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邮件门”与“倒票门”折射出的西方社会与体制之殇

2016-08-24 09:22: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字体:

最近国际社会可谓是乱象丛生。在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深陷“邮件门”,大量被维基解密的邮件内容显示,希拉里曾勾结民主党高层,打击另一位党内候选人桑德斯,并参与“洗钱”和操控媒体等多项丑闻。在巴西,欧洲奥委会主席帕特里克·希基涉嫌倒卖奥运会门票被警方逮捕,涉及金额达数百万美元,成为此次奥运会最大的丑闻。上述事件不仅成为全世界人民茶余饭后的笑话,同时也折射出西方社会与体制的众多痼疾与荒谬。

西方社会体制弊端突显,结构性与制度性腐败日趋严重

民主制度长期以来一直是西方国家引以为豪的资本,而以总统选举为标志的“美式民主”,也一直被树为全球民主政治的“典范”,迷惑了不少向往西方民主的人们。

实际上,从历史上来看,美国总统选举一直是一种通过暗箱操作却又披上合法外衣的金钱买卖,充满着各种非法交易和腐败。根据此次维基解密的邮件内容显示,希拉里的竞选团队不仅截留了本属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应由党部支配的竞选经费,装到团队的小金库里,而且还根据捐款数额确定会场座位等级,并许以不同官职。这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国选举制度中权力寻租的本质,即美国政客要想获胜必须获得主要金融财团的支持,而财团在提供资金支持后必然会在候选人当选后分享权力的逻辑循环,在这种逻辑的引导下,必然会出现整个社会体制的系统性和结构性腐败。

而此次欧洲奥委会主席希基涉嫌盗卖奥运会门票的事件,也表明了当前西方社会不仅在政治领域,而且在其他层面也存在着严重的腐败问题。随着体育竞技的商业化,巨大的商业价值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更加贪婪地追逐金钱,从而为滋生腐败提供了新的温床。从体制上来说,西方国家的体育协会或组织往往为独立机构或为民间组织,内部运行机制不透明且缺乏必要监管,如果有人在这种体制下长期把持组织,就有可能利用规则漏洞从中牟取私利。根据巴西警方称,此次“倒票案”除希基外,还牵涉到许多人,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行为,显示出了这种腐败正在向结构性与制度性蔓延,从而给整个国际奥林匹克机构声誉都蒙上了阴影。

西方社会体制下道德诚信沦丧,竞争对手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西方社会长期以来一直标榜其竞争体制的公正性和透明性,但此次“邮件门”和“倒票门”的发生,让人们洞察了西方社会表面光鲜之下相当肮脏的东西,即处在体制宝塔顶尖,即便是位高权重的人物实际上也会道德诚信败坏,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从此次“邮件门”暴露的选举丑闻来看,各总统竞选人之间相互攻击、互曝丑闻,抹黑与谎言同在,金钱与欺骗同行,为争夺总统“宝座”斗得不可开交。希拉里团队为了攫取最高权力不遗余力,桌子上面一套桌子底下一套,公众面前一套公众背后一套,所采取的伎俩包括联合多名民主党高层人员,对本党另一位竞选人桑德斯“下套使绊”,令其不能出线;与多家著名媒体私下交易,甚至操纵谷歌搜索数据,为自己助选;组织实习生冒充普通民众参加抗议共和党的集会;设计捏造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丑闻”、雇佣水军发动网络战等。尤为令人震惊的是,因希拉里“邮件门”事件还出现多起离奇命案,至少已有5人死亡。这些命案的发生,让美国大选在光怪陆离之外更透出一股强烈的血腥味。

而希基自“倒票门”事件后,其过去不光彩的经历也被媒体翻了出来。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希基为了当上奥委会主席,也采取了各种难以启齿的伎俩。在上世纪90年代时,爱尔兰一些“重量级”体育项目协会一直想让希基下台,而按照爱尔兰奥委会的选举规则,各项目协会都有一票,希基便采用满足大部分小项目协会需求的手段保住主席的位子。而在1997年当选欧洲奥委会副主席后,他使用同样手段,争取到了一些小国奥委会支持,从而成为欧洲奥委会主席并进入国际奥委会的核心圈。这些做法均体现出西方社会的竞争机制已经严重偏离了正常轨道。社会竞争强调的是公平透明,如果在竞争中充满了各种暗箱操作,那么这样的体制还值得推崇吗?

西方社会体制以权谋私现象普遍,已渗透到各个领域

希拉里的“邮件门”和希基的“倒票门”并不是偶然现象,而只是揭开了西方社会中不少人利用自身影响力以权谋私的“冰山一角”,显示了在当前西方社会体制下,以权谋私现象已十分普遍,渗透到了社会的各个领域。

据悉,希基在担任爱尔兰奥委会主席期间,就独断专行,曾利用手中职权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期间为一家企业的员工注册爱尔兰代表团成员身份,从而导致爱尔兰团队部分医务人员无法注册的情况。这次其涉嫌利用担任欧洲奥委会主席的职务之便,倒卖热门门票800余张,牟利达300万美元,而且案件还涉及到其儿子担任临时经理的英国体育票务公司THG体育,正可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将以权谋私的手段用到了极致。

而“邮件门”则显示,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期间所领导的国务院和丈夫克林顿创办的克林顿基金会之间存在重要的利益交集,一些向基金会捐款的机构均被给予了特殊“优待”。如2009年4月,时任克林顿基金会高层官员的道格拉斯·班德就要求希拉里“关照”其基金会一名成员,并为其在国务院谋求职位。此外,由于克林顿夫妇在民主党内具有“半壁江山式”的地位,使得民主党已堕落为希拉里的“私人工具箱”。例如,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就违背中立的原则,给同为党内竞选人的桑德斯暗中使绊,最终使其退出竞选。

此外,“邮件门”发生后,克林顿家族还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不断左右媒体舆论方向和干涉司法调查程序,以至于出现了“邮件门”事件在网上持续发酵,但美国主流媒体则少有抨击希拉里的声音,反而一边倒地支持希拉里。美国联邦调查局在调查希拉里“私人邮件问题”后,也决定不起诉,将希拉里凌驾于法律之上,其家族的影响力可见一斑。这也从本质上说明了美国所谓的法律公正实际上也是相对的,所保护的还是金钱政治和权力结盟。

 

西方社会与体制之殇,中国应坚持制度自信

西方社会长期以来一直有这样的认识:即西方国家的强大来自于他们的制度,即便是制度问题再多,也比世界上其他政治制度的问题要少。这种认识响了对很多人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进一步造成了很多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里部分人对西方社会和制度有了理想化的膜拜。一些人看西方什么都是好的,即使西方人自己大加鞭挞的问题,他们也能从中发现西方“好的一面”,而对西方社会的任何批评,他们都不接受。这种对西方社会盲目的崇拜是十分可怕的。实际上,西方社会的民主体制早已经过了上升期和鼎盛期,它的外部资源和内在动力都在大量损耗,其自带的问题和弊端也在逐渐浮上水面,正日益发展成难以调结的结构性矛盾。

希拉里的“邮件门”事件告诉我们,任何制度的背后都是由人在具体运作的;而希基的“倒票门”事件也告诉我们,西方社会的腐败现象已经渗透到各个领域,而并不是所吹嘘的那样清正廉洁。正如托克维尔所说的那样,搞阴谋和腐化是民选政府的自然弊端。衡量一个国家的制度是否优越,要看这个国家是的权力是用于为自身谋求利益还是保障最广大人民的合法权益。虽然中国目前的社会制度也还存在着不足,但绝对不会像西方社会这样的混乱与无序。世界上本来就不存在神话般的制度,唯有适应本国国情、自我更新不断发展的制度才是最好的。此次“邮件门”和“倒票门”的发生,戳破了西方社会长期以来一直吹嘘的各种谎言,也更加坚定了我们对自身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自信。

 

    (作者为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22
顶一下
0
踩一下
收藏 推荐 打印 | 责任编辑:熊冬梅 |
声明:七一网转载内容,如原作者无意将其作品刊登于本网站,请通知本站,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
  • 《当代党员》杂志官方微信
  • 《党员文摘》杂志官方微信
  • 《党课参考》杂志官方微信
  • 七一网官方微信
  • 《重庆人才》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