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党刊好文>当代党员> 详细内容

原创|失去双腿,这位“三峡绣娘”却“站得更高、走得更远”

文章来源:七一网/当代党员 作者:刘银春 发布时间:2018-06-28 15:41:25 字体:

2018年5月15日,奉节县盛兰绣艺工作室。

天蓝如洗,阳光刺破云层照射进工作室内,洒落在绣绷上。

工作室主人石胜兰正以针代笔,以线作墨,在绣绷上飞针走线,娴熟而丝丝入扣,技法轻巧,犹如一位优雅的舞者。

女红之巧,十指春风,在石胜兰双手的钩织下,一幅绝美壮丽的《夔门雄姿》呈现在眼前。

凝视着刚出炉的作品,石胜兰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她伸了伸懒腰,用纤细的手擦拭额头的细汗,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然而她的双腿却搭在轮椅上没有半点动弹。

原来,十多年前的一场意外夺走了石胜兰行走的能力,双腿截瘫曾一度让她与世界渐行渐远。然而,凭着一根绣针、一双巧手、一方绣布,石胜兰两获国家“工匠杯”金奖。失去双腿,这位三峡绣娘却“站得更高、走得更远”!

坠落悬崖


时光倒回十多年前,一个让石胜兰永生难忘的盛夏之日。

那天,天气特别炎热,连蜻蜓都只敢贴着树荫处飞,好像怕阳光灼伤了它们的翅膀。

勤劳懂事的石胜兰帮父母干了一天农活,伴着微弱的月光踏上归途,即便那条狭窄的山路已经走过千百遍,石胜兰还是不停地提醒自己要当心。

然而,陡崖并没有放过这个年仅12岁的孩子。脚下一个打滑,石胜兰便沉沉地坠落到崖底。

父母找到石胜兰时,她已昏迷许久,经过四个多小时的颠簸,石胜兰终于被送进医院。

经过一场大手术,石胜兰挺了过来,却因脊椎粉碎性骨折导致双下肢截瘫,永远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受伤之后,所有一切都得像婴儿一样从头来过,就连翻身起坐、穿衣脱鞋都需要人帮助,一切都变了。”石胜兰的人生也跌落悬崖。

然而,父母从未放弃过石胜兰,为了维持生计,他们不得不去十多公里外的场镇做工,但不管多远,母亲每天都会赶回来替石胜兰换床单和尿片。

看着不辞辛劳的父母,石胜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能就这样躺在床上,一定要振作起来。”

此后,石胜兰开始了漫长艰苦的训练,每天一寸一寸地尝试着挪动身体,从脑袋开始一点一点往上抬高,不知道过了多少天,石胜兰竟然可以靠着垫子支撑坐立起来。

对于脊椎粉碎性骨折的人来说,能坐立起来就是奇迹。然而,石胜兰却不断创造着新的奇迹:在反复训练下,她最终竟可以坐在轮椅上为忙碌的父母做饭,还跟着邻居奶奶学上了十字绣。



结缘蜀绣


随着年龄增长,不能行走,不能正常生活,让石胜兰一度彷徨于如何养活自己。

然而,上天为你关闭一扇门时,只要你愿拼搏、不服输,它还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2007年,对于21岁的石胜兰来说,正是人生另一扇“窗”的打开之时。

那年春日的一天清晨,石胜兰偶得机会出门,在公交车上遇到一位热心的老奶奶。

两人聊得很投机,老奶奶怜惜地看着石胜兰,告诉她虽然双腿不可以站立,双手还可以学点本事,并向她推荐了刺绣。

后来,在母亲的陪同下,石胜兰来到琼缘绣坊,跟随蜀绣技师单大琼学刺绣。

经过几天的接触,蜀绣让石胜兰沉寂许久的心荡起阵阵涟漪,她感受到了生活的希望。

这是许久不曾有过的感受,石胜兰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为了尽可能节约,母亲每天都要推着石胜兰走一个小时的盘山公路,然后背着她从一楼爬上五楼,而母亲的身上到处都被轮椅撞得青一块紫一块。

三个月的学艺时光虽然短暂,但石胜兰却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身体的不便并没有影响她对刺绣的痴迷,家人与老师的照顾,更让她信心百倍,学起来也比别人更加用心。

离开老师后,石胜兰又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但这次她可以和针线对话,与刺绣为舞。

奉节的深冬格外寒冷,在出租屋里创作的石胜兰经常会因绣花针掉落而无能为力,只能匍匐在地上,一寸一寸挪动没有知觉的双腿尝试去捡。即便如此,石胜兰对蜀绣却愈发痴迷。

就这样,石胜兰的首部作品《绝美三峡》成功出炉,并获得重庆市第三届工艺美术展银奖。这无疑是对石胜兰艰辛付出的肯定,也让她对刺绣多了一份执着。

锦绣人生

身体与环境的局限,曾让石胜兰的创作陷入瓶颈期。

后来在上海参加的康复培训中,石胜兰在轮椅大家庭里结识了不少朋友,他们的乐观开朗,让她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美好。

将这种感觉带入刺绣创作,石胜兰领悟到了一个道理:贯穿刺绣作品的每一针每一线都曾有过迟疑和挣扎,但它们交织在一起,就是为了努力绽放自己。

人生亦是如此,越努力,越幸运。

2015年7月,在全国残疾人职业技能竞赛上,石胜兰结识了著名美术家、教育家吕凤子之孙吕存老师,他是乱针绣第三代传人。

吕存告诉石胜兰,在刺绣的道路上除了要勤奋坚持以外,还要学会大胆创新,要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可以尝试将家乡的风景名胜与刺绣进行融合创造。

吕存的一番话让石胜兰如梦初醒,可风景刺绣在刺绣领域十分少见,石胜兰之前也未学过此类针法,这样的创新异常艰难。

为了创作出独特的作品,石胜兰经常一个人在房间内钻研配色和绣法,时常因为一根针线没顺好,把辛苦一天或一个月的作品拆了重做。

由于长时间高强度地刺针、拉线,石胜兰患上了肩周炎和颈椎病,连吃饭都要母亲喂,还多次因长时间用眼,导致眼睛干涩、胀疼,曾一度看不清东西。

皇天不负苦心人,融入石胜兰情感和创新绣法的作品《白帝雄姿》荣获2016年国家“工匠杯”金奖。

2017年10月,石胜兰携新作《游来三峡》再次斩获国家“工匠杯”金奖。2018年,石胜兰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而今,石胜兰依旧一门心思扑在刺绣上。她说:“自己最满意的永远是下一幅作品。”

谈到今后的打算,石胜兰腼腆地说:“蜀绣承载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希望通过我微小的努力,让越来越多的人走近蜀绣、了解蜀绣、喜欢蜀绣,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





责任编辑:赵廷虎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