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党建头条微信公众号> 详细内容

哲思| 越成熟的人,越不会轻易下结论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人民论坛网 发布时间:2018-10-29 09:33:10 字体:

马克·吐温: “让我们陷入困境的,并不是无知,而是真相并不像我们以为的那样。”

对事不要轻易下定义,对人不要随便戴帽子。这不仅仅是对事的客观,对人的修养,更是对自我认知的重组和拓深。

日常轻易下定义的表现,往往会有这样几种:

 

“以貌取人”

在美国一对老夫妇,女方穿着一套褪色的条纹棉布衣服,而她的丈夫则穿着布制的便宜西装,也没有事先约好,就直接去拜访哈佛的校长。

校长的秘书在片刻间就断定这两个乡下土老帽根本不可能与哈佛有业务来往,暗自拒绝通知校长。过了几个钟头,老夫妇依旧等在那里。

秘书终于决定通知校长:“也许他们跟您讲几句话就会走开。” 校长不耐烦地同意了。

女士告诉他:“我们有一个儿子曾经在哈佛读过一年,他很喜欢哈佛,他在哈佛的生活很快乐。但是去年,他出了意外而死亡。我丈夫和我想在校园里为他留一纪念物。”

校长并没有被感动,反而觉得很可笑,粗声地说:“夫人,我们不能为每一位曾读过哈佛而后死亡的人建立雕像的。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的校园看起来像墓园一样。”

女士说:“不是,我们不是要竖立一座雕像,我们想要捐一栋大楼给哈佛。”

校长仔细地看了一下条纹棉布衣服及粗布便宜西装,然后吐一口气说:“你们知不知道建一栋大楼要花多少钱?我们学校的建筑物超过750万美元。”

这时,这位女士沉默不讲话了。校长很高兴,总算可以把他们打发了。

这位女士转向她丈夫说:“只要750万就可以建一座大楼?那我们为什么不建一座大学来纪念我们的儿子?”

就这样,斯坦福夫妇离开了哈佛。到了加州,成立了斯坦福大学来纪念他们的儿子。 这就是斯坦福大学的由来。

 

所谓“事实推定”

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中讲了个故事:

牛书道和冯世伦本是好基友。两人某年冬天结伴去拉煤。一晚,离家还有50里时,牛书道车轴断了,只好露宿荒郊,等天亮再作打算。好在两人一起有个伴。

冯世伦有点饿,就问牛书道还有没有干粮?牛书道翻了翻口袋说:“木有了。”半夜,冯世伦上厕所,发现牛书道竟在偷啃馒头。心想:我陪你受冻挨饿,你却藏着口粮。于是,拉起自己的煤车,独自走了。

牛书道也炸了毛,心想:我翻口袋时,确实啥都没有,谁知铺被窝时,又滚出一个馒头,我总不好再说还有干粮吧?而你却因为一个馒头,把好友撂到这荒郊野岭,太绝情了。

冯世伦通过牛世道偷吃馒头,推断对方不仗义;牛书道通过冯世伦撒手而去,推断对方太绝情;最终两人势不两立,成为仇人。

好朋友之间绝交,常常会用一句话:

“我算是看透你了!”

但是真的看透了,还是你以为看透了呢?

 

“定义价值”

跟老公去吃宵夜。旁边两个女生笑得很大声:“抖音现在这么火,谁不玩谁傻。”

我猜她们只是有口无心,并没有恶意。

朋友最近新买了一辆MINI,空间紧凑的两座车,这原本是件喜事。但从她把车提回来开始,就不断有人笑话她:

A:“你太傻了,谁会买两座车呀?”

B: “这车这么小,找个男朋友都挤不进,谁傻谁买。”

C:“果然是有钱,二十几万买堆垃圾。”

在旁人看来,车必须是宽敞的,最好能把一家人都塞进去,越大越实用。可对于朋友而言,这款MINI的确是最实用的。

她的情况是:单身,平时出入都一个人,倒车技术也不太行,家中车库还停着两辆别的车。这样的条件,开MINI不是最好吗,既舒适又方便,还省油。

但不喜欢MINI的人,似乎很难理解这些,在他们眼里,喜欢MINI的,就是傻。

有人约我去打球,我说我不会,他就随口问道:“那你平时都在家干嘛?”

我:“在家宅着呗,要么看电视,要么看书。”

他哈哈大笑:“这年代还有人看书啊,是为了装圣贤吗?”

我竟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接话才好。

对别人做价值判断,太简单、太舒服了。我们都偏爱以“价值判断”主张自己的观点,因为没有标准答案,谁也不能证明你错。这不需要专业知识,人人可以表态,人人可以站队。

 

“过分合理化”

有两种:

1、面对失调,经常采取自我合理化的形式来安慰自己。

其实,这样就断绝了向他们学习的机会,自己扼杀了进步的空间。

不少人在看到别人拿奖学金或者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自己的岗位上获得不错的成绩时,经常会酸溜溜地说:“如果我和他一样努力,我照样也能把国奖、励志奖都拿了个遍;如果我和他一样努力,那这个成绩,就轮不到他了。”

有这样的一种心态,其实非常正常,毕竟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一个关于自我的定义和印象,在自己给自己下定义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倾向于给自己相对来说较好的评价。

但如果外界发生的事情和我们对自己的定义发生冲突时,我们就会感受到浓浓的失调。

但实际上,那些拿到奖学金还有在工作中取得成绩的人,他们的努力,一定是具有方法论的。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集中注意力;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调整自己的状态;他们知道如何去培养各种良好习惯,以节省自己的认知资源;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能够对学习或者工作的过程进行监控和调节。

这些能力,有天赋的因素夹杂在里面,但更多的是他们经过多次的失败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和方法论。

当你面对失调的时候,如果经常采取自我合理化的形式来安慰自己,那就断绝了向他们学习的机会,自己扼杀了进步的空间。

2、人最大的不自由,就是已经认定了自己无路可走。

成年之后不是世界观定型了,是世界定型了。

“我已经过了 XXX 的年纪了。”是很多人的口头禅。好像自己像干点啥事,都得掂量下自己是不是老了。毕竟我们活在一个“最佳年龄”密布的时代:3 岁是识字的最佳年龄;5 岁是学钢琴的最佳年龄;6 岁是学英语的最佳年龄;28 岁是生育的最佳年龄;30 岁是做科研的最佳年龄;......

这基本上意味着:大部分念头在你第一次萌生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所以一直以来,我始终觉得最幸福的人,是那些没有年龄感的成年人。

他们很少去想什么年龄该做什么事,而是喜欢就去试,试了再说。

“为时已晚”的前面,往往加的是“我觉得”;

“为时不晚”的前面,往往加的是“我相信”。

一直做一件事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没人看好也没人支持,还能一直做一件事。那甚至不叫坚持,那其实叫自由。成年人的自由就是这样,做自己喜欢的事,而选择做它的唯一原因,就是喜欢。

每个人各有自己的生活取向和价值选择,不要做他人生活的审判者;一辈子很长,更不要轻易给自己下结论,毕竟,生活充满可能~

责任编辑:全丽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