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 走进七月,便走进了波澜壮阔的历史长廊走进七月,便听到了镰刀与铁锤在天地间交响《东方红》壮歌在七月里传唱,穿越宇宙洪荒《人民万岁》的诗篇在七月里诵读,汇聚华夏力量历史的风,席卷着铁血气息滚滚而来九十九年前的七月,真理的火种在燃烧,先驱的血性在燃烧年轻的共产党人挟万丈豪情驾驶一艘红船从嘉兴南湖启航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劈开惊涛骇浪南昌城头,打响了震惊中外的第一枪秋收起义将希望播撒…

    日期:2020-06-12

  • 歌曲《母亲抚摸过的河》(作词:谭德成,作曲、演唱:靳代平) 1.原 乡 山门比那天还高洞藏远古的沧桑一条石板路,脚印生了秧缠绕黄土墙牵着青瓦房母亲的炊烟啊散发父亲的汗香 草丛比那树还高枯藤时光千张网一山铃铛响,不见牛和羊传说迷宫河夜晚把歌唱母亲一壶酒啊喝醉父亲找太阳 心儿比那月亮高梦在这里来回荡一生的守护,血脉的流淌世外桃源留下祖宗芬芳母亲的目光啊落在父亲肩膀上 母亲的乳汁不衰…

    日期:2020-06-11

  • 自从生产队要收购狗粪后,我就喜欢上了粪撮。父亲那时在一百里外的“三块石”修水电站,隔两三个月回来一次。他每次回来都要给我编粪撮。父亲不是专门的篾匠,但他心灵手巧,背篼、箩篼、簸箕、笆笼、虾筢,样样篾活都会,这简单的粪撮就不在话下了。父亲在竹林里砍到一根粗大的竹子,咝咝咝,三两下划好细丝的篾条,便静静地坐着,背微微弯曲,脸微微朝下,两腿微微打开,两只手一上一下,篾条在手里在胸前…

    日期:2020-06-08

  • 歌曲《绿水青山的家园》(作词谭德成,作曲古光炼、熊樱子、柳海山,演唱陈苏威、黄慧) 1.家园的芬芳 曾经花开在梦里如今花开家园的土地 桃花红,李花白门前屋后花满地桂花开来漫山香荷花舞影炫在池塘里一朵花儿一张脸太阳笑在花丛里 麦穗黄,稻花扬门前屋后落花雨梨园笑声甜蜜蜜金秋红灯挂在桔林里一颗星星一枚果月亮睡在银河里   浪花跑,雪花舞门前屋后绕花溪鸟儿翩翩上蓝天白云飘飘陶醉歌声里…

    日期:2020-06-08

  • 仲夏开始,盛夏登场,二十四节气迎来第九站。牵着小满衣襟抵达的第三位夏之使者,是丰硕的芒种。芒种芒种,连收带种。谐音忙种,故民间也叫“忙种”。芒种忙,忙着种;芒种至,正忙时。将繁忙的农事稼穑与自然物候蕴含在节气里,言在此而意在彼,一语双关。这是深埋在田埂地头的文化密码,也是得天独厚的汉语言魅力。顺天应时,土能生万物,地可载山川。斯时,太阳黄经达75度。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知夏深。…

    日期:2020-06-05

  • 歌曲《武陵好江湾》(作词谭德成 作曲易良军 演唱姜明)   1.三峡放歌 蓝蓝的天,青青的山绿绿的水,荡荡的船三峡放歌哟青山绿水的画卷 深深的土,美美的园厚厚的情,憨憨的脸三峡放歌哟青山绿水的诗篇 三峡放歌哟声震浪滔天唱醉青山啊绿水千里远 三峡放歌哟梦飞天地蓝唱美长江啊扬起万里帆 摄影 孙敦福  2.青山恋曲 东边慢慢地亮了太阳缓缓地升起层层的山峦啊红红的天际我站在高高的山岗上…

    日期:2020-06-04

  • 小时候的冬天,比现在的冬天冷。那时候,挖完红苕,点完小麦,栽完油菜,农活就闲暇了,闲暇起来就立冬了。立冬后,一天比一天冷了,寒风不时地呼啸,放荡不羁,披头散发,张牙舞爪。不像现在的冬天,难逢吹吹风,温柔像病猫,哪有冬天的样子?冷啰,冷啰。我和妹妹光着脚板踩在地上,就像踩着无数冰冷的钢针。这时,母亲翻箱倒柜,翻出几双布鞋,尽管没有一双是完好的,不是磨穿了底子,就是顶破了面子,却…

    日期:2020-06-02

  • 歌曲《醉丰收醉月亮》(作词谭德成 作曲周亚辉) 1.风清三峡日月长 一颗晶莹的露珠清晨像那金太阳一颗晶莹的露珠夜来又像银月亮映得呀天蓝蓝照得呀地朗朗绿色浸润画卷里一江山水亮汪汪 一颗晶莹的露珠清晨像那金太阳一颗晶莹的露珠夜来又像银月亮摇曳那花海徜徉伴随那果香远航美丽绽放歌声里万川沟壑腾喜浪 金太阳银月亮醉在那万川山乡涵养哟心飞翔生态哟路宽广金太阳银月亮醉在那万川山乡浪潮奔涌春…

    日期:2020-06-01

  • 歌曲《山恋》(谭德成作词 周亚辉作曲  傲日其愣演唱)1.三峡人 三峡人喊一声山哟三天还有那回声过一趟峡哟月亮落下太阳又升翻一片浪哟吼声滚滚闹夔门找一个梦哟脚蹬风雨龙传人 三峡人,三峡人壁立千仞水铸魂喊梦梦回应喊魂魂不惊喊出一方铁骨风喊出巴山儿女情 三峡人,三峡人壁立千仞水铸魂喊山山回应喊水水奔腾喊出一江千帆竞喊出一串幸福城  摄影:孙敦福 2.三峡姑娘 三峡姑娘美丽又飒爽江边生…

    日期:2020-05-27

  • 三棵李树,是父亲年轻时侯所栽,到我出生时,就开始挂果了。农历二月,阳光暖暖地照耀山乡,洁白的小花盛情开放,一朵朵、一枝枝、一串串,把三棵李树缀成三把雪白的大伞,给这个山沟的春天增添些许迷人的亮色。馥郁的芳香尽情吐放,飘逸在周围的田里、土边、坡上,惹来成群结对的蜜蜂、蝴蝶前后上下抱团似的热闹。“好香啊!好香啊!”农人们在田里土边,扶犁扬鞭呼唤老牛,一仰一合挥舞锄头,还翕张鼓…

    日期:2020-05-26

  • 编者语: 中国只有一个三峡。世界也只有一个三峡。三峡山清水秀,地杰人灵。游览三峡,观赏三峡,不能为文者,也会情不自禁写之;不能为画者,也会情不自禁画之;不能为歌者,也会情不自禁歌之;不能为舞者,也会情不自禁舞之……仁者爱山,智者乐水,壮美的三峡既有高山,也有大江。让我们跟随生于斯长于斯的歌词作者谭德成的笔触,纵情而歌,迎风而舞吧!百里三峡美如画(谭德成作词 王世光作曲 戴玉强…

    日期:2020-05-24

  • 一样的夜晚,不一样的风,惊醒了城的梦。闪电划亮了门窗,一座城在风里摇动。儿女英雄就是座座山峰,并肩阻挡肆虐的狂风。 狂风不单行,暴雨来更猛,咆哮城的夜空。雷声震破了天窗,一座城在水里流动。儿女英雄就是人人先锋,挽手抗击突来的山洪。 风在吼,雨在吼,我们的旗帜分外红。山也吼,水也吼,我们不怕千山万重。风雨无阻,儿女英雄。我们团结奋进的歌声,响彻在祖国的天空!

    日期:2020-05-23

  • 一大早,我的手机就响了,是大堂兄打来的。他想回趟老家,邀我一起陪同。大堂兄离开老寨时二十多岁,现在近六十岁了。这些年,他想回老家的念头越来越强烈——要伸伸展展地走一走,把寨子山、犀牛山、笔架山、猫儿山的土边边、田角角都走一走。离开,也许就是为了回归吧?离开越远越长,回归的念头就越浓越真,回归的路就越急越迫。那是春草,更行更远还生。大妹南去之后,给我写了许多信。她在信中说:当…

    日期:2020-05-21

  • 母亲抚摸过的河 门前一条清清河穿过了山间走遍了院落泉水叮咚敲起鼓燕子双双回到窝 门前一条清清河润绿了田野染绿了山坡浪花笑来云儿飞炊烟唱醉了酒歌 太阳晒过的河月亮照过的河难忘儿时小河的欢乐梦话越来越多 母亲抚摸的河儿女心头的歌缀满乡愁的黄葛树脚故事越来越多 门前一条清清河母亲抚摸过的河  青山月光醉春宵 轻轻的风满山地摇摇来翩翩飞的鸟细细的雨满山地飘飘洒绿绿的秧苗 弯弯的路满…

    日期:2020-05-21

  • 那年九月,虽然已过白露,但太阳依然有些火辣。大堂兄背着大大的包袱,从寨子山脚下的小路走过,他要步行一两个小时到镇上,坐车到县上,然后再坐车到县外的师范学校。他一步一步地行走,寨子山在身后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六岁时,大堂兄的父亲死了,他母亲也就是我伯妈便带着他和两个妹妹,喝着老寨的水,吃着老寨的土,在老寨的坡坡坎坎摸爬滚打。那是一个晴天的午后,能够犁牛打耙的大堂兄和伯妈给屋…

    日期:2020-05-21

  • 我们老寨修房,都是采用老寨的水、土、木、石。院子的李老二、李老三、李老四,他们李家三兄弟就开始轰轰烈烈地修房造屋了。他们请了个先生,先生拿着罗盘在后面的犀牛山,侧面的笔架山,对面的猫儿山,爬上爬下,比比划划。几天后,先生郑重其事地确定了大门的方向和动土的时间。他们也认真地作了规划,务必把茅草房全部拆掉,修成瓦房,房间要有功能布局,特别是要建一个大大的仓,这个很重要,粮食多得…

    日期:2020-05-20

  • 黄钟大吕般的二十四节气,是科学的,譬如立春、立夏;是诗性的,譬如雨水、白露;也是实用的,譬如惊蛰、芒种;还是哲学的,譬如拂去了最后那一丝春之迷离的小满。历经多少个春夏秋冬,观察多少天宇宙星空,沐浴多少年阳光雨露,掠过多少次风颮雷电,聆听多少声蛩音虫鸣,谛视多少朵花开花落,齐整详备的二十四节气始得确立,数千年间先后流变也有过微调,但最终确定了严格的出场顺序,譬如小暑之后是大暑…

    日期:2020-05-20

  • 起风了,风从西北方向的寨子山、笔架山吹来,掠过垭口,掠过山坡,掠过沟田,掠过屋顶,向东南方向的犀牛山、猫儿山吹走了。风,吹落苦楝树上残留的苦楝,吹皱过冬水田里冰冷的水面,吹走瓦楞上残留的枯叶。屋前屋后的竹林摇摆起伏,声音“飒飒”连绵不绝。“啪,啪,啪”,近处远处不时响起火炮声,风中飘散隐隐约约的火药味。“好年丰哟!吹风了,风吹六畜旺,风吹五谷生。明年又是好年丰哟——”祖母坐…

    日期:2020-05-15

  • 老寨人迎接太阳上山,送走月亮下山,风里来,雨里去,搓揉搬弄着泥巴,就是为了收,收是抢收,一年四季在抢收。农历四月,立夏、小满,要赶快割小麦,腾空土地栽红苕;要赶快扯油菜,腾空坡土栽红苕,腾空干田整成水田栽秧苗。农历六月,小暑、大暑,要赶快掰包谷,把长长的茎秆砍掉,亮出土,让红苕藤见光生长;要赶快扯黄豆、捡绿豆,在太阳暴晒下,黄了和黑了的豆荚就要裂开脱籽。农历七月,立秋、处暑…

    日期:2020-05-14

  • 每年谷雨过后,春天收尾,夏天开始,我们称作“蝈蝈娘”的杜鹃鸟,又清脆响亮地唤叫,“米贵呀,米贵呀”,一会儿在寨子山,一会儿在犀牛山,一会儿在笔架山,一会儿在猫儿山,声声催促农事忙。祖父祖母的包产田是对面湾湾的大干田。这时节,祖父祖母将田里的油菜割掉,然后,抽来水,把干田整成水田,插上秧苗。当年生产队在划分包产田时,李队长建议祖父祖母就分这块大干田,干田一年可以做水旱两季,收…

    日期:2020-05-13

首页 上一页 86 87 88 89 90 91 92 下一页 尾页 共2598篇文章/共13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