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效果】“四位一体”推进山清水秀美丽之地建设

文章来源:CQDK全媒体 发布时间:2018-10-24 11:44:42 字体: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指出,建设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推动城乡自然资本加快增值,使重庆成为山清水秀美丽之地。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殷殷嘱托,核心在于深学笃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补绿色发展短板、还生态环境旧账、扬生态空间优势、探美丽重庆新路。

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整体谋划、协同推进、系统修复,建设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

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是国家生态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护长江流域生态安全和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重要保障。目前,重庆在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方面还面临着森林资源总量不足、质量不高、增值途径不多,石漠化和山体滑坡导致的水土流失较为严重,消落区面积治理难等生态系统问题,也存在长江船舶污染等生态安全隐患。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在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建设过程中,要按照生态系统的整体性、系统性和规律性,统筹考虑自然生态的各方面、各要素,进行整体保护、系统修复和综合治理。

一是提升库区林业生态系统。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严格落实《长江岸线保护和开发利用总体规划》,落实《重庆市国土绿化提升行动方案(2018—2020)》,开展防护林三期、天然林保护等重点工程,提升我市特别是长江沿线的森林覆盖率。二是推进库区地质生态修复。实施好水土流失和岩溶地区石漠化治理、退耕还林还草、水土保持、河湖和湿地生态保护修复等工程,加强三峡库区及周边地质灾害防治。三是全面推进长江干支流综合治理。加大长江支流水质的综合治理力度,强化跨界水质断面考核力度,加快建立干支流沿线产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切实筑牢长江水环境质量责任底线。四是加强库区消落区治理。从严整治消落带使用“八乱”行为,对保留保护区、生态修复区、综合治理利用区等进行统一规划、综合治理和保护。

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构建全过程、全地区、全行业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快建立绿色生产和消费的法律制度和政策导向,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目前,重庆在绿色发展方面还存在传统产业向绿色化、智能化转型的力度不够,高能耗、高污染企业产业占比仍偏高,绿色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能源消费结构中清洁能源使用不足等问题。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关键是要构建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

一是加快传统产业绿色转型,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契机,淘汰落后产能,加快传统支柱型产业的改造升级;二是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壮大生态环保产业、清洁生产产业、清洁能源产业等,提升绿色工业增加值在全市经济总量中的占比;三是积极发展乡村生态旅游、文化创意、商贸物流、服务外包、金融保险、咨询研发等生态服务业;四是调整能源消费结构,减少煤炭、石油消费比例,增加天然气、水电、风能等清洁能源使用比例;五是强化绿色发展科技支撑,加强绿色创新发展,加快绿色科研成果转移转化、产业化步伐和示范推广,加大研发经费投入,提升区域创新能力的绿色技术支撑。

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打造城乡自然资本加快增值的样板

与其他特大城市相比,我市在生态资源与空间容量方面优势明显,但也存在着生态资源向生态资产、生态资本的转化路径不清、渠道不多、效率不高,生态产业发展普遍存在产业链延伸不够,粗加工、低附加值产品多,精深加工、高附加值产品少等问题。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就要围绕“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的目标,大力发展生态产业、推动自然资本加快增值。

一是深化林权制度改革,采取赎买、租赁、置换、改造提升等方式,实现集体林地的价值效益,破解生态保护与林农利益的矛盾。二是实施覆盖全域的流域生态补偿制度,建立跨省水环境保护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建立自然保护区、重要生态功能区、矿产资源开发等生态补偿机制;探索生态服务付费机制。 三是大力推进林下经济、生态康养、生态旅游等产业发展,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针对生态产业出台重点扶持和引导政策,引导市场主体、自觉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之路。四是争取绿色发展试点。努力争取将三峡库区建设纳入国家公园建设试点,争取在我市开展生态文明体制改革领域国家级试点。加快推动渝东北、渝东南和大娄山生态屏障建设成为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以绿水青山争取更大的政策支持。

坚持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加快生态环境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步伐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加快推进生态文明顶层设计和制度体系建设,生态文明制度的四梁八柱基本建立,生态文明建设进入制度化、法制化轨道。对标对表中央改革部署,我市还存在改革成效不平衡、治理体系不健全等问题。

一是修订和完善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各项制度。制订《重庆市主城区两江四岸治理提升统筹规划》等规范性法律法规,修订与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目标不符合的各项规章制度。二是全面建立市内河流保护横向补偿制度,推进跨区域河流生态补偿制度。探索建立用水权、排污权初始分配制度,完善有偿使用、预算管理和投融资机制,建立区域间、流域间、上下游水权交易方式,推动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三是探索集体山水林田湖草资源权制度改革。按照国家统一部署,推进自然资源确权登记,推进农村“三变”改革,促进投资多元化、社会化和市场化,创新开展生态类地票等制度改革。四是落实“河长制”、推广“库长制”、探索“山长制”。搭建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协作、市区统筹、水岸同治的联防联动联控联治机制,落实水生态保护责任以及四山保护网络。五是积极推动环保参与激励机制。提高企业和市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低碳减排的主动性和自觉性。

(作者分别系重庆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重庆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部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system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