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党建头条微信公众号> 详细内容

副省级女领导讲述晋升经历:人生如何才能“顺”?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党政干部文摘 发布时间:2018-09-10 16:37:40 字体:

谢茹,女,生于1968年,浙江人,经济学博士。1999年,谢茹从江西省社科院来到浮梁县担任副县长,9年间从副县长做到副省长,2013年10月,谢茹兼任全国妇联副主席。2018年1月,谢茹当选为江西省政协副主席。

针对自己的晋升经历,2008年,谢茹曾在中央党校主管的《党政干部文摘》杂志发文,题目叫《也说“顺”》。

也说“顺”

文 / 谢茹



认识我的人都众口一词说我“顺”,直说得我自己看“我”这个人都觉得确实挺顺的。

1990年大学毕业,仅用了十年时间便完成了职称晋升中的初级到中级、中级到副高、副高到正高的三次破格,其间还自学、苦学三年,通过了被公认为较难的注册会计师全国统一考试,具备了下海从商的基本条件。

1999年从江西省社会科学院下派至浮梁县政府挂职锻炼,2001年本应回原单位的我,经组织考察推荐为景德镇市副市长人选,并顺利当选,当年我不到33岁,成为了全省最年轻的副厅级领导干部。

随后,忙里偷闲复习了一年,又顺利考入了江西财经大学产业经济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并成为班上最早完成博士论文和获取博士学位的学生。

我生性好强,运气似乎也不错,下了决心的事总能心想事成。从小到大,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单位,都属于“优秀分子”一类。但评论我“顺”的话听得多了,也不免产生一些感慨。

顺与不顺,在我看来,更多的是一种心态。一个热爱生活、乐观向上的人,一个能够掳去世俗浮躁、保持宁静心境的人,一个能尽心用心脚踏实地做好每一件事的人,应该是能够体会到“顺”的感觉的。正所谓:心顺凡事顺。不同生活阅历、不同岗位、不同生活处境的人,对顺的理解和感受必定不同,但好比鞋穿在脚上,自身的感受远比旁人的评价重要得多。

其实,即使在不被一般人看好的社会科学院里所呆的九年,我也同样找到了很好很顺的感觉,除出版了个人学术专著《新中国农地制度述略》及80余万字的科研成果,20多项各种等级的奖项,我庆幸有宽松和相当自由的时间相夫教子,扮演着挺不错的贤妻良母的角色。

那时,我和爱人收入都不高,加上结婚时双方父母给予的支持非常有限,于是为了存钱置办必备家当,常常一个月中至少吃一星期面条,爱人的口袋里一般也只有5元钱,是用来防备自行车破胎时救急用的。

然而,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我们却常常请朋友同学到家里做客,只是要提前一天商量菜谱,精心计划着所需采购原料的数量。

女儿四岁半的时候,我们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让她学习钢琴。

当时且不说买钢琴的8300元以及每月200多元的学费给我们带来的经济上的压力,包括春节在内的每天陪练一小时,每周雷打不动地乘公交车到老师家上课,对一般人来说都是一件难以坚持的苦差事,然而我却乐此不疲,为女儿取得的每一点成绩开心不已、兴奋不已。

一晃八年过去,女儿八次顺利通过全国钢琴等级考试,如今不到十三岁已达到业余钢琴十级水平,成为同龄孩子中的佼佼者。

现在想想,无论在经济状况欠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