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七一视角> 详细内容

原创 | 共享汽车能自动驾驶了,快来一键召唤小汽车!

文章来源:当代党员 作者:CQDK全媒体记者 唐浚中 发布时间:2018-05-28 09:08:41 字体:

美国硅谷,盼达用车与百度合作研发,实现共享汽车自动泊车、接客功能

两江新区互联网产业园,盼达用车运用自动驾驶技术实现自动取还车



2018年5月24日,重庆市两江新区互联网产业园内,盼达用车与百度宣布启动“自动驾驶示范园区”项目。

该项目的启动,意味着在开放式园区内,共享汽车通过自动驾驶技术,实现“一键召唤”和“一键还车”功能,不仅让自动驾驶技术“飞入”寻常百姓生活,而且为取还车难题提供了破题之道。

发布会现场,大屏幕上同步直播了试乘体验环节。

试乘用户打开盼达用车app,点击“立即用车”后,一辆自动驾驶的盼达共享汽车从站点出发,它在经过自动转弯、避让车辆行人等一系列考验后来到了展示舞台旁边。

用户驾驶车辆到达目的地后,通过点击手机app操作“一键还车”,车辆便自动向盼达站点驶去。

车辆抵达站点时,在经过不断计算比对周围环境后,几分钟内便自动泊车入库。


这一系列流畅的操作,正是依托于分布于全车的6个摄像头和12个超声波雷达所组成的“safety-check”系统,让车辆拥有了“三头六臂”。

在这样的“三头六臂”帮助和电脑的精确计算下,示范园区内的6辆盼达共享汽车实现了自主泊车、低速自动驾驶、行人避让等功能。

至此,过去的“人找车”转变为“车找人”,让共享汽车产业发展再次迎来加速“跑”。

但在这加速“跑”背后,一些问题依旧存在,仍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共享汽车如何“跑”得更远?

文|CQDK全媒体记者  唐浚中

2018年4月3日下午,重庆两江新区互联网产业园一栋办公楼。

赵凯提着包从楼里走出来,掏出手机,点开“盼达用车”APP。

按照导航指引,赵凯到达一个百米之外的共享汽车租赁点,开始了租赁行程。

如今,驾驶共享汽车已成了赵凯的主要出行方式。

随着市面上共享汽车品牌日渐丰富,赵凯注册的共享汽车品牌也越来越多。

但赵凯发现,除了手机内存被塞进越来越多的共享汽车APP外,这些以便利著称的共享汽车有时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方便。




以互联网思维“深耕”运营模式

——共享汽车虽较传统汽车租赁门槛低,但也造成汽车损坏率高等问题。共享车企要进一步运用好互联网手段,对规则进行“深耕”


时间回到2015年11月的一天,“共享汽车”一词首次进入赵凯的脑海。

那天,盼达用车在重庆正式上线,为山城市民增添了新的出行方式。

从新闻报道中,赵凯对共享汽车的概念逐渐清晰:用户只需在手机上下载共享汽车APP,缴纳少量押金,上传身份证照片、驾驶证照片并经审核通过后,便可开走一辆共享汽车。

相较传统汽车租赁动辄几千元的押金、一天起租、自行承担加油费用、常发生车损扯皮事件而言,共享汽车租赁时间灵活、手续简便、用户无需给车加油或充电。

这也成了吸引赵凯等有照无车族使用共享汽车的最大理由。

根据公安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汽车驾驶人与汽车保有量之间的差额突破1亿——巨大的有照无车族群体,为共享汽车行业发展提供了足够的空间。

在共享经济浪潮席卷下,共享汽车的发展迎来了加速跑:2017年8月,国家发布了《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鼓励分时租赁发展,为分时租赁行业发展提供了政策环境。

就重庆本地来说,共享汽车市场规模高达数百亿元。云集“汽车之都”重庆的各类车企,无疑站到了共享汽车行业的“风口”下。

目前,重庆常见的有即行car2go、盼达用车、众行EVPOP、长安出行、EVCARD 、智道出行等共享汽车品牌。

这些共享汽车品牌的运营主体不尽相同:有的是汽车厂商设立的子公司,有的是汽车租赁企业成立的控股公司。但无论这些运营主体如何变化,这些共享汽车都有一个共性——损坏率高。

记者调查发现,正因为共享汽车省去了传统汽车租赁的验车环节,用户在发生轻微单方交通事故时,往往因怕麻烦而不报案,导致共享汽车身上带有不同程度伤痕。同时,由于用户素质参差不齐,果皮、烟蒂等也成了共享汽车里的“常客”,进一步降低了共享汽车的驾驶体验。

面对这些问题,一部分共享车企开始对租赁规则进行“深耕”。

以盼达用车为例,在遭受用户种种不文明行为后,开始调整取还车规则:在新租赁规则下,用户每次用车前,都要在APP中对共享汽车左前、右前和正后方进行拍照后,才能解锁共享汽车。

这样一来,汽车损坏问题有了清晰的权责划分,违约追责也就顺理成章。“一旦发生违约行为,我们可通过支付宝的芝麻信用积分或押金对其形成制约。”盼达用车CEO高钰表示,在对规则进行一系列“深耕”之下,盼达用车的损坏率得到有效降低,让驾驶体验得到进一步提升。

此外,通过设置电子围栏等方式,共享车企给共享汽车划定了可行驶范围,为企业能在短时间内向用户提供服务、压缩维护成本奠定了基础。



角逐用户体验的关键节点

——共享汽车在取还车等具体使用环节尚存诸多不便,由此影响了用户体验,并制约了共享汽车市场拓展的空间。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这些限制的突破,也就意味着共享车企市场疆域的进一步拓展


2018年4月3日,南岸区南坪汽车站,盼达用车租车点。

记者看到,一块近千平方米的场地被不锈钢护栏一分为三。驾校、停车场、盼达用车租车点在这里和谐共生。

这样的“共生模式”为改善用户体验、优化租赁布点提供了一条捷径。“依托阿里云,我们描绘出重庆主城区的人口热力图,公司凭借人口热力图布局租车点,有助于提升用户的便利度。”高钰说,在这种设置逻辑下,盼达用车通过与楼盘开发商、驾校、停车场等合作,不断提高租车点密度。

然而,“共生模式”也还有“梗阻”——由于固定租车点往往距使用者最终目的地仍有一定距离,不少用户还车后还需转乘其他车辆或步行较长距离。

这就是让大部分共享车企头疼的“最后一公里”难题。

针对这个问题,即行car2go提出了一条相对可行的破题之策:通过与政府相关部门和市场主体合作,用户理论上可以实现在主城所有市政临时停车位、合作商家专用停车位免费取还车。

但目前,该理论的实践效果并不理想。

“去年9月,我曾驾驶即行car2go在南岸区珊瑚路市政停车位停车,却遭到停车场收费员驱赶。”即行car2go用户周先生说。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停车场收费员不愿放弃到手的“蛋糕”:市政临时停车位每增加一辆共享汽车,就意味着收费员少了一个车位的收入。

如今,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不少共享车企开始布局自动取还车服务,为破解“最后一公里”难题提供可能。

在南坪汽车站租车点,记者用事先注册好的账户解锁了一辆车型为力帆330EV2、车牌号为渝D51717的共享汽车,准备驾车前往渝北区互联网产业园取还车点。在用时1小时12分、行程近20公里之后,记者到达目的地,花费38元。

借此,记者对常见的两个共享汽车品牌租赁价格进行了梳理。

盼达用车为计时制,按车型分别为19元/小时、26元/小时和25元/小时,同一订单、同一辆车、同一电池组日封顶价格分别为129元、179元和169元。

即行car2go为公里数与时长复合计费制,所有车辆均为0.99元/公里+0.3元/分钟 (用车熄火时为0.1元/分钟),整日租赁的时长费为99元。

较主城区出租车日间10元起步价,行驶超过3公里后每公里运价2元,并有低速行驶费和返空费的价格来说,共享汽车具备一定的价格优势。

但在用户看来,因为共享汽车存在取还车不便等使用体验问题,他们更愿意将共享汽车作为休闲代步工具,而不是日常交通工具。



打通维护运营成本的“梗阻”

——共享汽车运营成本高、维护效率低等问题,不断蚕食着共享车企的盈利空间。如果能有效降低运营维护成本,共享车企可以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


2018年4月20日上午,盼达用车维护员潘海龙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按照工作计划,今天潘海龙要跑不少站点,完成上百辆共享汽车的检查、维护和调度工作。

“对电量不足的共享汽车,我们会送到附近的充电站充电,或交给合作公司换电。” 潘海龙说,他工作的核心就是要高效保障共享汽车正常运营。

不断提升运营和维护效率,是所有共享车企的目标。

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共享汽车行业,1个人可以管理10辆车,但10个人却不一定能管理100辆车。

为什么?

因为随着共享汽车保有量增加,用户违章及违规数量会呈几何级增长,一系列相关问题由此产生,导致管理成本暴涨。

为解决这一问题,盼达用车依托大数据技术进行了探索——通过与阿里云合作,为每辆共享汽车勾勒出行车轨迹、特定时间段内的用车趋势等“画像”,为优化共享汽车维护计划提供了更翔实的参考。

潘海龙的工作内容,正是基于此而设计的。

潘海龙前后奔忙之际,另一位共享汽车维护员也在忙碌着。

在渝北区人和交巡警支队,一位即行car2go工作人员,正捧着一大摞行驶证,等候用户“报到”。

而对共享汽车用户来说,他们并不愿意见到这位工作人员。

因为共享汽车属于运营车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用户驾驶共享汽车产生违章后无法在网上缴费,只能进行现场处理。因此,才有了共享车企员工手握行驶证,等候用户“报到”交罚款的场景。

这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像这样交一次罚款,用户往往要花上大半天时间。

“这的确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仅凭企业一己之力,现阶段还无法解决。” 高钰坦言,由于交通法律法规的制定和修改具有一定延迟性,当处罚主体从私家车驾驶人变为共享汽车驾驶人之后,法律法规与现实就出现了脱节,影响了用户使用体验。

对此,一些共享车企已经向有关部门提出应对之策:建设第三方监管平台,通过第三方审核后,用户就可以在网上缴纳罚款。

此外,在采访中,记者还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虽然重庆有不少共享车企,但研发中心大都不在重庆。以位于重庆互联网产业园的盼达用车为例,其采取的就是在全国布局研发、运营中心的发展模式。

“我们也想把项目放在本土,但在这里,我们只能在公司周围的几栋办公楼里挑人才,选择面太窄。”望着窗外的办公楼,高钰一脸无奈。

对此,高钰归结为本地高端互联网人才总量不足。她希望随着重庆影响力提升和一系列引才计划的实施,这样的问题会逐渐得到解决。

目前,共享汽车行业还是一个“风口”,但也面临各种挑战。一些业内人士表示,要走出一条切实可行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共享汽车行业仍需要突破政策、技术、人才、资本等障碍。



责任编辑:system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