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七一视角> 详细内容

原创|四面山下“守法人”

文章来源:七一网 作者:CQDK全媒体记者 冉开梅 发布时间:2019-08-14 10:40:27 字体:


“就是把地荒着,也不让你种庄稼。”

“就是把庄稼全部锄掉,也不让你有得吃。”

……

2019年2月26日上午9时,江津区人民法院第二人民法庭大门外,两户村民因承包地界限问题产生争议。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声音越来越大,怒气冲天。

“占用你家耕地确实是我不对,今后我肯定注意。”

“都是乡里乡亲的,见外的话就不要说了。”

……

2月26日下午16时,江津区人民法院第二人民法庭大厅内,两户村民在承包地界限纠纷上达成和解,最终握手言和,喜气洋洋。

怒气冲天变喜气洋洋,这是徐驰在一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进行沟通、调解的结果。

“把群众的小事办好,少一点纠纷,多一些和谐,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作为江津法院第二人民法庭(蔡家镇人民法庭)法官,三十四年来,徐驰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紧密联系群众,是我保持初心的一种方式”


2018年7月2日上午11时,室外温度高达37摄氏度。

江津区蔡家镇突如其来的大面积停电,使得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躲避着骄阳的炙烤。

然而,江津法院第二人民法庭的法官们却不能因此停下手中的工作,当事人已如期而至。

“庭审照常进行!换个地方就近开庭,哪里有电,哪里就是流动的法庭!”法官们决定。

说罢,徐驰背上他的巡回审判包,走了一个多小时山路,赶到当事人家中审理案件。

徐驰赶到当事人家后,来不及喝口水,便赶着搭建临时法庭,以及对案件情况进行梳理,理清思路。

原来,当事人周某福、周某祥父子二人系江津法院第二人民法庭辖区贫困户,父亲已92岁高龄,儿子也已年过七旬。

两人居住的土瓦结构房屋因年久失修坍塌,但该房屋产权仍登记于周某福与已过世配偶名下。

当周某祥欲以个人名义办理农村危房改造手续时,由于不符合“拥有当地农业户籍并在当地居住,且是房屋产权所有人”的申请条件,在提交危房改造补贴申请时遇到困难,无法申请。另一方面,周某福身患残疾,平日出门尚且需要儿子背着,而办理危房改造补贴手续涉及当地多个部门,亲自前往办理将颇为不便。

因此,周某福父子便向法院提起诉讼,希望通过继承与赠与之诉的方式转移房屋所有权。

在得知相关情况后,江津法院第二人民法庭不但主动为周某福父子申请减免相关诉讼费用,而且仅用一个多小时即把法律文书现场制作完毕并送达当事人手中,为两父子申请补贴扫清障碍。

“徐法官真是凭良心办案,用真心待人。”父子俩原以为还需要去法院折腾一番,没想到徐驰亲自“找上门”来处理此事。

其实,周某福父子的案件只是徐驰 “登门审判”案件的一个缩影。

三十四年来,每次审理案子,徐驰都会主动联系当事人,或亲自到当事人家中,给他们做思想工作、解释判决结果。

“紧密联系群众,是我保持初心的一种方式。”徐驰说。


“用我点点滴滴的行动,给当事人切切实实的幸福,这就是我追求的目标”


“我自己家都应付不过来,怎么赡养。”

“我家小孩读书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没钱。”

……

徐驰打了很多次电话,但每次还未等他开口,对方怒吼两句就给挂了。

“这还得赶紧想办法解决。”徐驰愁了起来。

原来,江津区蔡家镇年过八十的张某晨老人因赡养纠纷到法庭起诉。

张某晨体弱多病、双目失明,多年来跟着小女儿生活在大山里,其他4个子女都不愿尽赡养义务。徐驰多次沟通也无果。

开庭当天,下着大雨,张某晨穿着一双破烂草鞋,单薄的衣服被雨水淋湿后紧紧贴在身上,在小女儿的搀扶下满怀希望地来到法庭,然而,对面的被告席却空无一人。

徐驰回忆说:“4名被起诉的子女拒不到庭,我正准备作缺席判决,谁料赡养老人的小女儿却情绪失控丢下老人冲出庭外,没了踪影。”

“我的儿女都不要我了,都不要我了……”张某晨捶着大腿哭诉起来。

这样的突发情况让徐驰始料未及,看着失明又无助的老人,他很快镇定了下来,以缺席判决的方式判决了4名子女的赡养义务。

“张大爷,您不要慌,我们送您回屋。”庭审结束后,徐驰跟另一位法官亲自送张银成回屋。

大雨中,两位法官,一位努力用伞护着老人,一位小心翼翼地扶着老人慢慢前行,却任凭雨水拍打在自己身上。

张某晨负气离开的小女儿站在家门口看到这一幕,惭愧地低下头,赶忙跑过来搀扶老人并连连道谢。

接下来几天,徐驰分别到老人其他4个子女家中做思想工作,让他们担负起对老父亲的赡养义务。数天后,4个子女主动感谢徐驰冒雨送父亲回家,并将赡养费送到了法庭。

“用我点点滴滴的行动,给当事人切切实实的幸福,这就是我追求的目标。”徐驰淡淡地说。


“我做的只是一些分内之事,但对老百姓来说,却是天大的事儿”


夜幕下的小村庄总是格外静谧。

蔡家镇人民法庭三楼的第二个窗口微微透出白色的灯光,那正是徐驰的办公室。

案件繁多,加班加点早已是常态,而这次徐驰碰到了一个棘手的案件。

2013年的一天,第二人民法庭内来了10多名群众,情绪激动地要找法官评理。徐驰放下手头的卷宗,询问起缘由。

原来,3年多前,他们为农网改造建设出工,但因为包工头和某电力公司账目没结清,导致包括他们在内的170余人工资拖欠至今没有兑现,因此他们四处上访。

“大家放心,我一定尽最大努力帮助大家。”徐驰成了这起欠薪案的主审法官。

一方面,徐驰积极为农民群众联系法律援助,引导其进入正规诉讼渠道;另一方面,他还与包工头和电力公司协调,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最终,通过徐驰的多方协调和奔走,两个月后,电力公司兑现了所拖欠的农民工工资30余万元。农民工兄弟收到兑现的工资后,非常高兴和感激,联名为徐驰送来鲜花、锦旗。

“那一刻,我明白了,虽然我做的只是一些分内之事,但对老百姓来说,却是天大的事儿。”徐驰眼角泛起泪花。

开庭、调解、送达......山间、田坎、院坝......

这三十四年来,徐驰始终如一地坚守在四面山脚下,将一件件纠纷化解在法庭内外。1985年至今,徐驰办理的案件已超过5000件,每年结案率在98%以上,调解率在75%以上,也始终保持着零上访、零错案的记录。

由于出色的工作,徐驰先后被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授予“调解能手”“办案标兵”等称号,获得过全市“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十大法治人物”等荣誉称号,还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荣誉天平奖章”。在2019年初召开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徐驰获评“全国优秀法官”。

采访完后,我便与徐驰道别,还未上车,又见他又匆匆上楼提起他那略显陈旧的帆布包,准备出门调查取证。

田坎间的每一条小路,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熟悉。乡村的法治之路,也在他的脚下,一点点蔓延开来......

(文中所提到案件当事人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冉开梅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23-63856943

【打印文章】