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建>作风建设>先锋楷模> 详细内容

南川区东城街道灌坝社区党委书记杨勇:涉及居民利益的事 一件都不能拖

文章来源:重庆日报 发布时间:2018-04-13 09:51:32 字体:

群众向杨勇(右)赠送锦旗。(受访者供图)

作为南川区东城街道灌坝社区党委书记,杨勇一直被辖区近3万居民亲切地称为“小巷总理”。十余年来,他兢兢业业为社区百姓服务,营造出一方和谐共治的城市家园。

他“爱提意见”更“会提意见”

灌坝社区方圆1.8平方公里,面积不大,人口密度高、流动性大、老龄化现象突出,人员结构复杂。这是个非物业管理社区,小偷小摸经常光顾,治安不好,很多居民都想方设法搬离此地。杨勇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于2005年走马上任社区党委书记。

初来乍到,杨勇更忧心于一串数字:近3万居民中大约有1.3万名流动人员,管理难度十分突出。而社区359名党员中,60岁以上老党员超过70%,40—60岁的占了20%以上,青年党员很少。此外,社区还有不少经过医学鉴定的精神疾病患者、残障人士等……

“十桩事情,有十个解决办法;一百桩事情,就有一百个解决办法。”杨勇要求自己,涉及居民切身利益的事,一件都不能拖!

上任后,街道、区里有关社区治理的大小会议,杨勇总是提意见最多的一个。在他的奔走呼吁下,难题得以加速解决,譬如:在有200户居民的半溪家属院开放式小区安装路灯和摄像头,入室偷盗、打架等治安案件得到有效控制;探索创新非物业管理小区的平安建设社会治理,建立起40个小区自治自理班子,组建由近300名群众参与的平安建设服务队伍,给居民群众创造文明和谐的生活环境……

在东城街道党委书记周明理看来,“爱提意见”的杨勇更“会提意见”,“由于走访深入,思考充分,他的意见总是切中要害,并能拿出较为可行的操作方案,供政府决策。”

“充分发动群众,让居民来解决居民之间的事”

杨勇的意见虽然解决了一些问题,但在这个人员复杂、矛盾较多的社区,解决问题就像“打地鼠”游戏,制住了这个,又冒出了那个。社区工作人员人手有限,怎么办?

“充分发动群众,让居民来解决居民之间的事。”2015年以来,杨勇开始探索“好邻居”志愿服务平安建设创新机制,在各小区楼院招募平安建设志愿者,把能主持公道正义的编入“吼班大哥”服务队,把能引导劝解社会和家庭矛盾的编入“劝和大妈”服务队,政策法律水平宣传能力强的,则编入“知心姐姐”服务队。

去年,金山丽苑小区居民盛林在网上留言要自杀。发现情况后,“劝和大妈”队伍立即上门了解情况。“一上门,我们才发现他已经有5天没吃饭了。”62岁的“劝和大妈”周锡容说。原来,50岁的盛林双肱骨头坏死,出门又摔断了腿,在床上完全无法动弹,治疗费太高,他觉得生活无望,只求一死。

“看到这个情况后,我们觉得劝是没用了,只有帮。”周锡容说,他们发动了社区群众捐款,又联系了南川骨科医院减免部分医疗费,最终只花了两万多元便治好了盛林的伤。

类似例子,在灌坝社区还有很多。社区通过统计服务时长,给予志愿者一定的物质和精神奖励,极大地激发了社区居民参与平安建设的主动性和积极性。目前,社区注册志愿者已达到4200多人,每年解决上百件疑难事件,原本怨气多、环境差的社区已成为了“重庆市和谐示范社区”。

“调解是一项技术活,就像医生看病一样”

在这个过程中,杨勇主要负责调解那些“疑难杂症”。

去年,灌坝社区发生了一件新鲜事,社区一名50多岁的阿姨与南川区西城街道一位80多岁的老年人谈恋爱。期间,女方花了对方十几万元,后来恋爱告吹,男方要她还钱,闹得沸沸扬扬。

“当时西城街道已经调解过了,但结果没让双方满意。”杨勇接手这个纠纷后,分别了解了双方的需求和薄弱点,得知双方都是单身,不存在欺诈和勒索,最终他只花了半个多小时就让双方意见达成一致。

“社区工作就是些家长里短的事,调解是我们居委会干部的职责。调解是一项技术活,就像医生看病一样,找准了病因,就可能药到病除。”杨勇说,只有持续创新工作机制,加强基层党建和社会治理,居民的幸福感、获得感才能不断增强。

责任编辑:全丽

声明:除原创内容及特别说明外,推送稿件均来自媒体,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本人持法定有效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