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61份宽恕全部抵达

2017-02-27 09:43:43    来源:党员文摘    作者:菊韵香 【字体:

20年前,我在松嫩平原上的一所监狱收发室工作,几乎每日都和一名来自附近乡镇邮政所的年轻邮差打交道。小伙子个头不高,脸膛黝黑,牙齿整齐洁白,很爱笑。

初春的一天,小伙子准时来送件。交接过程中,他刻意取出一封信,单独递到我手上。

那是一封普通信函,看似并无特别之处,收信人是个林姓服刑人员。再次确认不是挂号急件后,我顺手分拣,放入收信人所在监区的信箱。小伙子犹豫了一下,说:“姐,我觉得,这封信很重要。”

很重要?我收回信,翻来覆去地查看。很快,写在信封背面的一行字映入了我的眼底:“请妥善投寄此信。谢谢。”

下方,还附有书写者的单位和姓名,应该是寄发地邮政所的一名邮递员。小伙子说,他查过系统通讯录,那家邮政所设在大山之中,非常偏僻。既然同行留了话,自当多上点心。

“放心吧。”我说,“我会尽快转到监区,交给收信人。”

小伙子满脸真诚地说声“谢谢”,骑车走远了。

一转眼,半个月过去。就在我渐渐把这件事忘到脑后时,年轻邮差又将一封信单独送到了我面前。

收信人,依然是那个林姓服刑人员。这次,小伙子显得很激动,脸色黑亮亮的:“姐,我和这个人联系过了,他真是我同行,这信也真的很重要。”

从小伙子口中,我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林姓服刑人员在被判刑入狱前,没少做悖逆天理、伤害乡亲的恶事。据说,他所生活的小山村总计62户人家,对他恨之入骨并联名上告的,就有61户。剩下的那户,自然是他和母亲。他的父亲去世早,母亲为了将他拉扯成人,一个人风风雨雨多年,可谓尝尽了辛苦。恰由于母亲对他过分骄纵,他染上了诸多恶习,最终锒铛入狱。

不管儿子变成什么样,身处何地,都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哪能割舍?在白发母亲和监狱民警的感召、帮扶下,慢慢地,林某醒悟了,后悔了,给母亲写信哭诉,说他知道乡亲们恨死了他,恐怕这辈子都没脸、也不敢再回老家。

于是,只要有空,林母就挨家挨户地走,见人就读儿子写来的信,央求乡亲们再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起初,没人相信。谁会相信狗能改得了吃屎?但母亲信,坚信。她一次次执拗地乞求宽恕,一次次噙着泪替儿子做保证……每求得一份原谅,母亲就给儿子写封信,然后去乡镇邮政所邮寄。

后来,我去监区办事,也几次听到了关于林母的故事,才知细节更为感人。比如,有户人家曾受过林姓服刑人员的严重伤害,曾放话永远不原谅他,直到有一天,他们看到林母在院外一直跪着。那天,山风很大,还飘着冷雨。

后来,听说林母求得的原谅越来越多。因为有了年轻邮差那样务实敬业的热心人,每一份救赎与宽恕都得到了妥善投寄。

再后来,一场洪水席卷松嫩平原,监狱迁到了数百里之外的新址。监狱搬迁,事务尤繁。让我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是,大约两个月后的一天,刚走下通勤车,我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个笑起来憨憨的、很可爱的年轻邮差。

“姐,你猜,我带来了什么?”他的语气里满是欣喜。

没错,是林母写来的信。小伙子说,两天前,他接到了信,按常规当退返寄发地。可瞅着信封背面的那行字,他寻思片刻,第一次拨通了那家邮政所的长途电话。刚说明情况,对方就兴奋不已地喊起来:“他妈妈跟我说,村里的人家全原谅他了,61户,一户不少!也希望他释放后能回去好好过日子,重新开始。答应我,你一定要把这个好信儿交给他!”

“这,的确是个好信儿。请放心,我一定送到。”于是,缘于承诺,小伙子风尘仆仆赶了过来。

拿着那封沉甸甸的信,我确定无疑:母亲的执著坚持,山村父老的宽恕,还有年轻邮差的守信,都源于一份爱。

(邱宝珊荐自《博爱》2016年第12期 图:杜小米)

 

4
顶一下
0
踩一下
收藏 推荐 打印 | 责任编辑:李海燕 |

七一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七一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七一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请务必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七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原作者无意将其作品刊登于本网站,请通知本站,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电话:023—63856943

邮箱:[email protected]

  • 《当代党员》杂志官方微信
  • 《党员文摘》杂志官方微信
  • 《党课参考》杂志官方微信
  • 七一网官方微信
  • 《重庆人才》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