂,他由衷地感叹道:“之前用的那间猪圈厕所,采光条件差,全是蝇蚊,上个厕所浑身味儿。万万没想到自己90岁了,如今还能用上城里人的东西!”

变化不止是张盛恒家。

两年前,万盛经开区掀起了一场“厕所革命”,让农户这件“方便”的小事更方便。

金桥镇虽然地势偏远,但对于推进“厕所革命”,丝毫没有打折扣,仅仅用了半年时间,硬是将老旱厕换上了新颜,这背后有何“门道”?



靠近金堰村主干道的村民,在户厕改革中修建两个厕位,起到替代公厕部分功能


破题


“恼火的很!”这是朱云华之前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2018年,金桥镇推行农村无害化卫生厕所改造实施方案,要求每个村都配备一名改厕指导员。

从那时起,朱云华成为了金堰村的改厕指导员,指导全村户厕改造的选址、修建以及化粪池密封等工作。

户厕改造过程中困难重重,遇到的“第一道坎”就是农户的老习惯一时难改。

“我几十年都这样‘方便’惯了,厕所有啥子好改造的嘛!”一开始,金堰村在户厕改造前期动员时,农户们的反应就让朱云华犯了难。

金桥镇是一个农业大镇,农户较多,大部分是留守老人,几十年习惯的如厕方式如今要更改,这让很多老人有抗拒心理。

困难还不止这一个。

金桥镇湖泊众多,拥有国家级湿地公园——青山湖湿地公园,水资源丰富。

但大部分居民住所地势较高,常年存在季节性缺水的问题。现在推行的蹲式卫生厕所,比传统旱厕耗水量更高,这一特点也让当地的“厕所革命”举步维艰。

这两大难题该如何解决?

为此,当地政府将改厕宣传与国家卫生区创建、健康讲座、基本公卫卫生服务、家庭医生签约等联合起来展开宣传,在集会等人流量集中的地方,悬挂横幅、张贴标语、设立咨询点,甚至上门入户到各个村民家中广泛宣讲农村改厕的目的意义和相关政策,让村民自愿提出申请、主动改厕。

在转变农户卫生习惯的同时,针对季节性缺水问题,金桥镇党委书记傅光意和各村的“老朱们”给广大农户支招:“平时淘完米、洗完菜后,莫慌倒,拿个桶桶装起冲厕所。”

这一“土”办法效果还蛮好,群众反映少了,朱云华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讲究的农户还在户厕内墙贴上瓷砖


推进


刚解决了两大难题,朱云华又因“修”厕所还是“改”厕所急的嗓子冒烟。

朱云华皮肤黝黑发亮,是个典型农村汉子,脾气急,说话语速很快,但给农户解释厕所只能改建、不能修建时却很有耐心,总是不厌其烦地重复很多次。

“想趁机会修一个厕所,在地坝边,在房子侧边再立一间屋。”傅光意的诉求代表了大部分的农户的理解,认为户厕改造就是政府给重新修建新厕所,不愿意在原有的基础上改造。

针对这种情况,朱云华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你要么只能是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改建,要么至少要靠一面墙来建,反正不能单独修一间屋哈。”

而且,每家农户厕所情况都不同,有的已经有了厕户,但没有化粪池,政府就补贴1200元;有的厕户和化粪池都没有的就补贴3000元。

通过这种“分类施策”的方法,终于将改厕农户名单确定下来。

紧接着,施工队开工。

金堰村农户居住分散,星星点点落在各个山坳,大部分材料只能运到主公路,需要农户二次转运。

一个厕所需要1200块砖,2立方石粉,8包水泥,这些都要靠人力来搬。有的农户不愿意出力,朱云华只有帮着施工队亲自上场。

修建时正值酷夏,一趟运下来,脚印都是汗水。

“以前背到门口后,有的农户还突然变卦说不做了,没办法又只能背回去。”朱云华满脸无奈,“现在就直接整片推进,要改就把这片全改完,一鼓作气打造户厕改造示范点。”

为了保障进度,改厕方案制定了严密的工时——一个厕所需要两个工人做两天,在山上从早忙到晚共计4个工时。

同时,针对几家改厕农户居住在主干道边,过往行人较多的情况,在改厕时将户厕和公厕相结合,多建两个厕位,让普通的户厕起到代替公厕的部分作用,既满足自家需求,也给路人带来便利。





农户门口的菜地,用三格式化粪池降解后的农家肥灌溉长得格外茂盛


循环


在金堰村,今年68岁的农户税春明的新厕所很“方便”,也很“讲究”:不仅贴上精美的瓷砖,还立起了太阳能热水器,屋顶上这抹亮红被田野映衬得分外美丽。

在太阳能热水器旁边,是税春明在户厕改造中修建的三格式化粪池,由三个相互连通的密封粪池组成——

第一格通常是密封处理,主要进行初始发酵,阻留沉淀寄生虫卵,时间持续20天;

第一格粪污上升漫到第二格后,在密封环境下继续进行10天的厌氧发酵,在这段时间里,大部分的细菌和虫卵被灭除;

最后流入到第三格的粪污,经过层层降解过滤后,成为透亮无沉渣的农家肥。

这些农家肥没有一丝浪费,全被税春明用来灌菜了。

“红苕就服这包肥,”税春明笑着说,“拿其他的肥料浇出来,长出来的个头总是要差点。

农村处理好的粪污用来施肥,城镇里的粪污大部分是接入污水处理管道。

税春明的老婆扛着锄头走到田坎,脚下地里的大头菜绿得生机盎然,梯田边上的油菜花开得喷香,厕所不再像以前那样老是生虫,她很高兴。

朱云华也很开心,目前金堰村作为户厕改造示范点,共有709户居住,去年整片地区50%的户厕已完成改造,今年又计划户厕改造300户,到时候全村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就有90%以上了。

责任编辑:汪佳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