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 一倪少辰提着大大的竹箱,爬上长长的斜坡,就大口地喘息了。他驻足寨门外,擦擦额上汗粒,放眼望去,满坡满沟,苍翠青绿,炊烟袅袅,依稀可闻鸡鸣犬吠。穿过宽宽的院坝,跨过高高的门槛,走进高朗的厅堂。白龙躺在宽大的椅子上,大手招招,示意开始。这个山大王除了抢劫掠夺,最大的喜好就是修发、修面和掏耳。倪少辰打开箱子,取出推剪、剃刀、剪刀、梳子、掏耳勺一应物件,整齐地摆放。山大王坐直端立,倪…

    日期:2020-08-04

  • 新冠肺炎疫情整体上在中国进入常态防控与动态清零,也就是会有零星输入病例或偶发无症状阳性感染者出现临床症状,但很快又被及时处置清零。 及时总结反思疫情防控的经验与不足,更好地应对各种风险与挑战,是当前的重要工作之一。结合工作实际,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增强一个认识、建立三种机制。 切实增强对疫情防控的认识。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情由轻到重,分为轻症、重症和危重症。世界卫生组织分析说,有近1…

    日期:2020-08-04

  • 万州城里一口塘 不圆又不方 小荷露出尖尖角 写进城市的怀想 万州城里一口塘 名气大名声响 随着时光进华堂 雨润楼笋拔地长 万州城里一口塘 长相思留芬芳 一池波光迁湖上 名字刻在流杯旁

    日期:2020-08-03

  • 我是中国军人天生鹰眼鸽魂我用橄榄枝编织我的军装我用花岗岩磨砺我的刀刃我的钢盔上常佩戴和平月季编成的花环我的冲锋号常与《欢乐颂》协奏共鸣 我是中国军人天生赤胆忠心我常梦见鼓角震天旌旗飞扬我常梦见铁马金戈横扫千军我牢记甲午海战的奇耻大辱我崇拜威震美军的上甘岭英灵 我是中国军人天生爱国豪情我的血管里奔流着滔滔黄河我的肩膀上耸立着巍巍昆仑我站立着就是一座珠穆朗玛高峰我倒下去就是一片枝繁…

    日期:2020-07-31

  • 八月,骄阳似火,军旗如血 滚滚风雷卷起呐喊的石头 时间的河流穿过血管 汹涌澎湃着滚烫的岁月 没有强大的军队便没有强大的祖国 这是火烧圆明园的屈辱生长的真理 这是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泣血的总结 轩辕子孙从荆棘中冲向远方的田野 前进的路标沾满了不屈不挠的鲜血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一九二七年“四·一二” 血腥的日子挂满了屠杀 烈士的头颅惊醒了沉睡的路灯 惊醒,惊醒 子弹在飞,穿越八月一日的子夜…

    日期:2020-07-31

  • 这几年,黔江区金溪镇的好多贫困户都遇上了稀奇事。他们起初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重庆主城各个医院的救护车一拨接一拨的,来到重庆火车站,专程接他们去治病。这后面,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乡亲进城 2018年12月11日下午5点过,重庆火车北站南广场。入冬的寒风贴着脸刮人,生冷得很。龚万秋睁大眼睛东张西望,满脸的不安甚至惶恐。直到走下站台,龚万秋仍然不敢相信,真的会有医生来火车站接自己。龚万秋的…

    日期:2020-07-29

  • 新冠肺炎疫情多久结束?这是从疫情发生以来,人们普遍最为关心、关注的话题。随着新疆、大连先后局部新发疫情,让国人的心又一次紧了起来。新冠肺炎疫情到底还要持续多久呢?!就世界疫情的预判,不同国家有不同的预期。针对当前现状,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强调:尽管许多国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在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加速”。对于未来走势,主要有两种声音:一是认为可能在4-5年时间内控制…

    日期:2020-07-28

  • 老家就在大河边屋檐下三十二挑田门前一条小堰沟白天晚上水不断屋后一颗桂花树到了九月花开完 院子住了六个姓男人个个是条汉抬石头挖煤炭喊着号子拖着船女人个个不偷懒喂猪放牛忙种田一个背篼一辈子背出了一座山 太阳落了土月亮坝里把酒端女人摇着扇男人流着汗半斤八两比着干醉成泥巴一样瘫 天刚麻麻亮太阳红边边女人又在锅边转男人还是一条汉一座山水不干 (注:三十二挑田,指能产三十二…

    日期:2020-07-27

  • 大就要有大的样子。人上有两重天,一曰大,一曰天。当太阳到达黄经120度,农历二十四节气居中的第十二个,夏季最后一个节气大暑,果然没有辜负蕴涵人天的大字。这位赫赫炎炎、烈烈晖晖的阳刚男儿,在“七下八上”暴雨洪水肆虐的主汛期,轰然登场。赤日几时过,清风无处寻。暑为热,大暑便为大热了。上无纤云,下无微风。扶桑赩其增焚,天气晔其南升。千里蒸坊,万里烤箱;上蒸下煮,水深火热;垅热风炎,…

    日期:2020-07-22

  • 张工人叫张垣清,十三岁时,就讨婆娘了。作为地主少爷,他像蜂王,来“朝王”的“峰儿”嗡嗡不绝。爹娘给他相中了大他三岁的华姑。成亲那天,他觉得掏鸟蛋好玩,扯掉身上的绸布大红花,跑出热闹的四合大院,爬到高高的柏树上。“弟弟,客人拢齐了。”他的婆娘来到树下,催他回去拜堂了。他死活不下来,婆娘捡颗石子甩上去,正好打着他的屁股,他“哎哟”一声滚下来。婆娘顺势一搂,抱起他就跑。婆娘比他…

    日期:2020-07-21

  • 题记:参观曾经作为中国第二个核工业基地——重庆涪陵816核工业地下工程后,站在金子山麦子坪的山楂树旁,回望那段永远抹不掉的国家记忆……   (一)追寻记忆的波澜壮阔 1站在“三线建设”厚重的历史门槛回望一道道神圣而神秘的指令立于军工人坚实的肩膀一场黎明前静悄悄的挺进注解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苦难与辉煌时间的刀刃篆刻不朽的记忆所有惊天动地的故事开始躁动在我体内轰鸣、燃烧、滚烫 2面对东西南…

    日期:2020-07-21

  • “转正”是最近最热的词。因为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下,我国经济二季度由降转升、由负转正,增长3.2%,为世界经济复苏注入了强心剂。而一季度,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济增长为-6.8%。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重庆经受住了大考,上半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0.8%,取得了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胜利,成绩来之不易!在刚召开的市政府第九次全体会议上,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

    日期:2020-07-21

  • 万县自古老码头来来往往船停留肩挑背驮汗如油一坡梯子日夜吼江边爬到云里头 万县自古老码头来来往往岸上走遥望风雨阅江楼杨家街口日夜吼满山土货出汉口 万县自古老码头来来往往心中留船工鼾声醉船头波浪滚滚日夜吼西山钟声随江流 岔街子的鱼美味春的酒小桃园的包子一笼香一楼早晨一碗杂酱面一辈子在心头中午嗨格格儿嗨得不想走晚上转一圈儿竹篓的桔子像绣球 万县老码头今天的万州吼声的乡愁千古悠悠 …

    日期:2020-07-21

  • 杨瓦匠最初不是瓦匠,是地主崽子。地主的成分像影子一样,和他跑马拉松,跑了四十几年。土改时,杨瓦匠的父亲被“打土豪分田地”。苟亿带着一大群人爬上他家屋顶,揭瓦拆房,闹闹嚷嚷,乌烟瘴气。一个宽大气派的四合院,土崩瓦解,只留下一间房。父亲指着苟亿,脸憋得紫红,喉管里咕噜咕噜响一歇,直挺挺地躺下去,咽了气。苟亿曾是他家的长工。杨瓦匠过去常要他俯下身,骑上去,驾驾地当马骑。苟亿“打土豪…

    日期:2020-07-17

  • 正值盛夏,雨水却缠缠绵绵,虽然气温不高,但是特别闷热。昨晚一场大雨喧哗了一夜,早起难得一见天空明亮,还有微微的凉风。好久未出门了,突然兴起,约好朋友来到离万州城区几公里的万斛村。远山飘着云雾,空气十分清新,脚下的石板路经过雨涮,又添几分油亮的光泽。我们信步走进一个农家小院。一身休闲装的女主人脸上一片晴空,摇着尾巴的狗半蹲在她的身边。用石块垒成的院墙,一米多高,爬满了瓜藤。院墙…

    日期:2020-07-16

  • 金秋十月,我们从银川出发,过贺兰山,经阿拉善,去内蒙古最西端的额济纳。那儿有黑城、绿城、大同城、居延城连串的历史文化遗迹,也有神奇壮美的巴丹吉林沙漠等自然景观,但最让我们神往的还是大漠胡杨……说起大漠胡杨,人人就有了精气神儿。记得那天赶了七百多公里路,沿途都是戈壁沙滩深度区,茫茫无垠,看不见山,望不见水,摸不着边。一行人一整天下来没有丝毫疲惫,反而情绪饱满,还有几分青春的飞扬…

    日期:2020-07-14

  • 院子最美丽的时候,是春天。 在春寒料峭时节,四棵李树最先开花,一朵朵、一枝枝、一串串白色的小花,报告春的到来。李花谢了,当枝头长出鹅黄细芽的时候,六棵桃树便开了。在光溜溜的枝桠上冒出粒粒饱满的花苞,不几日,花苞舒展扩张,一朵一朵,挤满枝头,成了团团簇拥的胭脂云。高高大大、枝桠散漫的两棵杏树也春意热闹,白色的花瓣,粉嫩的花蕊,化成无数粉蝶儿展翅欲飞。四棵橙树来得最迟,在暮春时节…

    日期:2020-07-14

  • 7月3日,张桂梅到教室检查学生上晚自习情况  2020年高考落下帷幕。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63岁的校长张桂梅,又顺利送走了一届毕业生。 这所大山里的免费女子高中,是当地的教育奇迹——它的历史很短,招收的大多是贫困、辍学或落榜的女学生,全校高考上线率、升学率却连年高达百分之百,本科上线率稳居丽江市前列。自2008年建校以来,已有1600多名大山里的女孩从这里考入大学。    不过,刚刚过去…

    日期:2020-07-12

  • 仲夏时节疫情突然肆虐反弹,首都出现聚集性高风险。市委作出重要部署,再次抽调精兵强将下沉社区支援。前线杂志社十名勇士挺身而出,成为抗疫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新发地批发市场,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京西丰台的花乡,是此次战役的最前沿。草桥是冲锋陷阵的桥头堡,勇士们在此开展了顽强的阻击战。 永定河没有了往日的喧嚣,昊天塔睁大了警惕的双眼。这里处处需要加强防范,尽管没有迷漫的硝烟。虽然看不…

    日期:2020-07-12

  • 当年送我上学的地下党员、小学校长徐国钧和师母的照片。 今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99岁生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我一生中都在唱的歌。共产党给了我一切。其中最难忘的第一件事,是共产党送我上学堂。 我出生在涪陵李渡一个极贫的李氏农家,不满2岁,父亲就因肺痨去世。7岁时,正逢曙光即将到来的1949年夏,母亲带着我改嫁到长寿山区一熊姓家。熊家继父孤独一人,身患黄肿病(钩虫病),住在一间上…

    日期:2020-07-11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共939篇文章/共4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